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典蓉專欄:太陽花運動面臨遲來的審判

2021-01-14 06:20

? 人氣

太陽花運動的歷史定位尚未塵埃落定,這一次被拿來和美國挺川暴民衝進國會類比,民進黨卻出奇的沈默。(資料照片,吳逸驊攝)

太陽花運動的歷史定位尚未塵埃落定,這一次被拿來和美國挺川暴民衝進國會類比,民進黨卻出奇的沈默。(資料照片,吳逸驊攝)

川普的蝴蝶效應威力無遠弗屆,川粉暴力攻進國會,遠在天邊的台灣也受波及,6年前發生的太陽花運動尷尬的面臨一場遲來的審判,而且是處於防禦的地位;關鍵除了這兩場「占領國會」的異同外,另一個有趣的現象是:民進黨政府為何不敢大力為太陽花運動的正當性辯護?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台美太陽花合法性都有問題,但正當性迥然有別

台美兩地太陽花形同而實異,雖然同樣闖進國會,也同樣觸犯現行法律,換句話說,合法性都有問題,但兩者的正當性卻迥然有別;川粉衝撞國會之所以不具正當性,原因非常明顯,川普團隊提出的多場選舉不公或造假訴訟,分別遭不同層級的法院駁回,到此一地步還不認輸,而且採取激烈抗爭,已危及民主最根本的基礎,誠如劍橋大學政治學教授David Runciman說,「民主的最起碼定義是,在選舉中敗選的一方願意認輸。他們願意交出權力而不訴諸暴力。」卑之無甚高論,敗者服輸不是連小兒都懂的道理嗎?美國也一直如此運作,但一直到川普,才開始挑戰這個民主不成文的原則,嚴重性可以想像,「民主是沒有打鬥的內戰,當假戰變成了真戰,民主就會失靈。」川粉衝入國會行使暴力,不只違法,也傷害了民主的根基。

相反的,6年前的太陽花運動雖然事後有許多衍生性的意涵,然而,真正導致運動者衝進立法院的導火線相當清楚,抗議者是為了服貿協議的公共政策議題,並非為了私利;抗議者衝入國會,這當然不是常態,立法院過去對重大爭議案件的處理模式是:肢體衝突打一架後、由執政黨強行通過法案,這其實是朝野合演一場戲,執政者的政策通過得到裡子,在野因為有抗爭而拿到面子;然而,兩岸服貿因為碰觸到台灣統獨的斷層線,相關爭議很快就野火燎原,抗爭者不再接受過去國會「正常」的處理模式,少數激烈抗爭者衝入國會,卻得到社會熱烈的迴響,這一舉改變了歷史,兩岸交流由興而衰,太陽花運動絕對是關鍵性因素。

太陽花挾程序正義衝入立法院

太陽花運動占領國會及行政院,當然是明顯易見的不合法;但太陽花運動有沒有正當性?這相當複雜,畢竟所謂「正當性」是不能量化或實證的,但如果就程序而言,當時的國民黨政府雖然同意舉行多次立院公聽會,但最後面對民進黨的抗爭時還是祭出強行表決,並未經逐條審查程序、才會有所謂的「半分鐘」通過,這確實是在程序正義上有虧,而程序正義是民主的根本原則,和敗者認輸一樣,如果沒有程序正義,社會很快就會淪為弱肉強食或是在內戰下分崩瓦解。

太陽花其實是一場意外,發動的人沒想到能佔領議場,佔領後更沒想到能夠留下來24天,最後則是改變了台灣兩岸往來的軌跡;表面上,歷史常是意外造成的,但是在意外之前,早就暗流湧動,歷史才會轉向,2014民進黨因太陽花而大勝;比諸六十年代法國學生運動狂潮後卻是戴高樂高票當選、或是美國民權運動風起雲湧後卻是尼克森得意勝選,太陽花運動可說是幸運的歷史贏家。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典蓉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