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月庵專文:The Show Must Go On!

2020-12-05 05:50

? 人氣

「清風似友」台北古書拍賣會,如期在12月13日舉行,預展期為12月11、12日兩天。(作者提供)

「清風似友」台北古書拍賣會,如期在12月13日舉行,預展期為12月11、12日兩天。(作者提供)

2020,歲次庚子,大疫之年。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新冠肺炎病毒無中生有,翻天覆地,席捲全世界。人與人,城市與城市,國家與國家,一下子從「來往自如」,轉為「可望而不可及」,處處需隔離。人的移動,地球的轉動似乎都緩慢了下來。一年不到的時間裡,「全球化」倒退好多年,引發種種思慮。

「國土危脆,諸行無常」,誠然如是。卻也有恆常不受影響,或說即使遭受影響仍要極力維持其恆常的,譬如日出日落,歲時記事,日常生活種種,應該怎樣還是得怎樣。這種恆常,與其說是「無畏不懼」,倒不如說是一種平常心,面對突如其來的災難,人類唯一得能,當也是最好的應對方式。

The Show Must Go On!是的,只要清風習習,台北古書拍賣便得繼續!

所幸的是,防疫得當,台灣有福,自成一片淨土。掃葉工房與誠品書店遂得再度攜手,籌辦年度盛事:歲末與書的最後一場約會。為了深化也擴大參與,從夏天起便在北中南舉辦三場公開徵件活動,熱情的讀者攜帶各種書籍,簽名本、毛邊本、木刻本、詩集、辭書,全家出動參加現場鑑定,宛如「開運鑑定團」的活動,讓讀者滿載而歸,這是台灣古書拍賣前所未見的,也是「拍賣平台」真正得以對流互動的開始。——拍賣僅是一天,珍愛古書卻是一年、一輩子的事。

公開徵求所得,加上私下洽詢送件,最後選出最適合的300件拍賣標的包括:西蒙波娃簽名書,珍古德簽贈本附信札,指揮家卡拉揚的簽名黑膠,馬克思《資本論》早期版本,孫立人將軍手跡,清代歷朝刻本,《紅樓夢》各種版本,日治台灣出版品,戰後詩集,名人手札,張愛玲、周夢蝶、余光中、董橋、陳映真……。歲末約會,一切就緒,就等人到。

一種珍貴的——卻正在式微的歡樂——

就是遇到一本古老的書——

穿著它那個世紀的服裝——

這是一種特權——我想

A precious — mouldering pleasure — 'tis —

To meet an Antique Book —

In just the Dress his Century wore —

A privilege — I think —

2020,歲次庚子,大疫之年。許多地方的人們都喪失了美國女詩人艾米莉·狄金遜(Emily Dickinson)所說「與古書相遇的特權」,台灣幸而還有,我們格外珍惜這樣的福份,也更加相信,面對無常,最艱難的時刻,我們更要努力,只因為:

The Show Must Go On!

清風似友:台北古書拍賣會

預展:2020年12月11日(五)、12月12日(六) 11:00~18:00

拍賣:2020年12月13日(日) 13:00起

地點:台北市信義區松高路11號3樓(誠品書店3樓Forum)

【拍品舉隅】

巾箱本《御選唐宋文醇》

乾隆皇帝醉心詩文,讀不勝讀,常下令文學侍從之臣擇優選給他讀,讀過後寫篇序,便成了「御選」。他先製作了一套《御選唐宋文醇》,直隸總督孫嘉淦大力捧他場,「奏明重刊流布」,乾隆十分高興。後來又弄出《御選唐宋詩醇》,江蘇巡撫陳弘謀急忙依樣畫葫蘆,上奏:「此編版藏內府,購求不易,故請重刊,以廣教化」,乾隆龍心大悅,卻還要端架子,硃批三字:「知道了」。

這套詩選共47卷,卻僅選了唐詩四家:李白、杜甫、白居易、韓愈;宋詩兩家:蘇軾、陸游。《四庫全書總目提要》說:「詩至唐而極其盛,至宋而極其變。盛極或伏其衰,變極或失其正。亦惟兩代之詩最為總雜,於其中通評甲乙,要當以此六家為大宗。」不能說沒有一番道理。或因如此,此書頗受歡迎,歷朝刻本不少,石印本都有。此套為少見的巾箱本,函套、木箱猶存,讀詩之外,也可看看巾箱本攜帶出門時的完整面目。難得!

(巾箱本又叫袖珍本,舊時的小開本線裝書,外出時便於攜帶,可裝入放巾帽的木箱中,故名「巾箱本」。)

繡像本《三國志全圖演義》

「繡像本」始於宋,成於明,而大興於清末,這與石印、鉛印等西洋印刷技法東傳,出版成本降低而品質提昇,速度加快不無關係。書前加增人物圖像,類如角色介紹。書中配合情節,插入示意圖像的「繡像小說」蔚然而起,成為「文青」重要的休閒娛樂之一,胡適、魯迅……無不心醉於此。

此清光緒九年三月築野書屋刊印《三國志全圖演義》,書前牌記清晰,全書共有木刻版畫260多幅。每一回均有插圖兩幅,卷首插圖40幅,卷首最後一圖下刊有:平江吳嘉猷友如繪圖,桐城左忠訓小崖監刻。「友如」即因主繪《點石齋畫報》,開中國時事新聞風俗畫之先聲的吳友如,他的人物肖像、事件插畫均為當時一絕,得為《三國演義》操刀繡像,堪稱雙壁共輝,不做第二人想。

「余遊申浦,適有同鄉涂君子巢先生精研西洋印書之技,余因出篋中所藏善本,託其用西法成鉛板一部,以期垂諸久遠而無磨滅之餘……」書前築野書屋主人傅冶山所言,然則此書當為《三國演義》極早鉛字排印本,得為中國出版史見證。此本品相完好,函套無損,絕佳也!

繡像本《三國志全圖演義》(作者提供)
繡像本《三國志全圖演義》(作者提供)

西川滿手製限定本《台灣嶋風物記》

好友過世了,該如何悼念?有人寫文章,有人唱歌,有人默哀……西川滿用書,親手編製足堪匹配的書,用為追逝。

南由弘(1916~1992)是台北帝大醫學專門部的畢業生。學生時代在外租屋,旁邊住的是《台灣日日新報》學藝部長、《文藝台灣》主編、「日孝山房」主人,鼎鼎大名的台北文化名人西川滿,兩人年紀相差甚多,有緣轉成了忘年交,從殖民地台灣一直到被遣送回日本之後,始終不渝。

1992年冬天,已經是宮崎縣名醫的南由弘醫師不幸病逝,他的夫人整理遺物,發現南醫師連寫帶畫的《台灣嶋風物記》三卷,特別轉交給西川滿處理。西川氏感於世緣流轉,追逝昔時台灣種種,特別製作限定本30部,用以緬懷故交。

這30本書,無論紙張選用、裝幀調派,功力滿滿顯現,「限定版本の鬼」老而彌堅,除了為南醫師插畫一一手工上色,更寫了一冊註解,把兩人交往始末,南由弘生平,《台灣嶋風物記》內容一一講解說明,追念之情,充滿冊頁之間。——「人生得一知己足矣」,「作一本書追悼你的離去」,是又一例也。

西川滿手製限定本《台灣嶋風物記》(作者提供)
西川滿手製限定本《台灣嶋風物記》(作者提供)

《棟方志功版畫》雙簽名本

初識棟方志功是昭和11(1936)年的往事。

彼時早已因「民藝運動」而享大名的柳宗悅(1889~1961)到東京上野的美術館擔任「國展」評審,結束後信步走到版畫展場看到還在佈展的棟方作品「大和し美し」,深受感動,經友人介紹,認識了棟方志功(1903~1975)這位可能小學都沒畢業、被青森故鄉村人稱為「畫痴」的版畫家,自此展開歷經動盪戰亂,長達20多年的亦師亦友情誼。

被譽為思想家、美學家、日本民藝之父的柳宗悅曾說過:「在現實中,『好藏品』定義曖昧不清:有人注重歷史價值,有人珍視輾轉流傳的經歷;有人尊敬有作者題記的東西,有人重視技藝的精妙;有人因其稀有而心動,有人只重物品本身特質。人人立場不一,搜集的東西也都不一樣。」他因此覺得「若要挑選真正美的東西,一定得超越各種立場,直接鑒賞物品本身之美。」

然則,柳宗悅所鑒賞到的棟方版畫之美是什麼呢?他稱棟方是「自然兒」(戲稱則是「熊の子」),認為他的創作與日本「浮世繪」版畫傳統完全無涉,風塵不霑衣,整個跳了過去,直接上承17世紀足利時代的佛教版畫,且因其獨特的際遇跟專注努力,形成「不住心」風格,不停流變轉換之中,始終保有自在本色。

推崇如此之重,此或所以1958已年近古稀的柳宗悅,願意替始終緣深的棟方志功編選這套版畫集的原因吧。所有挑畫選文都自己來,並委由最信任的友人西鳥羽泰擔綱製版,紙張、裝幀他也都參與意見,更重要的,最後定價絕不能是他跟棟方都很憎惡的「高價本」,為此他特別精心調派圖版,以便降低成本,卻又能維持所要的品質。這一均衡,只能說是一種頂級匠人技藝。

這本書讓人看到了柳宗悅直接鑑賞的版畫之美,也看到其匠人精神之所在,棟方志功想必感動滿滿,於是而有了這一雙簽名本。——難得的大師相擁之作。——「人生得一知己足矣」、「編一本書紀念我們的友情吧!」。

《棟方志功版畫》雙簽名本(作者提供)
《棟方志功版畫》雙簽名本(作者提供)

黃自手稿資料一批

「人皆有父,翳我獨無;人皆有母,翳我獨無。白雲悠悠,江水東流,小鳥歸去已無巢……」

「去年我回來,你們剛穿新棉袍;今年我來看你們,你們變胖又變高。你們可曾記得,池裡菏花變蓮蓬……」

如今不知道了。昔時「三四五年級同學」但凡上過音樂課的,總沒有誰不曾唱過黃自的歌,且被他優美的旋律所吸引。黃自短命,34歲就過世,卻活得很豐饒,「每個夜晚黃自都伏案疾書,我在旁默默相助……他曾深有體會說過:『當老師的必須要深深懂得知識其中的內涵,必須要做大量的課前準備,在上課時,才能給學生講得很生動,才能讓學生喜歡你的課。』他常常對學生們說:『你們努力,我比你們更努力。』 」夫人小提琴家汪頤年回憶說。多麼認真的老師啊!

黃自(1904~1938),字今吾,上海浦東人,自幼飽讀詩書,尤愛音樂。1916年入北京清華學校,1928年入耶魯大學學習西洋音樂理論與作曲。畢業返國任教上海滬江大學、國立音樂專科學校等校。著名音樂家賀綠汀、丁善德、朱英、江定仙、林聲翕、劉雪庵等,皆黃自門生。作曲之外,黃自創辦上海管弦樂團,是第一個全由華人組成的管弦樂團。 此外,也與蕭友梅等人,創辦音樂雜誌。1938年不幸感染傷寒而亡。臨死前跟夫人說:「快去請醫生來,我不能就此死去,我還有大半部音樂史沒有創作完呢!」

今日老一輩耳熟能詳的《花非花》、《西風的話》、《踏雪尋梅》、《天倫歌》、《玫瑰三願》、《旗正飄飄》、《中國一定強》、《國旗歌》、《國父逝世紀念歌》等歌曲,均出自他的手中。黃氏早逝,曲譜手稿輾轉流傳,而能保存不毀,珍貴自不在話下,靜待有緣人。

黃自手稿。(作者提供)
黃自手稿。(作者提供)

孫立人〈告台灣入營軍士家長書〉

「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孫子說的,然而,兵兇戰危,能不當兵,誰都不想當兵。

1950年前後,孫立人將軍奉蔣介石之命,到台灣訓練新軍,後來又任陸軍總司令兼臺灣防衛總司令,為了擴充兵源,開始就地徵兵。或由於「228事件」去此不遠,中共犯台可能性也大,台灣軍民之間猶有隔閡,信任感不足,孫立人特別撰寫〈告台灣入營軍士家長書〉,以安定民心,穩定兵源。此即其印刷原件,以及參謀依孫氏意思所撰草稿,上面有其毛筆修改字樣。歷史檔案文獻,珍貴可知。

當兵要當得安心,才好保衛大台灣!

孫立人〈告台灣入營軍士家長書〉(作者提供)
孫立人〈告台灣入營軍士家長書〉(作者提供)

馬克思《資本論》,1872年德文修訂版

眾所皆知,《資本論》作者是馬克思。少有人曉得的是,直到1883年春天馬克思過世之時,這本改變人類歷史的書籍,僅僅出版了一卷,那是他從1844年開始構思,歷經20幾個寒暑,最後靠著好友恩格斯贊助,終於在1867年於德國漢堡出版的德文初版,印量1000本,所收到的稿費「甚至還不夠償付我寫這本書時所吸雪茄菸的錢。」他說。

這本據說參讀1500本書,原稿多達1200頁,謄寫數次方始完成的巨著,出版後卻宛如一顆小石頭丟入大海,幾乎無人回應,更別說討論。出版商跟恩格斯想方設法,「不論以任何方式,要讓這本書一再被討論」,結果還是沒能引起波瀾,「最大原因是大部分人根本看不懂,而非政治偏見使然。」日後一名論者這樣說。

或許因為這樣,馬克思跟恩格斯討論後,將原為六章的內容和篇章結構修訂成七篇二十五章,這也是日後人們常見的第一卷定稿面貌。這一修訂似乎起了一些作用,1873年10月,德文修訂本出版之後數月,馬克思收到了一封致謝信函,來自日後與他同被譽為19世紀最具革命性與影響力的思想家達爾文之手。

1883年3月貧病交加的馬克思過世,恩格斯盡心盡力為好友收拾整理筆記和手稿,而於1885年和1894年陸續出版《資本論》第二卷、第三卷,不同語文的譯本也陸續出現,最重要的英文本於1887年出版,賣得不好。三年後紐約出現一英文盜版,據說第一刷五千本一下子賣光,原因是出版商寄給華爾街一份廣告單,宣稱此書揭露「如何累積資本」的秘密。——人生的諷刺,再沒有過於此的了,幸而馬克思屍骨早寒。

馬克思《資本論》,1872年德文修訂版(作者提供)
馬克思《資本論》,1872年德文修訂版(作者提供)

魯迅《吶喊》

提到「具有現代意義」的中國小說,人們不約而同會想到魯迅短篇小說集《吶喊》,他親自操刀設計的全幅暗紅封面,更成為中國裝幀史上名作,一說就想起。收錄其中的作品,從〈狂人日記〉、〈孔乙己〉到〈藥〉、〈故鄉〉、〈阿Q正傳〉、〈社戲〉……更成了人們耳熟能詳的經典。此書出版於1926年,其後不停再版,此本為1935年9月第廿二版,同樣由北新書局發行,重點除了封面,更難得的是「毛邊黨」創始人魯迅最愛的毛邊本。不幸的是,隔年(1936)魯迅便因勞累過度去世了。

1976年,魯迅逝世40週年,向以編輯嚴謹,老實作書聞名的北京文物出版社,特別蒐羅魯迅生前照片,配合其手跡,出版大型圖冊《魯迅:1881—1936》,全書匯集魯迅大小相片114幀,版型、裝幀無不符合「天地要寬,紙張要好,圖片要精」的所謂「魯迅編輯三原則」。書出之後,轟動一時,讀者爭相搶購。此書分平裝、精裝兩種,精裝又有「國際版」,交由中國國際書店發行,書中另附發行地語文解說,此本發行日本,遂附日文解說薄冊一本。

都是傳說之書,都是夢幻逸品,生前死後的魯迅今冬聚首於台北誠品書店,要說難得,真是大大難得啊~

魯迅《吶喊》(作者提供)
魯迅《吶喊》(作者提供)

《王子》半月刊一批(含創刊號、《幼年》創刊號)

1966年底,死也不甘心的傳奇漫畫出版社「文昌」總編輯,也是白色恐怖受難者,日後被稱為「白色王子」的蔡焜霖鳩集了一筆資金,模仿日本的中小學生綜合刊物,創辦了《王子》半月刊,由漫畫家呂奇繪製彩色童話;陳益男、黃文松等人拍照改寫製作紙上電影,另外還有翻譯、仿效自日本的漫畫連載、少年故事、專題報導等,加上以紋理紙精印的封面,讓人為之耳目一新,推出之後,大受歡迎。在很短時間之內,便席捲全臺,成為中小學校園內最「炫」的一本刊物。

蔡焜霖乘勝追擊,後來又創辦了給女生看的《公主》跟給低齡兒童的《幼年》,同樣暢銷無比。最盛的時期,出版社甚至擁有自己的印刷廠、裝訂廠跟運輸車隊。而「哥哥讀《王子》,姊姊看《公主》,弟弟翻《幼年》」,也成了4、5年級同學印象深刻的童年記憶。

當時全臺灣會作文的小朋友,願望有二,一是投稿《國語日報》,能「中」了,被刊登出來,讓全班同學站在布告欄前欣賞指點「我的作品」。再來,大概就是能當上「王子小記者」了。

《王子》半月刊創刊於1966年,結束於1983年,總共發行 400 期,出版類叢書218種,都是那個時代童書出版的佼佼者,卻因雜誌收藏不易,而難得一見。此次「出土」包括《王子》創刊號、《幼年》創刊號、《王子》月刊116本、《王子》半月刊12本,堪稱2020年最閃亮的「昨日重現」,難得可知也。

《王子》半月刊一批(含創刊號、《幼年》創刊號)(作者提供)
《王子》半月刊一批(含創刊號、《幼年》創刊號)(作者提供)

《泰山經石峪金剛經》舊拓集字聯

《泰山經石峪金剛經》又名《泰山佛說金剛經》,鎸刻於山東泰山龍泉峰經石峪的一處花崗岩緩坡石坪上。石刻書體以隸書為主,間有篆、楷、行草之意,間架開闊,結體寬扁,筆劃粗大而圓勁,深具雄渾古穆、錯落奇偉之風格。康有為(1858~1927)《廣藝舟雙楫(書鏡)》將此石刻列為妙品,譽稱為「榜書之宗」,評曰:「草情篆韻,無所不備」,深具藝術價值。

《金剛經》全卷32分目、5172字,《泰山經石峪金剛經》僅刻到第15分目「特經功德兮」止,計44行,每行字數不等,總計有2799字,多數字徑大約50公分左右。石刻歷經千餘年風雨侵蝕、山洪沖擊、捶拓無度,乃至於遊人踐踏等,已殘泐磨滅過半,目前僅存經文41行、1069字(包括可認讀的殘字和雙勾字)。故今欲求新拓,已不可得。此副「人壽百歲、蘭香四時」對聯即以此《泰山經石峪金剛經》舊拓集字而成,書拓與裝裱俱見精湛,饒富古樸高雅之氣息,舊拓集珍,用於祝頌高壽長青,適所相宜,識者可知也。

《泰山經石峪金剛經》舊拓集字聯(作者提供)
《泰山經石峪金剛經》舊拓集字聯(作者提供)

武梁祠拓片

武梁祠出土於山東南部嘉祥縣武翟山,原是當地武氏家族的祠堂,為其成員武梁(78~151)而建,故得名。祠堂的建造年代約在漢桓帝元嘉元年(151),距今將近2000年前。經過千百年歲月洗禮,加上此地位處黃河數次改道的洪水氾濫區,武梁祠石室遭沖毀,大半石刻佚失或深埋黃土地下。乾隆51年(1786)著名的金石家黃易(1744~1802)路經此地,偶然訪得,後經金石學家翁方綱(1733~1818)等人倡議捐資興建室保護,始得留存至今。

在中國古代文化和藝術史中,漢代武梁祠是名聞遐邇的一座「殿堂」,栩栩如生的浮雕石刻畫像被視為漢代藝術的代表。早年國立編譯館版本的國語、歷史教科書中大量引用的古代名人畫像或裝飾圖案,多半出自於此,應是不少4、5、6年級生熟悉的回憶。由於這批珍貴的畫像石早已成為博物館典藏品,列為中國國家一級重點文物,不再允許任意捶拓,其珍貴難得可知。

武梁祠石刻遺跡主要由一對石闕、《武梁碑》及5塊畫像石構成,其中2塊畫像石雕刻祥瑞圖,其餘3塊皆分4層(列)雕刻(尖頂上的西王母像不計)。每塊石上除刻有眾多故事及100多個人物外,還有200餘文字。畫像內容多取材自古代傳說、《史記》等典籍,也有描繪死者生前生活、遊樂等方面的圖像。內容豐富,表現方式極具特色,十分生動。例如「荊軻刺秦王」畫荊軻圖窮匕見,刺殺失敗後,被旁人擒抱住,同行的秦舞揚驚恐色變,倒臥在地,秦王則試圖拔劍自衛,地上還擱著用木盒所盛裝的樊於期首級。荊軻意識到任務失敗,不禁怒髮衝冠,因此用盡全身氣力向秦王擲出匕首,卻誤中柱子。

武梁祠拓片(作者提供)
武梁祠拓片(作者提供)

唐玄宗御書《紀泰山銘》摩崖石刻拓本

《紀泰山銘》又名《東嶽封禪碑》,碑文竣刻於唐開元14年(726)9月,立於山東泰山大觀峰崖壁,以削崖為碑,又稱為「唐摩崖」。崖高約13米,寬5.3米,約當4到5層樓高。碑文分24行,每行51字,現存約1008字。除「御撰御書」4字和末行年、月、日為楷書外,均為隸書,字大25公分。額高3.95公尺,有隸書「紀泰山銘」2行4字,字徑45×56公分。此碑為千年佳刻,形制端正,氣勢磅礴,為漢代以來碑碣之最,不僅是古代碑銘中最大者,允稱天下第一大碑,更是中國現存最大的帝王摩崖刻石,煥發出唯我獨尊、不可一世的盛唐帝王氣象,蔚為鉅觀。

碑文為唐玄宗李隆基(685~762)封禪泰山之後親筆御書,正文以隸書撰寫千餘字,詳述封禪緣由及儀典過程,並頌揚父祖輩唐高祖、太宗、高宗、中宗及睿宗等「五聖」之功績。

此碑由於形制巨大,捶拓極為不易,加以自然風化、捶拓無度以及人為損毀等因素,至明代時已多嚴重殘剝、漫漶不清,尤以碑文下半部為然。因此全幅完整拓本極其少見。此拍品見有3大1小紙共4巨幅,雖非全璧,然單幅尺寸極大,尤以拓印精細,字體清晰可辨,可知為清初經過齊整、摹補後所拓之版本,極其難得。

唐玄宗御書《紀泰山銘》摩崖石刻拓本。(作者提供)
唐玄宗御書《紀泰山銘》摩崖石刻拓本。(作者提供)

*作者為作家,藏書家。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