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攝影記者眼中的「黨外」日常:為取材曾遭8支步槍包圍,他仍無悔爭取自由時代

2020-10-21 08:50

? 人氣

(宋隆泉攝影,鄭南榕基金會‧紀念館提供)
鄭南榕出身外省家庭,卻也是第一個發起二二八平反運動、在1987年籌組「二二八和平日促進會」的社運者(宋隆泉攝影)

「那時整個台灣社會不能談二二八,那是對國民黨來講是很大的禁忌,就跟講『台灣獨立』一樣,所以當鄭南榕他們一群人出來做平反運動,我都覺得非常不可思議──怎麼有人敢做?這是會被殺頭的事啊!」年少時有黨外雜誌相伴的宋隆泉,當然知道出來談二二八風險多大,甚至不管任何議題,一群人站出來就是有風險:「當年搞運動,真的要冒很大的風險,很明顯地,警總是如影隨形在你身邊……」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在當時肅殺社會氣氛下,不只二二八和平日相關海報傳單會被扣留,活動現場也不安全。宋隆泉記得,一開始軍警作法是包圍街頭遊行群眾、不讓人潮擴大,但到3月7日就開始打人了──3月27日宋隆泉拍彰化場、找個制高點拍攝人群,沒想到有看起來像情治單位的人躲在後頭,一棍就把他打到台階下。

儘管如此,在鄭南榕突破禁忌下,1947年失去家人卻被迫噤聲的二二八受難者家族,時隔40年的1987終於可以慢慢站上街頭現身,宋隆泉也參與過家屬訪談,更深一步認識當年台灣人面臨的苦難,被壓抑40年的二二八平反運動一步步突破,蓋紀念碑、紀念館、賠償家屬,一路到今日的轉型正義工程:「這對台灣人來說是非常有意義的事情,不然你在戒嚴令下沒有言論自由、沒有結社自由,講一句政府不喜歡的話可能就被關個5年、10年到被槍斃──一路下來,Nylon真的為台灣做很多……」

 

(宋隆泉攝影,鄭南榕基金會‧紀念館提供)
「當年搞運動,真的要冒很大的風險…」在肅殺社會氣氛下,不只二二八和平日相關海報傳單會被扣留,活動現場也不安全,就連宋隆泉現場攝影也曾被情治單位的人一棍打倒過(圖為1987年鄭南榕發起的二二八和平日運動,宋隆泉攝影)

儘管日常是那麼危機四伏、宋隆泉的老相機佈滿被警棍打出的坑坑疤疤,他始終感謝鄭南榕讓他一起參與台灣人爭取民主自由的過程。「要戒嚴令取消才有言論自由、結社自由,所以要先取消戒嚴;再來,二二八對台灣人來講是很大的陰影,陰影不去除、恐懼永遠在,所以要平反二二八;再來,台灣要成為新國家,不能喊台獨就不可能,所以Nylon打破台獨言論的禁錮;再來,成為新的國家要幹嘛?要有新的憲法……」時至今日,宋隆泉依然可以清晰說出鄭南榕的一步步規畫,如何一步步讓台灣接下來成為民主自由的國家。

自由不是天上掉下來、是前人血淚的換取的,這點宋隆泉感觸再深刻不過,1989那一年,他看著老闆鄭南榕因為主張台灣獨立被控叛亂、自焚於辦公室,接著又看好友詹益樺追隨自焚殉道,他在《自由時代》的日子也就此結束。儘管如此,那不到3年在《自由時代》的時光,宋隆泉仍深感榮幸:「台灣的民主運動最大變動的年代,我參與在裡面、完整紀錄那年代的事情。我一生最大的成就,就是我在《時代》雜誌的成就。」

2020.09.18-前《自由時代》雜誌攝影記者宋隆泉,談黨外雜誌記者經歷與戒嚴記憶。(陳品佑攝)
「台灣的民主運動最大變動的年代,我參與在裡面、完整紀錄那年代的事情。我一生最大的成就,就是我在《時代》雜誌的成就。」(陳品佑攝)

問起宋隆泉怎麼看待當今民主時代的問題,他直言,雖然台灣現在看來相當民主自由,「民主教育其實還不夠。」在台灣長年戒嚴歲月、威權政府洗腦教育下,還有很多台灣人可能不知道過去台灣發生的歷史,尤其《自由時代》這段,不在行業裡的人可能根本就不知道。

「歷史要被知道,記憶要被喚醒。」這是宋隆泉離開《自由時代》後依然不斷辦展覽的原因之一。走過民主轉型時代的老將,如今深刻盼望的,還是50歲以上經歷過威權的人們記憶能甦醒、30歲以下沒經歷過戒嚴的年輕人們能知道歷史,鄭南榕一生拚搏的「自由時代」,或許才能一直走下去、走下去。

了解更多鄭南榕與《自由時代》故事、台灣曾經歷的戒嚴日常,請參考「鄭南榕基金會‧紀念館」臉書粉絲專頁(連結)。近期特展「Kìng! 敬你!張芳聞攝影暨鄭南榕肖像再創聯展」將於10月24日(六)於鄭南榕紀念館開展。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