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月庵專文:The Show Must Go On!

2020-12-05 05:50

? 人氣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拍品舉隅】

巾箱本《御選唐宋文醇》

乾隆皇帝醉心詩文,讀不勝讀,常下令文學侍從之臣擇優選給他讀,讀過後寫篇序,便成了「御選」。他先製作了一套《御選唐宋文醇》,直隸總督孫嘉淦大力捧他場,「奏明重刊流布」,乾隆十分高興。後來又弄出《御選唐宋詩醇》,江蘇巡撫陳弘謀急忙依樣畫葫蘆,上奏:「此編版藏內府,購求不易,故請重刊,以廣教化」,乾隆龍心大悅,卻還要端架子,硃批三字:「知道了」。

這套詩選共47卷,卻僅選了唐詩四家:李白、杜甫、白居易、韓愈;宋詩兩家:蘇軾、陸游。《四庫全書總目提要》說:「詩至唐而極其盛,至宋而極其變。盛極或伏其衰,變極或失其正。亦惟兩代之詩最為總雜,於其中通評甲乙,要當以此六家為大宗。」不能說沒有一番道理。或因如此,此書頗受歡迎,歷朝刻本不少,石印本都有。此套為少見的巾箱本,函套、木箱猶存,讀詩之外,也可看看巾箱本攜帶出門時的完整面目。難得!

(巾箱本又叫袖珍本,舊時的小開本線裝書,外出時便於攜帶,可裝入放巾帽的木箱中,故名「巾箱本」。)

繡像本《三國志全圖演義》

「繡像本」始於宋,成於明,而大興於清末,這與石印、鉛印等西洋印刷技法東傳,出版成本降低而品質提昇,速度加快不無關係。書前加增人物圖像,類如角色介紹。書中配合情節,插入示意圖像的「繡像小說」蔚然而起,成為「文青」重要的休閒娛樂之一,胡適、魯迅……無不心醉於此。

此清光緒九年三月築野書屋刊印《三國志全圖演義》,書前牌記清晰,全書共有木刻版畫260多幅。每一回均有插圖兩幅,卷首插圖40幅,卷首最後一圖下刊有:平江吳嘉猷友如繪圖,桐城左忠訓小崖監刻。「友如」即因主繪《點石齋畫報》,開中國時事新聞風俗畫之先聲的吳友如,他的人物肖像、事件插畫均為當時一絕,得為《三國演義》操刀繡像,堪稱雙壁共輝,不做第二人想。

「余遊申浦,適有同鄉涂君子巢先生精研西洋印書之技,余因出篋中所藏善本,託其用西法成鉛板一部,以期垂諸久遠而無磨滅之餘……」書前築野書屋主人傅冶山所言,然則此書當為《三國演義》極早鉛字排印本,得為中國出版史見證。此本品相完好,函套無損,絕佳也!

繡像本《三國志全圖演義》(作者提供)
繡像本《三國志全圖演義》(作者提供)

西川滿手製限定本《台灣嶋風物記》

好友過世了,該如何悼念?有人寫文章,有人唱歌,有人默哀……西川滿用書,親手編製足堪匹配的書,用為追逝。

南由弘(1916~1992)是台北帝大醫學專門部的畢業生。學生時代在外租屋,旁邊住的是《台灣日日新報》學藝部長、《文藝台灣》主編、「日孝山房」主人,鼎鼎大名的台北文化名人西川滿,兩人年紀相差甚多,有緣轉成了忘年交,從殖民地台灣一直到被遣送回日本之後,始終不渝。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