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mRNA?要擔心副作用嗎?有效性高不高?……新冠疫苗施打之前,你不可不知的四件事

2021-01-16 11:00

? 人氣

新冠疫苗在世界各國陸續開打,是人類對抗新冠病毒一年來最重要的大事。圖為以色列特拉維夫疫苗接種中心的壁畫。(美聯社)

新冠疫苗在世界各國陸續開打,是人類對抗新冠病毒一年來最重要的大事。圖為以色列特拉維夫疫苗接種中心的壁畫。(美聯社)

全球施打的各種新冠疫苗中,以美國輝瑞和莫德納、英國阿斯特捷利康、俄羅斯衛星五號以及中國的國藥和科興疫苗為主。德國之聲訪問兩位生醫專家了解其中的差異。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目前全球施打的疫苗大致可以分成三類:一種是mRNA信使核糖核酸疫苗,美國的輝瑞和莫德納就屬於這種,第二種是腺病毒疫苗,以英國阿斯特捷利康、俄羅斯衛星五號為代表,中國目前的國藥和科興疫苗則屬於滅活疫苗。

德國之聲訪問台灣免疫學者、前陽明大學微生物免疫研究所教授張南驥與台灣中央研究院生物醫學科學研究所兼任研究員何美鄉,請他們釐清幾個關鍵的問題。

1. mRNA?腺病毒?滅活疫苗?這些是什麼意思?

張南驥說:「mRNA疫苗是把mRNA包埋在奈米微粒這麼小的脂肪層, 跟細胞膜很像,可以直接結合你的細胞就進去了,它不需要一個接受器。」他表示,這種疫苗在制作的時後很困難,之後也要低溫保存,麻煩的是在之後的低溫物流運送。

張南驥介紹,英國的阿斯特捷利康是用毒性比較小的腺病毒,「但還是活的病毒」,利用接受器進到細胞核裡面,「號稱不會嵌到DNA裡面,在細胞核裡面要轉成RNA,出來之後再作蛋白質」,所以步驟過程複雜。

他說:「過去很多基因治療是用腺病毒,基本上來說就是比較麻煩的,會不會又嵌進去了,或是存留的時間比較久。」

張南驥提到,中國所做的滅活疫苗是比較「土法煉剛」,在細胞上面養活病毒,養很大把它純化再打死。他表示,有人認為,這種做法最好,因為病毒是死的,「它身體的所有的東西都到你身上讓你看見」。但他個人認為,「這樣最危險,萬一有沒有弄死的,那是滿複雜的」。

何美鄉則表示,「mRNA和腺病這兩種疫苗我們的經驗都不多」,但對於滅活疫苗的經驗很多。一般照常理,這種疫苗應該是很安全的,但是科學家發現,有一些疾病,使用滅活疫苗會產生ADE (抗體依賴性增加病毒感染力),打了疫苗的人,有的人不受到保護,反而病得更嚴重。

她舉例,像是登革熱、很常見的人類呼吸道合胞病毒 (respiratory syncytial virus)都不能使用滅活疫苗。她也指出,過去在SARS疫苗研究的過程中,在動物實驗裡面發現滅活疫苗會帶來ADE的現象。

她表示,全世界有能力研發疫苗的國家中,只有中國研發滅活疫苗,但是因為沒有看到科學文獻,她不認為可以評論,只說:「那個不會是我建議去研發的,以前不會,現在也不會。」

2. 疫苗會帶來副作用嗎?

張南驥認為,mRNA疫苗安全性很好,副作用也比其他疫苗少。他提到,mRNA這種疫苗「比較純淨」,使用「棘蛋白」(spike protein)的「信使」(messenger)打進人體,「直接自己身上來做」,不需要會造成很多副作用的「佐劑」(adjuvant) 。

他以天花舉例,接種疫苗者手臂上都會有很大的疤,因為「很多細菌的東西要打進去」。他說 :「大部份產生很多反應,都是因為『佐劑』。」

他說,mRNA疫苗進到細胞,做完蛋白質以後,因為很脆弱,在細胞內會被吃掉,「完成工作之後就會消失,安全性應該是非常好」。

至於滅活疫苗,張南驥表示,因為加上有「佐劑」可能副作用很大。他說:「因為打得越雜的話,產生的各種交叉的那個副作用或者是過敏的標的也很多,事實上是很難預測。」

何美鄉則強調:「疫苗好壞,百分百當然是最好,都沒有副作用當然是最好,但那是不可能,所以就往下調。」

她堅持,副作用之分都是根據學理,當最終要比較疫苗好壞時,要臨床試驗,要大家「不要說疫苗的壞話」。

她說:「一定會有副作用,一定會有特殊體質,一定會有人來打的死亡,跟疫苗不一定有關系。」

3. 有效率的意義?

張南驥表示,有效率「非常重要」,「一個東西沒有效果那要打它幹什麼」。他提到,疫苗要批准上市前,一、二期都很注重安全, 最後一期人體實驗,要超過60、70%大家才會比較相信可以幫助到疫情。他提到像輝瑞跟莫德納都有90幾%,應該是沒有問題的。安全性也已經早就在第一期經過測試。

他說,現在疫苗競爭很激烈,「各有各的地盤」、「每個人都投資很大,希望回收」。他發現,當有疫苗出現效率不太高的時候,就會有另外一個說辭,但「這些意義都不大」。

但何美鄉確認為,有效率的意義要看情況:「你什麼都沒有的話,假如現在是艾滋病話,30%也要用,就看你自己的選擇。」

提到科興疫苗在巴西整體有效率為50%,她認為「也是OK」。她說:「50%如果疫情很嚴重還是要打,如果有選擇當然選擇90%。」

何美鄉提到,不管是中國國藥還是科興,目前都沒有看到公諸於世的文獻,所以沒辦法對它做任何的評論。她強調,要有文件才能進行審查,外界也才能評論。

4. 資訊透明度比討論好壞更重要

兩位學者都提到,相較於輝瑞和莫德納的文獻資料完全公開,中國疫苗的相關資訊透明度尚不足。張南驥說:「大陸是非常隱秘,誰都不知道他在搞什麼。」何美鄉則表示,這讓她「無法評論」中國疫苗。

何美鄉說:「所有臨床研究的資訊,一定要很清楚地把它文字化記錄下來,收什麼人?多少人?怎麼樣的條件?這個文件就是要給FDA藥政單位來審查。」

至於一般人很關心的疫苗「好壞」,張南驥認為,美國的輝瑞跟莫德納都很有效果,而且生產力很強,對將來病毒突變應變力很強。但何美鄉卻不贊成去決定哪一個疫苗好壞。

她說:「疫苗施打本來就是個人選擇。」她認為現在「民眾已經對疫苗很害怕了」,這個時候,不該憑個人的智慧判斷疫苗好壞,而是讓法規單位來考量。

她強調,在疫情嚴峻的國家,只要確定安全,「有相當的有效性就應該去打」,才能「保護自己、保護別人」,盡快減少感染和死亡案例。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