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仲敬專文(5):為了維護帝國遺產,只能把劃清邊界當成次要利益

2020-11-01 05:10

? 人氣

尼泊爾和不丹都是像歷史上的匈牙利邦國那樣,本身是地方性邦國而不是超級帝國,沒有帝國的野心,但是它自身之內也有多族群,因此很難建立起近代民族國家。圖為不丹帕羅楚河一景。(圖/Flickr)

尼泊爾和不丹都是像歷史上的匈牙利邦國那樣,本身是地方性邦國而不是超級帝國,沒有帝國的野心,但是它自身之內也有多族群,因此很難建立起近代民族國家。圖為不丹帕羅楚河一景。(圖/Flickr)

尼泊爾和不丹都是像歷史上的匈牙利邦國那樣,本身是地方性邦國而不是超級帝國,沒有帝國的野心,但是它自身之內也有多族群,因此很難建立起近代民族國家,同時它自身也受到像中國和印度這樣的帝國繼承人的保護、沒有完整的外交權利的邦國;而西藏人、門巴人、廓爾喀人、泰米爾人這樣的歷史族群,則變成沒有國家的族群。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泰米爾人和錫金人在印度的聯邦制國家之內還可以部分地實現自己的民族要求,因為它雖然不是獨立的國家、加泰隆尼亞那樣的准國家或者是像香港和歷史上的佛蘭德領地這樣的部分主權實體,但是它至少是聯邦制度之下的一個邦,可以獨立地發展自己的語言文化,可以滿足自己部分的民族要求;而西藏呢,在中國的體制之內,連這樣的部分的權利都得不到。從這些族群的觀點來看,印度和中國之間的衝突實際上跟過去奧斯曼帝國和哈布斯堡帝國的衝突一樣,跟他們的利益是不相干的,而且都會犧牲他們自己的利益,例如在邊界劃分的時候把同一個語言的族群一部分劃分在中國、一部分劃分在印度;而對於不丹這樣的類似匈牙利王國的小邦來說的話,它自身是一個多族群的實體,所以它不可能建立像波蘭或者羅馬尼亞這樣的近代民族國家,它的選擇餘地就僅僅是在中國和印度這兩個帝國結構當中選擇比較尊重它歷史權利的一方。

例如,匈牙利王國就肯定會選擇哈布斯堡帝國,因為哈布斯堡帝國一方面是比較先進的歐洲人,另一方面對歷史上的封建權利比較尊重;而奧斯曼帝國則更有可能推行中央集權的改革,毀掉歷史上的封建權利。不丹人的情況也是這樣的,它是寧可選擇英印帝國和印度聯邦的,因為英印帝國和印度聯邦對歷史上的封建權利的尊重性比較多,它們雖然也要對不丹實施保護的權利,不容許不丹跟印度或者英印帝國平起平坐,但是它對不丹的要求不多,不丹被它吞併的可能性也比較小;相比之下,中國對印度的要求就要苛刻得多,中國共產黨政權比起承認諸多封建權利的英印帝國和保留了聯邦制度的印度共和國來說的話,中央集權的程度是更高的,更不能容忍西藏原有的封建權利和西藏歷史文化的特殊性。所以不丹人在比較了一下西藏在中國的待遇和錫金在印度的待遇以後就可以得出結論說,不丹寧可維持跟印度的傳統關係,也不願意變成一個獨立主權國家,然後失去印度的保護,面臨著中國方面的壓力。

當然,這只是歷史長期進程的一部分。十九世紀巴爾幹半島的衝突,跟現在西藏高原和不丹亞熱帶叢林之間的衝突在性質是一樣的。但是,一百多年過去了,實際上所有的大帝國都解體了,所有像不丹和匈牙利王國這樣的歷史性邦國也都瓦解了。東歐和巴爾幹半島都按照語言民族和小民族主義的原則重新劃分了邊界,所以現在歐盟才能夠順利擴展到東歐和巴爾幹半島。而俄羅斯和土耳其還處在這個過程的中間階段,烏克蘭和俄羅斯的邊界仍然劃不清,土耳其和庫爾德人的衝突仍然是如火如荼。庫爾德人仍然像歷史上的波蘭人一樣,被分劃在幾國當中,伊拉克、敘利亞、伊朗和土耳其都繼承了部分的帝國遺產,所以導致庫爾德問題沒有辦法解決。但是,今天普京的俄羅斯和埃爾多安的土耳其,等於是,跟過去斯托雷平的俄羅斯和恩維爾的土耳其相比,已經在帝國解體的過程中間走了一半。因此,它們的西部邊境,像是面對歐洲這個方向的邊境,例如波蘭和烏克蘭的邊境,希臘和保加利亞的邊境,已經沒有問題了;只有在東部,面對亞洲的那個方向,帝國轉化為民族國家的過程還沒有走完,因此才會有現在的克里米亞糾紛,才會有中亞各國—烏茲別克和吉爾吉斯之間的糾紛。

青藏高原,在西藏浪卡子縣與康瑪縣交界處的崗布冰川下拍攝的岩羊(新華社)
十九世紀巴爾幹半島的衝突,跟現在西藏高原和不丹亞熱帶叢林之間的衝突在性質是一樣的。圖為青藏高原。(資料照,新華社)

而在最東方,就是在中國、印度和俄羅斯的三角地帶,也就是西方學者通常所謂的內亞地區,則是帝國遺產保留得最完整的地區。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無法實現民主化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它的國家建構是沒有辦法解決的。像日本或韓國那樣的民主國家,都是在民族共同體的問題得以解決以後才建立起來的;而你只要是繼承了過去的帝國遺產,你的國內的族群結構如此複雜,就使你沒有辦法實現民主。所以,不丹在西藏邊境的這些衝突現在是沒有辦法解決的。中國和印度雙方在解決這個衝突的過程中間,都不會像是波蘭這樣的民族國家那樣把劃清邊界、盡可能地使邊界跟民族邊界相一致看成是主要的目的,而是會盡可能地使邊界不符合族群分布,盡可能地維護自己的帝國遺產。如果實在是做不到,寧可保持現狀和保持模糊,也不要讓自己境內的各個亞國家實體產生獨立的願望、發明自己的「民族利益」。因此在這個基本盤之內,它們雙方都會把維持帝國遺產當作自己主要的國家利益,把劃清邊界當作極其次要的利益。

因此可以斷定,在短期之內的話,雙方都不會採取太激進的措施,太激進的措施很容易使國際政治和國內政治相互勾連,導致帝國遺產的最終解體;但是如果從長時段來看,國家建構的問題沒有辦法解決,遲早還會引起新的問題。像中國這樣的大清帝國的繼承者和共產國際的繼承者,將來早晚都逃不了俄羅斯帝國、奧斯曼帝國和蘇聯曾經面對的民族國家建構問題。期望中國能夠走向現代化、文明化、民主化道路的人士,如果解決不了這個問題的話,他們的訴求最終還是會無法實現的。

《叛逆的巴爾幹》書封。(八旗文化提供)
叛逆的巴爾幹》書封。(八旗文化提供)

*作者為旅居美國的自由作家,致力於用憲制演化的角度研究歷史,並投入民族發明的推廣,在大眾史學及網路場域擁有巨大影響力,其學說被支持者稱為「阿姨學」。本文選自作者新著《叛逆的巴爾幹:從希臘主義的解體到斯拉夫主義的崩潰》(八旗文化)附錄〈從封建體系到民族國家─以中印邊境衝突為例〉(系列之五,本系列結束)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