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攝影記者眼中的「黨外」日常:為取材曾遭8支步槍包圍,他仍無悔爭取自由時代

2020-10-21 08:50

? 人氣

真正讓宋隆泉決心投身民主運動,是在1979年美麗島事件發生後:「讓人覺得很不爽,國家機器、國家暴力用這種方法對付人民!」那個冬天,一群民眾與黨外人士在高雄街頭為紀念世界人權日遊行,拿著象徵性的火把卻被荷槍實彈的警察暴力清場,事後還指稱他們是暴徒、說他們圍歐警察、說他們要叛亂。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你看很多報紙啊、雜誌啊,那時主流報紙都騙人的!」拿火把怎可打得過拿槍的,這點宋隆泉當然也知道,當政府把持媒體一面倒喊「暴徒」,宋隆泉心裡也想著,絕對要改變這一切。

只是改變並不容易,自1980年初《美麗島》雜誌社成員與參與者遭大抓捕以後,宋隆泉記得,那時台灣民主運動幾乎是陷入近乎「真空」的狀態。黨外雜誌雖敢批判,但在宋隆泉看來照片部份確實可惜、可以再改進,於是自美麗島事件後的6年,他開始背著相機走遍台灣「練功」,希望以攝影參與民主運動、紀錄真實的抗爭第一線。

美麗島事件的冬天後,台灣民主運動確實曾經一度陷入寒冬,然而當1986年5月份,黨外雜誌《自由時代》創辦人鄭南榕發起五一九綠色行動、要求中華民國政府解除戒嚴,長年寒冬下的冰層也漸漸融化、正要孕育新芽,宋隆泉在那時候與鄭南榕相遇了。

「以前多少知道警總,進來才知道是這樣子…」受鄭南榕之邀進《自由時代》破例成為專職攝影 開啟見證國家暴力

在與鄭南榕相遇以前,宋隆泉沒相關經驗仍想投身黨外,他的第一站是宜蘭《噶瑪蘭》雜誌社美編工作,面試時送了一本攝影集過去、社員驚呼拍這麼好,就這樣上路了。後來宋隆泉認識越來越多黨外人士,上台北見證1986年5月19日的「五一九」運動,他真正被震撼了:「這不就是我要做的事嗎?」

(宋隆泉攝影,鄭南榕基金會‧紀念館提供)
1986年五一九反戒嚴綠色行動,在「美麗島事件」後打破沉默、改變近7年的街頭運動真空期(宋隆泉攝影)

那是第一次五一九,在鄭南榕計畫下數百民眾聚集於萬華龍山寺、廣場放眼望去都是黑壓壓的人頭,儘管一旁有鎮暴警察人牆拿著武器盾牌層層包圍、沒人敢想像要是落單會怎樣,那些民眾依然高吼著,訴求當局「100%解嚴、100%回歸憲法」。人生首次見識大場面的宋隆泉當然沒閒著、現場不斷穿梭紀錄,他就被鄭南榕注意到了:「Nylon(鄭南榕)問我朋友:那誰?因為我很認真拍、跑來跑去、跑來跑去,Nylon就跟我朋友說,叫那個人來雜誌社上班……」

在龍山寺前跑來跑去的當下,宋隆泉自然不會想到,由鄭南榕發起的五一九運動不只打破沉默、改變近7年的街頭運動真空期、此後各種社會運動風起雲湧,當然也不會想到自己將成為黨外雜誌界第一位專職攝影記者──那時黨外雜誌幾乎無法請一位正職攝影、都是主流報社記者賺外快偷賣照片才能取得畫面,鄭南榕這一邀,不只突破業界傳統,也開啟宋隆泉人生最難忘的一段。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