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慘賠百萬,「再當演員才能賺錢」…熬了35年的他,終於奪下金鐘雙冠王!

2020-10-16 10:00

? 人氣

游安順分別以《盲人阿清》和《大吉》奪下第55屆金鐘獎迷你劇集男配角、男主角兩大獎。(攝影-陳弘岱)

游安順分別以《盲人阿清》和《大吉》奪下第55屆金鐘獎迷你劇集男配角、男主角兩大獎。(攝影-陳弘岱)

經過幾度跌跤,游安順身上少了銳氣,卻多了彈性;少了自己,卻更能深入角色之中。今年拿下金鐘迷你劇集男配角及男主角兩項大獎的他,已是台灣戲劇、電影界最要緊的蔥薑蒜。

從17歲開始演戲,游安順一路在戲界打滾起伏,不是「鮮肉」的他,竟在52歲來俏,在今年金鐘獎一舉拿下迷你劇集男主角、男配角兩大獎。他說自己是蒜頭,但就像現在蒜頭飆漲的行情,人們愈來愈清楚「戲精」游安順的價值。

時間已經是凌晨1點半,日子從周六跨入周日,入秋夜雨,街上只剩汽車在行走,各大電視台的金鐘獎慶功宴卻才要開始。今年的頒獎典禮超時了快1小時,參與典禮的幕前、幕後人員,在超過8小時不停歇的工作狀態下,一到慶功宴現場,全都累癱了。

新科迷你劇集視帝游安順還沒能喘息,反正他臉上也沒什麼倦意,雀躍地神情還竄動在老實的五官間。稍早,他先以《盲人阿清》奪得迷你劇集男配角獎,又以《大吉》拿下迷你劇集視帝,雙料獲獎。這老戲精不僅破了金鐘獎紀錄,更讓出道35年的他,首次獲得視帝殊榮。今晚他像「牛排」,肯定是慶功宴裡的主菜,鎂光燈全都聚焦在他身上。

20200926-電視金鐘獎頒獎典禮於26日舉行,迷你劇集男主角得獎者游安順。(盧逸峰攝)
電視金鐘獎頒獎典禮於26日舉行,迷你劇集男主角得獎者游安順。(盧逸峰攝)

戲界老兵什麼都能演 靠九宮格分析角色 

游安順沒怎麼想過自己能當牛排,在獲得男配角獎時,他上台致詞,稱自己是料理旁的「蒜頭」。他參與演出的電影、戲劇、舞台劇超過上百部,但多半不是以主角的姿態亮相,而是幫主角加色、增添味道的小人物。

他外型平凡,身高不高,沒有「大明星」般耀眼。他自嘲從影多年,最害怕的角色,就是演美男子,「我對女生來說,只是『比較值得被同情的人』,沒有太多帥氣感。」

不過,游安順即使不當主菜牛排,作為「蒜頭」,他也是焦香四溢的最佳調味。今年他的作品一樣多元,在《鏡子森林》裡,他是熱愛新聞的火線新聞採訪主任;在《盲人阿清》,他是充滿恨意的詐騙業務阿國;在《大吉》中,他化身為職位最底層卻得執行死刑的法警;在《做工的人》裡,他又是樂觀憨厚的工人「昌哥」。

人生百態滋味多,形形色色的人物身影全入了味。「表演的精髓跟吃東西一樣,吃了什麼東西,經過胃腸吸收,到時候一定會拉出來。」

游安順這套「吃什麼、拉什麼」的邏輯看似簡單,背後的功夫卻不少。

他曾經一天拍3組戲,時常得在不同角色間快速切換,他說,「演員在最緊湊、時間愈逼緊的時候,愈容易激發表演的潛力。」他鮮少把自己放得鬆懈,多半處在緊繃狀態,並且習慣為每個角色畫「九宮格」,一一分析角色的性格、星座、血型與習慣,多年來他一直運用這套方式準備角色,「演員吃進多少東西,排出來的排泄物就是你的吸收。」

為每個角色畫「九宮格」,一一分析角色的性格、星座、血型與習慣,是游安順準備角色的方式。(圖/取自游安順臉書)
為每個角色畫「九宮格」,一一分析角色的性格、星座、血型與習慣,是游安順準備角色的方式。(圖/取自游安順臉書)

沒低谷哪來高峰 重返小螢幕摘視帝

只不過游安順從沒想過,在52歲時會成為金鐘獎的主角,「讓我回想到民國73年,侯孝賢找我拍《童年往事》時那樣的受寵若驚。」他在台上激動地滿臉潮紅、爆青筋,吸氣都有點困難。上台領獎時,一度忍住了眼淚,最終還是潰堤,他說:「這個男主角獎,我真的沒準備,真的是太意想不到了。」

游安順的演藝事業起步得很早,念華岡藝校國劇科時,擔任武丑、武生常在台上翻筋斗,當時覺得在學校學得不夠多,看到蘭陵劇坊招募演員,以為能藉此磨練翻筋斗技能而報考。「考上後,才發現蘭陵教的是戲劇。」誤打誤撞學了許多肢體課程,卻也打下表演基礎。

當時還是劇照師的陳懷恩(後成為導演),為了追求與游安順同期進去的楊麗音,時常到劇場拍照,在拍楊麗音之餘,也把17歲年輕氣盛的游安順拍了下來,並推薦給導演侯孝賢,意外成為《童年往事》的男主角。

「那時候根本不知道侯孝賢是誰。」但游安順卻因此一炮而紅,搭著台灣新浪潮電影的起飛,他成為楊德昌、柯一正、萬仁電影裡的要角。

游安順現在看來忠厚謙沖,但他嘆了口氣,他清楚年輕的自己也曾荒唐過。

游安順坦言,過去也曾荒唐過。(圖/取自游安順臉書)
游安順坦言,年輕時也曾荒唐過。(圖/取自游安順臉書)

或許成名來得太早,1987年他拍萬仁執導的電影《惜別海岸》,因為不理解導演指令,一直無法演出泛淚但不掉淚的戲,最後萬仁要人拿煙在他眼前燻。游安順說,「演員被人家這樣對待,有點委屈。」當時他向記者說:「不敢再跟萬仁合作。」隔天新聞標題成了「游安順揚言不跟萬仁合作」。「夭壽,我被侯孝賢罵死了。」從此有了誤解,至今沒再合作過。

「年輕的時候曾經迷失過,也曾有過大頭症。」有一段時間在華視拍戲收工後,游安順就與朋友吃飯、喝酒到天亮,之後直接到片場睡,等著工作人員叫他起床拍戲,「那個過程很荒謬。」

他甚至曾亂撒錢投資,開過經紀公司、當製作人,在網路剛起步時就自製網路節目,自編自導短劇,「在網路還會lag(延遲)的年代,我就走得很前面。」

當時他找旗下的女藝人拍網路短劇,計畫在一家購物平台播放,還打算舉辦網路選秀,徵選新生代演員。計畫想得完整,卻遇上921大地震,「百萬元都賠光了。」游安順說,「這些影片光碟現在都還留著,至今從沒播過。」

那幾年他人生陷入低潮,投資餐飲業又碰上SARS,2年就收攤,與前妻張倩也因財務問題而離婚,「那時候想,我一定還要再當演員才能賺錢。」正好大愛電視台找上他,安排許多演出機會,生活才有了著落。「那段時間很安穩。」也讓游安順認識了第2任老婆陳心妤。

沉澱再出發的日子,為他帶來榮耀。2007年,他首度以大愛劇場《鐵樹花開》入圍金鐘獎戲劇節目男主角獎;2009年,再以大愛的《走過好味道》問鼎金鐘視帝。

游安順表示,前2次雖沒得獎,卻豐富他的歷練。「在大愛台磨練10年,是真正把我帶上岸的地方。」

直到2017年,才以民視《阿不拉的3個女人》首度拿下金鐘獎戲劇節目男配角獎。

演技收放自如 連5歲兒子都被圈粉

人生起落無常,事業這樣,氣運也是。

經過幾度跌跤,游安順身上少了銳氣,卻多了彈性;少了自己,卻更能深入角色之中。游安順已是台灣戲劇、電影界最要緊的蔥薑蒜。

今年受到疫情影響,活動減少,許多藝人也少了演出機會,倒是游安順的工作接連不停。他透露今年「客串」不少戲,老友吳朋奉今年猝逝,在劇組請託下,幫忙承接吳朋奉生前已經答應要演出的角色,他難掩落寞地說,「我只是幫忙救火,不希望劇組以此發布新聞。」

慶功宴結束後,已是清晨7點半,他在桃園還有六場戲等著要拍,這種密集又緊湊的工作步調,光用想的都覺得累,但他一樣神采奕奕地說,「可以工作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很難得大家還願意找我們這些『過氣藝人』。」他補充,「過氣但硬底的老演員。」

除了戲,他最愛談到5歲大的兒子游禮,「雙子座很討厭,做錯事還會跟你撒嬌,經常被弄到不知道怎麼辦。」他好氣又好笑地說,有時兒子從電視上看到他演壞人,還會變很乖,深怕爸爸回家凶他。

不過,最近游禮倒是會跟同學說:「我爸爸是做工的人。」小游禮雖然還不太懂劇中情節,但看到印有爸爸劇照的宣傳車到處跑,內心似乎有些驕傲。在兒子眼中,老爸是肉汁飽滿、他最喜歡的大塊牛排。


作者/倪采彩

本文獲授權轉載自《今周刊》

責任編輯/林彥呈

◎ 加入《下班經濟學》粉絲團,給你更多財經資訊
◎ 訂閱《下班經濟學》YouTube頻道,精彩節目不錯過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