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冬凝觀點:「一犬吠形,百犬吠聲」的台灣電視直播美國大選

2020-11-07 06:50

? 人氣

美國總統大選結果尚未出爐,作者認為川普的擁護者,除既得利益的商業企業界的大老,就是鄉村裡的窮白人、藍領階級,而他們所受教育有限,易受到民粹鼓動。(AP)

美國總統大選結果尚未出爐,作者認為川普的擁護者,除既得利益的商業企業界的大老,就是鄉村裡的窮白人、藍領階級,而他們所受教育有限,易受到民粹鼓動。(AP)

2020年美國總統的大選,從11月3日美國東部時間投票結束開始,全美國的各大電視台,都用24小時直播的方式,不斷的把選情利用各式樣的媒體,分送給關心的也是心弦緊繃的民眾。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偶爾轉檯看到台灣的電視台,也在做美國總統大選直播的報導和分析,顯然台灣的民眾,如同美國的民眾,幾乎全心投入,急切的想知道美國大選的結果。

美國有50個州,在選情分析的地圖上,紅色是代表共和黨,藍色是代表民主黨。選舉的結果,地圖上幾乎是大紅一片,而間雜著稀稀落落藍色的州(美國西部的加州,俄勒岡州和華盛頓州除外),如果從顏色來看,一定會相信共和黨當前形勢一片大好。

打開台灣的電視台,有記者或是名嘴把這種現象都解釋成「鄉村包圍城市」,是美國共和黨的戰略。 筆者在美國居住了五十年以上,對如此的解釋方式深不以為然。

隨著時代的進步,全世界開發的國家,會發生農村的人口流失而向城市集中的現象。 美國農村人口,即使包括牧場戶在內,占人口比例很小,依據2017年美國農業部的資料,全美國只有204萬農戶,只占全國戶口總數的1.6%。

美國農業是採取大耕制,筆者在伊利諾州有一個農夫朋友,他全家耕種150英畝的田地,150英畝相當於中國的900畝,可是實際上,他在美國只是一個小自耕農,夫婦和兩個兒子,一家四口是全家的基本勞動力。有的大的農莊,動櫓千畝。 因此,美國的鄉村是地廣人稀。我農夫朋友的村鎮人口只有500個人。我曾經取笑他們說,如果你全家離開了這個小鎮,這個小鎮就會丟失了1%的人口。美國是地方自治,曾經在美國西部有一個小鎮,雇傭一位警察局長,不過這個警察局只有他一位名額─警察局長兼警員,雇用的條件是這位警察局長要自備警察制服,手槍和子彈。說這一段故事的原因,是解釋美國的鄉村,地廣人稀。

根據,美國政府官方的資料,在農村裡只有四分之一人口有大學學歷。換句話說,美國每四個農夫中,有三個是沒有讀過大學或者沒有在大學畢業。

民主黨的根基是白人在乎藍領、工人階級和農民利益的大都會居民、企業家、城市富裕階層、女性、非裔、拉美裔、亞裔、猶太裔及LGBT族群的支援以及社會的精英,傳統上民主黨,應該是更傾向自由主義者。

共和黨的核心支持族群多來自白人、男性、中老年人、農民、低學歷人士、虔誠而且極端意識形態的基督教徒、美國南方農業州及人口稀少偏遠地區居民等族群。

共和黨意識形態是保守主義,擁護持槍權、限制移民、墮胎….。共和黨提倡保守的經濟政策,在社會議題上也偏保守。共和黨政綱中反對墮胎,並在福音派信徒中得到了更多的支持。由於他們的保守,所以可以稱為右派或是保守主義者。

認真的來說,川普所行所為,不是一個純粹的共和黨人。川普在2016年崛起選上總統之後,他的擁護者,除了一些既得利益的商業企業界的大老,其他就是鄉村裡這些窮白人,和藍領階級者,他們所受的教育有限,容易受到民粹的鼓動。比如說,川普告訴他的追隨者,在新冠病毒疫情的時候,用不著戴口罩,而且新冠病毒的疫情,不過就像一個流行性感冒一樣,一陣子就會過去了。這些既不邏輯,也不科學的說法,很難讓在都市里的知識份子來接受,可是對於這些農村裡,或者一些藍領階級的人,他們的知識水準有限,本來就不明事理,再加上川普的鼓動,就把川普不戴口罩的愚蠢不科學行為,當做英雄來崇拜。

要想瞭解美國五十個州以及各州內的地區裡,人口受教育的程度,以及當地人財富的高低,只要拿美國總統選舉的紅藍地圖就可以看出來。美國的阿拉巴馬,田納西,密西西比,肯薩斯這些窮州,一定是一片大紅。西維吉尼亞州是許多礦工的所在地,自然也是紅色。可是要看加州,伊利諾州,紐約州,或者新英格蘭的六、七個州,教育程度高,人民平均的收入也高,自然是一片藍色。當然,在紅色的州裡面的大城市,是萬紅叢中一點藍。在藍色的州裡面的鄉野地區,也可能會有萬藍叢中一點紅。

民主黨傳統的選民,多集中在都市中,或者工商業發達的地區,共和黨傳統的選民,則是分佈在農村鄉野地區的比較大。

在選舉地圖紅色標誌的地區,看起來面積要比藍色大了許多。可是美國總統的選舉,是要人來投票,而不是由土地來投票,所以在地圖上紅色地區的大小,和他投票的票數並沒有直接關聯。

所以結論是拜登和川普,或者是說,民主黨和共和黨,各有各自耕耘的地盤。 各個候選人,各自要在自己的地盤裡穩住陣腳,再互相在政敵的陣地裡,開拓新的領域。這和毛澤東所說的鄉村包圍都市的戰術,並無直接關係。

2020美國總統大選,川普拜登對戰組圖。(美聯社/風傳媒後製)
作者認為,2020美國總統大選的兩位候選人,川普及拜登各有各經營的地盤,與「農村包圍城市」策略並無直接關係。(美聯社/風傳媒後製)

當然, 美國地大物博,選舉的複雜性也很大,包括選區的族群,宗教,各集團的利益等,也足以產生影響。如果不理解兩黨的基本區別,兩黨的群眾的來源,就貿然解釋成戰略,就不免有瞎子摸象的嫌疑了。

驚奇的是,鄉村包圍城市戰略的運用的解釋,不止在一家電視拿來強調,顯見的是,有人開頭以後,就人云亦云,一犬吠形,百犬吠聲,從而誤導了台灣的觀眾。

*作者為美國註冊會計師,夏威夷中國日報社長。本文原刊《夏威夷中國日報:老張看美國》,夏威夷中國日報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