寇延丁專欄:中國這模樣─台灣人該怎麼辦?

2017-10-08 06:20

? 人氣

沒有想到像我這樣的溫和建設者也會被抓。付出如此慘痛的代價之後痛定思痛,假如生活可以重來,我會怎樣?

想了又想:我還是會做同樣的選擇。

因為我想要更好的生活,想把一個更好的中、更好的未來交給我的兒子。我其實別無選擇。

我是中國人,只能講我們自己的例子,我們做出了怎樣的選擇,付出了什麼樣的代價。

面對臺灣人的問題,我不是一開始就這麼「滑頭」的。與臺灣年輕人交流的時候,我曾經推動他們多與「小粉紅」交流,經常問他們的問題是「你有微信帳號嗎?」「你有中國網友嗎?」

我看到很多與兩岸爭執有關的文章下面,跟帖中都是一片罵聲,「灣灣」和「死阿陸」用接近的詞彙語調對罵。這讓我覺得很遺憾,看不出兩邊有什麼不同。

我建議他們註冊微信、使用中國常用的社交軟體,哪怕每天只有二十分鐘半小時,與被防火牆遮罩、受腦殘教育長大的小粉紅交流,中正平和,擺事實、講道理,「展示你的教養、公正、文明、平和、理性,用這些影響他、改變他。」

但是後來,李明哲的事情之後,我再這麼說會被人回嗆「李明哲就是這麼做的」。李明哲命犯「顛覆國家」,我這麼說,就是「山巔」,跟胡佳一樣的罪過——煽動顛覆國家天啦嚕。

20170911-庭審結束後,法庭安排李明哲與妻子李凈瑜會面。(取自湖南省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網站)
20170911-庭審結束後,法庭安排李明哲與妻子李凈瑜會面。(取自湖南省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網站)

不能提李明哲之後,如果一定要我提建議,我會建議他們看看唐鳳,看看這位臺灣青年是怎麼與人交流、怎麼與不同意見者講道理的。

再後來李明哲認罪悔罪,我一點都不意外。雖然我沒簽悔過書沉默協議僥倖「全屍而退」,但我覺得,李明哲就是我。我自己有過那種極端經歷,非常清楚那個體制摧毀人的力量:如果它要我死,我就死定了,我想死得保有自己的尊嚴也不可能。

這讓人絕望,但這是事實。

我知道,如果要我死,那就不可能活,我想死得有尊嚴都做不到。我只是不想束手就戮,爭取死得沒遺憾吧。李明哲的事情之後,遇到類似問題,我只能強調:我是中國人,只能講我們自己的例子,我們做出了怎樣的選擇,付出了什麼樣的代價。

在臺灣的分享中,我用到一組照片,是剛剛出獄的中國勞工NGO孟晗。他在2015年12月對珠三角勞工NGO打壓中被抓,拒絕與當局妥協、沒有悔過書、沒有沉默協議,被判刑21個月,刑滿釋放也沒有遵守潛規則,發文公佈獄中經歷,前幾天又因此被抓、被打。這些圖片是他剛剛離開派出所後發出來的,孟晗發出這樣的東西是拒絕沉默,並不指望得到幫助,他也知道這樣可能帶來更多更重的打壓。挨打、被抓、被判,所有最沉痛的代價,都是要他獨自面對的。只有他自己,為自己的選擇付代價。(請見風傳媒文章《獨自面對》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