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打壓香港的新目標:天主教會!路透獨家:兩名修女回河北探親,竟無故遭逮捕軟禁

2021-01-01 20:30

? 人氣

教宗方濟各。教廷。梵蒂岡(美聯社)

教宗方濟各。教廷。梵蒂岡(美聯社)

在實施「港版國安法」後,北京對香港反對聲音的壓制力道越來越強,除了黃之鋒、周庭等民主派人士被逮捕判刑,媒體大亨黎智英也遭指控「與外國勢力勾結」身陷囹圄,路透獨家報導指出,香港的天主教會已經成為中國打壓香港的新目標:兩名為梵蒂岡在香港工作的中國修女,日前返回河北探親,卻被無故遭到逮捕軟禁。現在香港的傳教活動與天主教會所面臨的壓力越來越大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教廷與中國2018年簽署為期兩年的臨時性的《主教任命協議》,去年10月22日協議到期當天雙方宣布續簽。梵蒂岡雖然與中國雖然尚未建交,但輿論多認為教廷藉由協議延長2年效期的時間,與中國談判建交,梵蒂岡在香港九龍郊區也設有一個非官方的外交使節團,這也是教廷在中國唯一的外交單位。

台灣在歐洲唯一的邦交國,梵蒂岡(AP)
台灣在歐洲唯一的邦交國,梵蒂岡(AP)

路透指出,這個使節團非常低調,甚至沒有被羅馬天主教會列入正式的神職人員與財產目錄中。但根據路透在去年12月30日的獨家報導,兩名在這個外交使節團工作的中國修女,去年5月返回河北老家探親時竟然被捕。這兩名據信40多歲的修女並非外交使節團的正式成員,也不從事外交工作,甚至跟北京或香港政府都不曾接觸,卻被中國政府拘留了三週之久。

這兩名修女在被捕三週後雖然獲釋,也沒有被指控任何罪名,她們卻被軟禁在家,甚至無法離開中國大陸回到香港。路透指出,雖然這起事件距今已有半年之久,過去卻從來沒有被任何媒體報導,這兩名修女被抓在中國也極不尋常。因為過去中國打壓天主教會只會抓神父,從來不曾對修女動手。另一方面,路透也認為這起逮捕行動將被梵蒂岡詮釋為「北京希望教廷結束這個使節團的訊號」,一位梵蒂岡駐羅馬的官員則對路透表示,他將此舉解讀為北京對代表團在香港活動表達不滿的一種方式。

2020年5月31日,教宗方濟各在梵蒂岡聖彼得大教堂舉行彌撒。(美聯社)
2020年5月31日,教宗方濟各在梵蒂岡聖彼得大教堂舉行彌撒。(美聯社)

雖然中國與梵蒂岡即將建交的傳言一直甚囂塵上,但雙方畢竟沒有建立正式的外交關係,這個位於香港的使節團當然不具官方地位。更重要的是,這個使節團的成員不乏對香港民主運動的堅定支持者。香港的高級神職人員對路透表示,北京正試圖擴大對於他們的控制,比方說影響香港下一任主教人選的選擇。香港的天主教會說,北京一直希望教廷能夠同意讓他們對任命香港主教有更多的發言權。

根據梵蒂岡方面的說法,香港因為處於半自治狀態,這個城市的高級神職人員並不在他們與中國的協議之列。然而隨著北京對香港擁有更大的控制權,中國的主教們也一直對香港的神父傳遞訊息,告訴他們共產黨喜歡什麼樣的人選來擔任主教。多位知情人士更對路透表示,目前負責治理香港教區的宗座署理湯漢樞機一直在壓制香港教會的維權分子發言,甚至刪改本來談及在中國失蹤超過20年的地下教會保定教區主教蘇志民的聲明內容。

現任天主教香港教區宗座署理湯漢樞機。(Rock Li@Wikipedia/CC BY-SA 3.0)
現任天主教香港教區宗座署理湯漢樞機。(Rock Li@Wikipedia/CC BY-SA 3.0)

現年81歲的湯漢樞機還對神父們表示,不可作過於政治化的佈道、避免使用會導致「社會混亂」的語言。香港教區的榮休主教陳日君對路透表示:「我們已經身處深淵底部—言論自由已不復存在」、「這些在中國大陸都非常正常,我們正變得跟中國其它城市沒兩樣。」路透表示,除了88歲的陳日君之外,其他接受路透採訪的所有教會人士都拒絕具名。陳日君對此表示,「因為我們所說的每一個字,都有可能被指控違反國安法」。

路透曾向香港政府、中聯辦、中國外交部、梵蒂岡、香港教區詢問修女的狀況,但中國政府並未回應相關提問。對於中國是否試圖關閉梵蒂岡在香港的非官方使團,外交部的回答則是官腔的「據我們所知,梵蒂岡並未在香港設立任何官方代表機構」;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辦公室的書面聲明更是官腔,「香港居民的權利與自由得到《基本法》與《國家安全法》的保障;梵蒂岡方面拒絕評論;湯漢樞機則拒絕受訪。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自評《施政報告》「平穩落地」,民調卻顯示創下歷年最低分。(美聯社)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自評《施政報告》「平穩落地」,民調卻顯示創下歷年最低分。(美聯社)

路透指出,香港的司法部門、警察部門以及民主運動本身,都遭到北京的削弱、拉攏與威懾。如今北京將矛頭指向另一個嚴重挑戰其權威的對象,那就是香港的天主教會。因為中國的天主教會遭到中國共產黨幾十年的打壓,迫使大部分的教徒活動都轉入地下,但香港的教會卻蓬勃發展。當北京在香港清除獨立的政治勢力,甚至國安法在去年6月30日開始施行後,任何被北京視為顛覆、分裂、恐怖主義或與外國勢力勾結的行為,都有可能被處以終身監禁。

在香港750萬居民中,路透估近約有40萬天主教徒,天主教會透過學校、醫院、慈善機構與報紙影響社會的各個角落。包括林鄭月娥、黎智英、李柱銘在內的許多香港精英都是天主教徒,他們多半畢業於英國殖民時代開辦的天主教學校,更令北京不安的是,天主教人士對民主運動影響深遠。隨著北京收緊對香港的控制,湯漢與香港教區的領導階層也正在遏止教會裡民主派人士的聲音,尤其是曾發表六四紀念禱文、並在「反送中」期間譴責港警的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2019年1月1日,香港組織「民主人權陣線」(民陣)舉辦「香港未完蛋,希望在民間」遊行,香港榮休主教陳日君(右三)與占中發起人之一的陳健民(右二)。(AP)
2019年1月1日,香港組織「民主人權陣線」(民陣)舉辦「香港未完蛋,希望在民間」遊行,香港榮休主教陳日君(右三)與占中發起人之一的陳健民(右二)。(AP)

出生於香港的湯漢在2009年被任命為主教,接替榮休的陳日君樞機。陳日君一直堅定支持民主與公民權利、甚至直言批評北京;但湯漢則偏好以非對抗性的態度對待北京,他也公開支持中梵之間的協議。由於湯漢對香港教區的民主派聲音抱持反對態度,批評者往往認為他對北京太過順從,但湯漢的支持者則說「他是在巨大的壓力下試圖拯救他的羊群」、「他是親梵蒂岡,而不是親北京」。無論如何,香港許多神職人員都認為,香港已經成為梵蒂岡與北京之間的新戰場,並且焦急地等待接替湯漢的下一任主教人選宣布。

陳日君樞機說,他擔心梵蒂岡沒有勇氣站出來反對中國所挑選的主教:「他們害怕激怒北京政府,每個人都知道,香港未來的主教需要得到北京的祝福」、「我們希望他們有勇氣為我們的教區指派一位好牧人,而不是指派一位只能由北京政府選出的官員。」陳日君甚至悲觀地認為:「顯然香港教區現在決定取悅(北京)政府,阻止委員會的某些倡議,而不是尊重委員會按照教會的社會教義履行職責」、「恐怕真正的迫害已經開始了。」

一位62歲的香港天主教徒對路透表示:「這些年香港教會在我們眼中一直很強大,但現在看起來卻十分弱小。我們不知道梵蒂岡跟北京之間到底在交易什麼,也不清楚我們未來的主教會是誰。」陳日君樞機則說,北京一定會讓香港教會閉嘴。這位88歲的老人對路透說道:「我們不知道你未來還能不能聽到我的聲音,所以請為我們祈禱。」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