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梟比軍閥還可怕!這個國家沒有內戰,今年卻死了7位記者

2017-08-11 08:51

? 人氣

墨西哥知名記者瓦德茲,疑似因報導販毒集團遭人痛下殺手。(美聯社)

墨西哥知名記者瓦德茲,疑似因報導販毒集團遭人痛下殺手。(美聯社)

近年,墨西哥境內針對記者的暴力攻擊不斷攀升,五年內至少已有25名記者死亡,其中7名都是於今年慘遭毒手,另有至少589名記者面臨人身威脅而受到墨國政府保護。5月15日,墨西哥知名記者瓦德茲在光天化日下被人槍殺,引爆墨國記者組織不滿,上街抗議政府漠視記者安危,新聞自由危在旦夕。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正午時分 當街攔路槍殺

5月15日中午時分,墨西哥報紙《十二道河》(Riodoce)編輯和創辦人之一瓦德茲(Javier Valdez Cardenas)駕車離開報社,車子才開出幾條街外就被兩名男子攔住去路,男子勒令瓦德茲下車後,連續朝他開了十二槍,然後開著他的車揚長而去。

各界一致認為這起駭人聽聞的凶殺案完全是衝著報社而來,兇嫌刻意開了十二槍與報社名稱呼應,恐嚇意味濃厚。瓦德茲的遺體躺在烈日下的大街上整整40分鐘,道路兩旁還各有一間幼稚園和餐廳,有恃無恐的作為令人震驚。

墨西哥,販毒集團,毒梟,知名記者瓦德茲遭當街殺害。(美聯社)
墨西哥專門報導販毒集團的知名記者瓦德茲遭當街殺害。(美聯社)

瓦德茲留下妻子和兩名已成年的孩子,得年僅50歲。沒有任何人因此被逮捕或訊問,殺戮對墨西哥媒體來說已是稀鬆平常。另一家報紙《西北日報》(the Noroeste)的副總瓜密亞(Francisco Cuamea)說:「任何人都可能是下一個受害者。」

瓦德茲在墨西哥和中美洲國家頗為出名,瓦德茲曾在墨國錫那羅亞州(Sinaloa)首府庫利亞坎(Culiacan)的《西北日報》擔任記者,2003年與5名友人一同創立《十二道河》,《十二道河》以深度調查報導聞名,專注於揭露其他媒體不敢報導的敏感事件,銷量和廣告量一直都很好。

瓦德茲數十年來獻身新聞事業,出過不少描寫毒品犯罪內幕的書籍,其中一本他寫道:「世界上最大的錯誤就是居住在墨西哥,又當了記者。」

大毒梟「矮子」被捕 陷權力真空 

錫那羅亞州是全球最知名的販毒集團根據地,綽號「矮子」(El Chapo)的墨西哥大毒梟古茲曼(Joaquín Guzmán Loera)創立錫那羅亞集團,掌握中美洲往來的巨量古柯鹼與「冰毒」等毒品,估計身價超過10億美元。墨西哥總統潘尼亞涅托(Enrique Peña Nieto)2012年上任以來便將逮捕古茲曼視為首要任務,古茲曼歷經兩次脫逃成功後,終於在2017年2月被逮捕並送至美國紐約關押。

古茲曼被捕後,錫那羅亞地下世界陷入權力真空,成為各方勢力爭搶領導地位的血腥戰場,2017上半年至少就有超過100人遭槍殺,郊外出現許多精雕細琢、高達兩層樓的華麗墓園,都是有權有勢的大毒梟埋葬之處。

全球最會逃的毒梟古茲曼(藍衣者)8日落網。(照片:美聯社,製圖:風傳媒)
全球最會逃的毒梟古茲曼(藍衣者)8日落網。(照片:美聯社,製圖:風傳媒)

瓦德茲的事業夥伴、《十二道河》共同創辦人波赫格茲(Ismail Bojorquez)認為,瓦德茲被殺的主因很可能是該報2月的一篇報導,該報訪問一位名叫洛培茲(Damaso Lopez)的毒販頭子,他是古茲曼家族的主要敵人之一,這篇報導可能惹惱了古茲曼家族,因為當天報紙一送到書報攤,就被疑似幫派份子一掃而空。

波赫格茲說,另一家報紙也刊登了這份報導,結果同樣被「強迫下架」,他極度後悔當時沒有逼迫瓦德茲出國避風頭,認為自己沒有盡到保護摯友的責任。但他也說了,「在錫那羅亞,記者要避開毒品犯罪議題是不可能的事。」波赫格茲嘆道。

2011年,美國哥倫比亞大學頒發瑪麗亞摩斯卡波新聞獎(Maria Moors Cabot award)予《十二道河》,同年,國際組織保護記者協會(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也頒發國際新聞自由獎予瓦德茲,瓦德茲在頒獎典禮上還大膽譴責墨西哥毒品戰爭,也批評美墨政府私下提供交戰雙方武器。

但瓦德茲也大方承認,自己其實很害怕死亡,「我想活下去,」他說:「死掉就表示不能再寫文章了。」

他說:「你得承認,(死亡)這就是身為記者的風險,不然就只能裝傻。」

墨西哥,販毒集團,毒梟,記者。(美聯社)
墨西哥,販毒集團,毒梟,記者。(美聯社)

擠下敘利亞 墨西哥成最危險國度

美聯社報導,墨西哥已經擠下被內戰撕裂的敘利亞,「榮登」對記者而言最危險的國家。2010年墨國司法部門還特別成立一個聯邦檢察辦公室,專責處理涉及記者的刑事案件。但保護記者協會表示,該辦公室至今只成功起訴2起案件,每年因毒品交易而引發的謀殺案至少數千起,殺害記者以警告媒體閉嘴的手法也發生過無數次,抓到兇手難如登天。

6年前,網路媒體《第一時間》(Primera Hora)總編輯馬西亞士(Maria Elizabeth Macias)慘遭斬首、棄屍路邊,身旁留有一張字條寫著:「我會在這裡是因為我的報導。」被砍下的頭顱旁還威嚇性擺著一個鍵盤和一副耳機,據字條署名,應是販毒集團「哲塔斯」(Zetas)所為。

在死亡威脅下,不少媒體選擇關閉,許多記者逃離家鄉甚至出濤海外,但有些仍躲不過追殺,2015年一名攝影記者艾斯比諾莎(Ruben Espinosa)逃離原本任職的維拉克魯茲市(Veracruz),數月後仍被發現陳屍在墨西哥市(Mexico)的租屋處。

瓦德茲死後3天,墨國西部的米卻肯州(Michoacan)又有一名記者遇害,屍體被燒得面目全非,只能靠DNA檢測確認身分。眾多新聞工作者忍無可忍,舉行一場示威遊行,抗議新聞自由受到暴力戕害,各地建築物上都出現「拯救媒體」的塗鴉,波赫格茲也飛往華盛頓,希望爭取國際注意替瓦德茲討回公道。

墨西哥,販毒集團,毒梟,知名記者瓦德茲遭當街殺害。(美聯社)
墨西哥知名記者瓦德茲遭當街殺害。(美聯社)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