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聿文觀點:川普是中國改革的「助產士」

2021-01-20 05:50

? 人氣

不過在我看來,在川普把中國打疼的同時,也驚醒了中共和中國民眾,就像他使得西方對中國警覺一樣。這是美國對華遏制戰略必然會產生的結果。我向來認為,中共雖然作為專制政體並在習近平時代發展成為極權,但它沒有完全喪失對外界的感知能力,在外部環境的刺激下,還是能夠產生某種改變要求的,甚至在某個時段改變的動作也很大,放棄某些僵化的做法,雖然不得已。針對這一點,遏制中共的最好辦法,不是去刻意刺激它驚動它,而是讓它自我麻醉和潰變。因為極權政體是一人體制,政權乃至國家的命運掌握在領袖一人之手,縱使他天縱英明,可個人的智識和信息總是有限的,尤其對一個剛愎自用、好大喜功的領袖來說,在個人的自我陶醉中總是最容易犯錯的,且一般犯的是大錯。那個時候再祭出目前的打擊手段,才真正有可能把中共打趴下。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但川普的史上最強制華讓中共和中國社會產生了危機感,如果說過去的「美帝亡我之心不死」中共只是說說,不一定當回事,這回確使它意識到亡黨亡國真真切切就在眼前。這會產生什麼樣的結果呢?不但讓中共有動力去修補各種受制於人的短板,而且過去長期推而不動的某些事情,現在中共也要去做。前者表現為內循環和科技自主的提出及制定相應的時間表;後者表現為中國經濟改革特別是開放的再啟動,以及搶在拜登上台前達成RCEP(區域全面經濟合作伙伴關係協議)和中歐投資協定談判,還有表態申請加入CPTPP(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

中國經濟改革在過去十多年一直處於停滯狀態,盡管黨內開明派和民間呼籲啟動改革,然而,不論是因為習近平要討好極左勢力,還是受制於各種特殊利益集團的阻擾,總之是讓人們對中國改革很絕望。但自貿易戰開打尤其去年的美中對抗,中共大概也意識到不改革不行,於是經濟改革特別是開放在這幾年有迅速推進。

金燦榮這個被海外輿論視為國家主義的鷹派學者,對中國的開放有一個形象比喻,他把WTO看作小學水平,RCEP初中水平,中歐投資協定高中水平,CPTPP和北美自貿區大學水平。中國簽署RCEP和完成中歐投資協定談判,表明在開放上已進入初中階段並向高中挺進,表態加入CPTPP則是向大學申請入學許可,一下子就跨過好幾個台階。

不僅如此,開放也倒逼改革。這是中國改革的經驗。RCEP特別是中歐投資協定需要中國修改國內的環境和勞工政策和法律,改革國企補貼機制,在過去這是中國不肯讓步的。但在美國的壓力下不得不對歐盟讓步,要進入「大學」,所作的讓步會更大,可能會涉及某些敏感的領域和政治問題,如允許獨立工會的存在。中共在這些長期堅守的領域讓步,目的就是通過開放以和世界經濟的深度捆綁來規避美國的圍堵。這反映了中共即使作為極權體制的某種變通性,而它完全是拜川普所「賜」。

官方正在塑造中國改革的氛圍。有學者把1978鄧小平的改革稱為第一次改革,把加入WTO稱為第二次改革,把達成RCEP和中歐投資談判說成第三次改革。盡管這後一次改革尚未起步或剛剛起步,但看樣子是不得不改,現在評估其效應還早,未來10年再回看這段歷史,正是拜特朗「成就」了中國第三次改革,他是中國改革的最大外部推動力量,是真正的「助產士」。僅此而言,不管改革最後走到哪一步,是否會成功,中國人民都應該感謝這位已經窮途末落的美國總統,這是他完全沒有料到的。

*作者為為政治評論員,獨立學者,中國戰略分析智庫研究員兼中國戰略分析雜志共同主編。本文原刊《德國之聲》,授權轉載。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道,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 2020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