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FB都是歐巴桑、很少跳槽所以從不上Linkedin:日本人用社群平台,跟台灣習慣差很大!

2021-01-26 11:14

? 人氣

Facebook在日本,被視為中年人才使用的社群平台。(美聯社)

Facebook在日本,被視為中年人才使用的社群平台。(美聯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日本民眾使用即時通訊軟體與社群平台的偏好,依照年齡、性別有顯著差異,用Facebook被視為「上了年紀的人」,Linkedin則因為上班族極少跳槽,許久才被打開一次;至於Line訊息無間斷轟炸,則讓人身心俱疲。

20多歲的人逐漸疏遠LINE,而Twitter受到年輕人追捧

在今年實施的一次SNS動向調查中,有一項資料可以看出,20多歲年輕人使用SNS時間略微有所減少。那麼,年輕人是不是存在疏遠SNS的傾向呢?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這並不代表整個年輕人群體的使用時間減少了,20多歲的人有所減少,但10多歲人的使用在增加。20多歲的人都是LINE的原始用戶,自購買智慧手機開始,就用LINE來聊天交流。LINE完全以即時聊天的形式將自己和朋友、同事聯繫在一起,所以有的人覺得365天24小時陷在其中很是心累。20多歲的人群中可能出現了LINE累、脫LINE的現象。」

國內用戶數最多的主流SNS依次是LINE、Twitter、Instagram、Facebook、TikTok。在出現了擺脫LINE現象的背景下,Twitter受到了年輕人的廣泛追捧。

「對於那些希望擺脫LINE這種即時溝通工具,暢遊網路世界,稍作休息放鬆的人來說,Twitter用起來就顯得輕鬆隨意多了。人們通常會開多個Twitter帳號,隨時切換角色,比如展示給外界的自己和內心的自己,工作時的一面和在家時的一面等。使用LINE的話,如果讀了資訊不回就容易引起矛盾,相較於這種糾結的狀況,Twitter就比較隨意,而且還可以匿名,因此用戶群體不斷壯大。」

這種自由隨意也伴隨著危險。今年5月,女子摔跤選手木村花就因為在Twitter等SNS上遭到誹謗中傷而結束了自己年僅22歲的生命。「儘管Twitter在功能上已經相當成熟,但還存在罵戰刷屏、誹謗中傷和仇恨言論等問題。包括針對木村花的誹謗中傷在內,已經引發了社會性的問題。」

Instagram用戶增速最快,各年齡段女性用戶占五成以上

Twitter的用戶廣泛分佈在10到20多歲的群體之中,而Instagram的用戶基礎主要是女性,從藝人到運動員,許多名人也在使用。

「最近幾年Instagram的用戶數一直在成長。幾乎各個年齡段的女性用戶都占到了五成以上,在10-19歲、20-29歲、30-39歲這3個年齡段中,女性用戶更是達到了六成以上。針對大學授課過程中經常使用哪些SNS這個問題,問卷調查結果顯示,Instagram的使用者最多。LINE是理所當然的聯絡工具,除此之外的其他SNS中,獨佔鰲頭的是Instagram。」

政府為遏制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擴散而發佈了緊急狀態宣言,之後藝人們開始在Instagram上發佈視訊。比如檢索「星野源」,排名靠前的關聯詞條裡就會出現「Insta」。

「從照片SNS起步的Instagram,如今視訊具有了壓倒性的實力。演員和藝人們紛紛開始使用Instagram的Stories功能(24小時後自動刪除圖片和視訊內容的功能)及線上直播功能,收益節節攀升。電商服務和廣告業務也在持續成長,或許可以說Instagram已經成為Facebook旗下最吸金的利器。」

上熱門功能,助力TikTok迅猛發展

視訊媒體方面,TikTok的發展勢頭迅猛。這是一款設計使用移動終端操作的移動APP。

「TikTok從3、4年前開始掀起熱潮,是一款來自中國的視訊SNS,每次可以配合音樂分享時長不超過15秒的視訊。在日本國內,以十到二十多歲的青少年為主的用戶群體一直在擴大。TikTok是一款完美的數位原生代視訊APP,相對於Twitter和Facebook的橫屏播放方式,TikTok和Instagram一樣,是豎屏播放視訊的。」

15秒這樣的短暫時間,也是促進用戶成長的一個因素。

「TikTok考慮到了要以智慧手機的使用習慣為基礎,許多人都是一邊用手指快速滑動螢幕,一邊隨意看看。任何人都可以輕鬆分享,這種平易近人的模式受到了歡迎。據說它和YouTube的區別在於,就算是初學的菜鳥也有機會上熱門(在網上迅速傳開,成為爆炸性的話題)。」

「在網紅的視訊間隙,時不時會有毫無人氣,甚至點擊次數為0的視訊出現,據推測是故意採用了這種混搭的處理手法,由此一來,原本點擊量只有數百的視訊可能會猛增到數千。比如你只需要選一段音樂跳跳舞,不需要YouTube視訊裡那麼優秀的才藝,如果運氣好,就能上熱門,即便這樣算算,它也是一款年輕人很容易玩上的SNS。」

不過,美中矛盾激化導致美國國內出現了封殺TikTok的動向,日本也有可能受到影響。自民黨內部就已經出現了要求政府限制TikTok的聲音。

Facebook用戶老齡化現象明顯

Twitter、Instagram和TikTok是以年輕人為主要用戶群體的,而Facebook的用戶群體明顯地老齡化。三上先生說:「雖然我也在用,不過這個SNS主要用戶群體是歐吉桑歐巴桑們。」「40多歲的用戶最多,其次是50多歲和30多歲的用戶。按年齡段來看,10多歲的用戶最少。就我教課的20多歲的大學生而言,90人當中使用Facebook的屈指可數。這些年輕人根本不用,幾乎都是為了找工作而不得已開個帳號。」

在日本,Facebook可謂是中老年專屬,而在以美國為首的世界其他國家,它卻擁有著高達「八九成的普及率」。但三上先生認為現在正「急需轉換方針」。

「從7、8年前開始,Facebook就頻頻曝出醜聞。名為『劍橋分析』的選舉顧問公司,大量獲取Facebook上的個人資料,用於發佈政治廣告,干預2016年英國脫歐全民公投,為川普在參選美國總統時造勢,這種被利用於收集個資的手法已經亮起了紅燈。話雖如此,它依然還是全球SNS的龍頭。」

TikTok的調查資料始於2019年Instagam的調査資料始於2016年, 其他SNS的調查資料均始於2013年。(圖片來源:nippon.com)
TikTok的調查資料始於2019年Instagam的調査資料始於2016年, 其他SNS的調查資料均始於2013年。(圖片來源:nippon.com)

LinkedIn,用戶少得要「崩盤」

也有一些SNS在美國頗具影響力,但在日本卻打不開市場。比如專注於商務用途的LinkedIn。「LinkedIn在日本的用戶少得可憐。據稱註冊用戶有200萬,但實際使用者應該更少。在美國,SNS分類很清楚,私生活用Facebook,商務活動用LinkedIn。LinkedIn主要用於找工作,而日本雖然勞動方式有所改變,但跳槽率還沒有美國那麼高。可以認為,這導致了其用戶人數始終成長乏力。」

對於企業而言,面對這種各有特點的SNS市場,很容易制定戰略。因為可以提前篩選鎖定對相關產品具有親近感的顧客。「因為掌握了年齡、性別、職業等使用者個資,就可以有針對性地投放廣告,宣傳效果甚至高於在網站上投放的廣告,尤其是視訊廣告的點擊率很高。也就是說,一般認為這樣比較容易吸引用戶。企業在SNS上的廣告投放量一直在成長。」

在疫情共存時代,獲點讚和轉推數增加

要探尋SNS的最新潮流,就不得不涉及到「新的生活方式」。進入人類與疫情共存時代後,SNS的用戶是否會出現變化呢?

「我感到由於疫情導致大家長期閉門不出,SNS用戶人數成長了。特別是Facebook和Twitter的點讚數,以及轉發分享次數很多的帖子越來越多,這一點我深有感受。另一點是,我覺得社會的不穩定會影響到SNS。2011年東日本大地震後也出現過這種現象,充滿抨擊、指責、憤怒、恐懼等情緒的帖子漫天紛飛。」三上先生認為,「沉浸於SNS的人,不會輕易再去使用其他媒體」,這樣就容易導致電視和報紙傳播的官方資訊難以擴散的傾向。

經由SNS傳播的資訊量十分龐大,而且無論發送還是接收都輕而易舉。正因為如此,作為僅次於媒體的事物,想必SNS的社會影響力還將繼續擴大,作為一種值得關注的網路工具,其影響力無疑會不斷提高。


作者/ 三上洋

本文獲授權轉載自nippon.com,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責任編輯/周岐原

加入《下班經濟學》粉絲團,給你更多財經資訊

訂閱《下班經濟學》YouTube頻道,精彩節目不錯過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