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罷王過關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緬甸大選11月登場》翁山蘇姬堅持「投票比防疫重要」,公衛專家警告:不可大意,死神近在咫尺

2020-10-19 20:20

? 人氣

緬甸國務資政、實質領導人翁山蘇姬。(AP)

緬甸國務資政、實質領導人翁山蘇姬。(AP)

舉世矚目的美國總統大選將在下個月登場,雖然不像美國那樣受到關注,東南亞的緬甸11月也要舉行選舉,包括中央的上議院、下議院還有地方議會,除了軍方保留席次之外,都要進行改選。不過緬甸目前每天新增一千多名新冠確診病患,公共衛生系統正處在崩潰邊緣,專家警告如果沒有做好防疫準備,「死亡將近在咫尺」。不過翁山蘇姬堅持「不改投票日」,強調舉辦選舉比防疫還要重要,《外交家》批評翁山蘇姬「根本是在賭博」,「人權觀察」則說緬甸的選舉有根本上的缺陷,翁山蘇姬更將持續將羅興亞人等少數民族排除在選舉之外。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根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統計資料,截至10月19日,緬甸累計36025人確診、880人死亡。在全球已有4000萬人確診的今天,緬甸的疫情並不讓人感覺特別嚴重。但與泰國的3691人、中國的90974人相比,緬甸確實感染情況嚴重。尤其緬甸在今年8月16日全國僅有374確診,但確診病例短短2個月就膨脹了十倍之多,可見緬甸疫情有多嚴重。《外交家》(Diplomat)稱,緬甸的第二波疫情讓已經封城的仰光變成了「鬼城」,經濟活動大受影響。

緬甸疫情日益嚴重,仰光工業區的工人們也紛紛戴起防護口罩和防護面罩。(美聯社)
緬甸疫情日益嚴重,仰光工業區的工人們也紛紛戴起防護口罩和防護面罩。(美聯社)

雖然緬甸疫情拉警報,多達24日反對黨要求推遲選舉,但全國民主聯盟政府卻不打算改變今年11月8日的選舉日。中央選舉委員會只是加強了對競選集會與造勢大會的限制,卻反對任何對於推遲選舉的公開討論,因此緬甸對於選舉改期完全沒有備案。《外交家》稱,雖然許多選民關心健康更甚於選舉,但對翁山蘇姬的數百萬支持者來說,讓「蘇媽媽」(Mother Suu,翁山蘇姬支持者對她的暱稱)贏得選舉更為重要。無論病毒傳播的風險有多大,他們都必須在選舉那天出現在投票站。

仰光第一醫學大學校長、仰光區疾病控制和治療委員會副主席周威松(音譯, Zaw Wai Soe)教授 警告,緬甸的感染率過去幾週不斷上升,但為何會出現第二波疫情目前還不清楚。只能確定緬甸的檢測陽性比例在東南亞排名第一,在印太地區則是僅次於尼泊爾,緬甸的公共衛生系統已經難以負荷。據《緬甸時報》報導,在全國民主聯盟的一場線上會議中,翁山蘇姬強調「繼續進行選舉的決心不可動搖」。她甚至告訴她的支持者,對於緬甸的未而言,「選舉比打擊新冠病毒更為重要」。

一名志工在緬甸仰光設立的新冠肺炎患者醫療中心裡工作。(美聯社)
一名志工在緬甸仰光設立的新冠肺炎患者醫療中心裡工作。(美聯社)

《外交家》指出,因為新冠疫情嚴重,選舉被迫改期的國家包括澳洲、加拿大、法國、德國、印度、義大利、羅馬尼亞、斯里蘭卡、還有瑞士跟英國。當然,也有國家堅持在原來選舉日舉行投票,像是南韓4月15日的國會大選,就證明了只要有周全的計劃、嚴格的預防措施、並且對所有選民進行體溫測量、對選務人員提供防護設備、甚至在醫院外為感染者設立投票區,防疫與選舉並不衝突。問題是,緬甸沒有南韓那樣的充足公衛預算,也沒辦法對國民進行全面檢測,但緬甸卻依舊堅持照常舉行選舉。

緬甸只是將投票所的數量從4萬個增加為5萬個,希望藉此保持社交距離、並且要求選民在投票前洗手、提供選務人員個人防護裝備。但這樣能防範疫情擴散到什麼地步,實在讓人擔心。《外交家》指出,斯里蘭卡的社會經濟條件與緬甸非常接近,但斯里蘭卡原訂4月25日舉行的國會大選就兩度推遲,最後終於在8月5日順利舉辦。有公衛專家建議,如果新冠疫情在未來幾個星期變得更加無法收拾,政府應該推遲投票四到八週。

2020年10月7日,緬甸聯合民主黨(UDP)的支持者在卡車上向選民拉票。(美聯社)
2020年10月7日,緬甸聯合民主黨(UDP)的支持者在卡車上向選民拉票。(美聯社)

全國民主聯盟表示,在不確定未來局勢如何發展的情況下推遲選舉,只會導致更多的問題,包括在當前公衛和經濟的政治危機。觀察人士認為,全國民主聯盟擔心緬甸脆弱的民主狀況,如果出現任何推遲選舉的狀況,都是對親軍方勢力的天賜良機。尤其2008年的憲法要求新政府要在2021年的2月就職,因此任何將就職日期推遲到2月以後的決定,可能都會引發政治動盪與憲政危機。不過「人權觀察」(Humanrights Watch)指出,在「投票是否延期」之外,緬甸選舉還有更多本質上的問題。

「人權觀察」亞洲區主任布萊德‧亞當斯(Brad Adams)表示,這雖然是2015年以來緬甸第二場大選,也確實是緬甸民主的一個里程碑。但無論投票人龍排得有多長,這場選舉都有本質上的缺陷。亞當斯說,這些缺陷包括了對公民身份的歧視、禁止羅興亞人參加選舉(無論是參選還是投票)、為軍隊保留的四分之一席位、對異議者的刑事起訴、政黨利用官媒的機會不平等、缺乏獨立的選委會與爭議解決機制。

羅興亞人的孩子們聚集在緬甸西部若開邦的Dar Paing難民營。人權組織持續呼籲世界各國對翁山蘇姬與緬甸政府施加壓力,指控將13萬羅興亞人限制在骯髒的集中營裡,是一種事實上的種族隔離。(美聯社)
羅興亞人的孩子們聚集在緬甸西部若開邦的Dar Paing難民營。人權組織持續呼籲世界各國對翁山蘇姬與緬甸政府施加壓力,指控將13萬羅興亞人限制在骯髒的集中營裡,是一種事實上的種族隔離。(美聯社)

亞當斯批評,令人震驚的是,翁山蘇姬決心舉行一場選舉沒有羅興亞人的選舉,此舉讓羅興亞人對她的期盼再度落空。亞當斯說,緬甸即將登場的選舉,並非一場國際公認的自由公正選舉。除了羅興亞人與部分少數民族仍處於遭到種族隔離的地位,緬甸也顯然缺乏言論自由、結社自由、集會自由、新聞自由,候選人與選民也都需要一個沒有暴力威脅的選舉環境,無記名投票權與不受歧視的自由在緬甸也做得不夠好。

《外交家》預估,如果不推遲選舉,幾乎可以肯定全國民主聯盟將成為這場大選的贏家,但席次能否過半可能不如五年前那麼樂觀。緬甸塔昂政治研究所(Tagaung Institute of Political Studies)的研究員葉妙賢(音譯,Ye Myo Hein)認為,代表特定少數民族的小黨派可能在偏遠地區拿下更多席次,親軍方的聯邦鞏固與發展黨(Union Solidarity Development Party)與其他吸引多數族群的新政黨,可能在緬甸的心臟地帶攻城掠地。因為他們對緬甸經濟成長的速度感到不滿,對翁山蘇姬的親中態度也有疑慮。《外交家》指出,11月8日大選的最重要問題是,如果大多數人都認為這不是一場公平自由的選舉、加上疫情使得投票率驟降,全國民主聯盟政府除了可能需要與其他政黨組成聯合政府,其執政的正當性也會大為削弱,這對選後需要繼續對抗新冠疫情的緬甸來說,並不是一件好事。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