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浩觀點:白崇禧與「二二八事件」的處置

2020-10-04 06:40

? 人氣

在這份電報中,白向蔣建議今後治理臺灣措施:1. 經常保留一個師兵力,並將二十一師充實,增編砲兵營。2.馬公基隆高雄三要塞增加編制。3. 經常派駐兩團憲兵部隊。4. 今後臺灣保安警察幹部,由內地轉業軍官遴派,除戶籍交通警察可用臺籍外,其餘員警以外籍充任,以防患未然。5. 臺省各級民意機關改選,將參加事變的人員淘汰。6. 縣市長民選,應利用戒嚴時期,再斟酌情形。7.臺灣省政府改組和經濟方案由陳儀另外報告。白崇禧不主張撤換陳儀,反而要陳儀主持臺灣省政府改組和經濟改革方案。白崇禧的這份電報,改變了已被蔣介石批準的李翼中所擬的事件處理辦法。這份電報極其重要,它奠定了國民黨政府此後四十年對二二八事件定性的基礎。全電完全沒有提及陳儀的責任,卻把事件起因和責任波及幾乎所有臺灣人,而不只是追究少數共黨份子。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白崇禧(左)與蔣介石。(圖/維基百科)
白崇禧(左)與蔣介石。(圖/維基百科)

白崇禧來臺後,大力肯定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緝與基隆要塞司令史宏熹,認為他們平亂有功。三月二十六日,白崇禧又致電蔣介石,竭力推薦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緝。他稱讚「此次事變鎮壓最為得力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緝,獨斷應變,制敵機先,俘虜暴徒四百餘人。」[8] 蔣才開始對彭有了好印像。

三月二十七日,白崇禧在臺北再向全臺廣播,說「臺灣此次發生不幸事件,遠因雖由於臺胞深受日本統治教育之影響,而近因則由於在臺『共諜』乘機惑眾搗亂,企圖使用暴力推翻政府,奪取政權而然。」[9]白崇禧三月二十七日與三月十七日的廣播,對事件的定性已有很大不同。四月二日,結束宣慰工作的白崇禧返回南京市,提出人員獎懲名單。四月六日,白崇禧呈蔣介石《宣慰臺灣二二八事變報告書》,對今後治理臺灣的行政,經濟,教育,軍事保安等各方面政策提出詳細建議,特別提出「臺胞祖國化」教育。[10]白崇禧說:「臺灣人民受日人五十年來之褊狹教育,養成對祖國文化隔絕、輕視之心理,但以平民教育及職業教育相當發達,尚有守法勤勞之習慣,其最大要求為社會之安定,與衣食之豐裕。至臺胞對國家之觀念,應使迅速增強,應請主管教育機關制定中心方案實施,以便養成忠孝、仁愛、信義、和平之精神,積極推進『臺胞祖國化』之教育。」[11]這份長篇報告強化了白崇禧三月二十四日電報的觀點,反對臺灣省各縣市長提前民選,也反對省府官員儘量任用本省人士。

受白崇禧的影響,蔣介石對二二八事件性質的判斷,在三月上旬和下旬之間發生了重大變化。事件初期,蔣介石並不認為共黨作亂是主因。在三月七日的日記中,蔣認為「此時共匪組織尚未深入,或易為力」。[12]三月十日,蔣公開講述「臺灣事件之經過及處理方針」時,雖然提到自南洋回臺人員中有一部份「共產黨員」,但對整個事件,他還是定性為「不幸事件」。[13]三月十三日,蔣介石還電令陳儀:「請兄負責嚴禁軍政人員施行報復,否則以抗令論罪。」[14]但是,白崇禧告訴蔣:「臺灣事變真相與在京所聞者頗有出入。」[15]在讀了白的連番報告之後,蔣愈來愈把事件看作是臺灣人與共匪聯手叛亂。到了三月三十一日,蔣在日記中說:「臺灣全省各都市為暴徒共匪脅制,叛亂情勢嚴重已極,竟能如計處理,次第平服。」[16]

喜歡這篇文章嗎?

汪浩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