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危機》誰才是大壞蛋?西方媒體對俄羅斯成見深

2014-05-05 14:10

? 人氣

西方媒體多描述俄國在烏克蘭僵局中的侵略野心,英國記者斯隆認為這種看法過於簡化,有失公允。(美聯社)

西方媒體多描述俄國在烏克蘭僵局中的侵略野心,英國記者斯隆認為這種看法過於簡化,有失公允。(美聯社)

歐亞大陸北方冰封之地,住著一頭虎視眈眈的俄羅斯大壞熊,會派出頭戴面罩的國家安全委員會(KGB)間諜欺凌弱小、擾亂社會秩序;美國山姆大叔與他的歐盟夥伴則是「民主特攻隊」(Democratic A-Team)成員,為了守護世界的自由與民主與之奮戰。這樣的英雄故事在冷戰時期充斥西方主流媒體,近來這張冒險地圖的主戰場名為烏克蘭,但主要情節似乎沒有太大改變。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關心人權正義的英國記者斯隆(Alastair Sloan)質疑這樣簡化的概念在理解烏克蘭危機上是正當或適合的。他認為,這種看法起碼忽略了2個面向: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在國內的政治聲勢,與西方在東歐地區長期扮演的角色。斯隆指出,面對烏克蘭危機的立場會受到切入時間點的影響,而西方國家一再妖魔化普京的目的可能是為了掩蓋自己先前推波助瀾的行動。

與外交政策分析師史貝克(Ulrich Speck)先前言論同調,美國前國防部長蓋茨(Robert Gates)3月曾描述普京「清楚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也就是奪回對前蘇聯地區的影響力,重建俄羅斯秩序。藉由一再強調俄羅斯的侵略行動,甚至將普京類比為前伊拉克總統海珊(Saddam Hussein),美國取巧地忽略了自己與英國在2003年發動的伊拉克戰爭、在中東多地進行的無人機攻擊、與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支持的無數非法政變。

克里米亞可轉移國內焦點

斯隆指出另一個普京行動的原因,可能是出自國內絕望的政治情勢。普京首兩任總統任期間(2000-2008),油價飆高與外資的大量湧入使得俄羅斯經濟長紅,普京的聲勢也達到高點。但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俄羅斯仍然身陷經濟泥淖中。普京曾試圖怪罪歐洲金融體系,但12月時終究承認國內問題才是萎靡不振的主因,包括他未實現的經濟改革承諾及系統性的貪腐問題。

據俄羅斯民意調查機構列瓦達(Levada)資料顯示,普京在12月時的民意支持度已來到10年新低。為了遏止示威運動,俄羅斯政府對媒體的管控越加嚴格,對異議的壓迫也越來越殘酷。這種時候,一種轉移民意焦點的方式是向外擴張。

兼併克里米亞看起來是一個普京可以輕鬆完成的漂亮政績,而俄羅斯也的確這麼做了。據估計,克里米亞蘊含的天然氣與原油資源約值8至12億美元,烏克蘭更聲稱克島境內所有物資價值高達800億美元(約台幣2兆4000億元)。

說好的「北約絕不往東進佔一吋」呢?

其次,要判定烏克蘭危機中誰才是欺人太甚的那一個,可能要由更長遠的歷史脈絡檢視較為公允。回到蘇聯解體前夕的1990年,美國國務卿貝克(James Baker)曾明確地承諾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絕不會趁人之危,向東方擴張勢力。在克里姆林宮的演說中,貝克表示NATO不會將管轄範圍「往東進佔一吋」。

在此之後,波蘭、捷克、匈牙利、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斯洛伐克、斯洛維尼亞、保加利亞與羅馬尼亞等國陸續加入NATO,這些國家都屬於前蘇聯的附庸國。很明顯的,NATO已經向東進佔了不只一吋。

「不能信賴美國政客」

2009年接受德國《明鏡》(Der Spiegel)周刊訪問時,前蘇聯總統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曾將貝克斥為「騙子」,並表示「不能信賴美國政客」。前俄羅斯總統梅德韋傑夫(Dmitry Medvedev)也重申過西方對俄羅斯的欺騙:「NATO曾承諾不會無止盡地向東方擴張,我們的利益會被納入考量,但沒有一件事真正實現過。」

甚而,美國曾經計畫在波蘭與捷克境內設置飛彈防禦系統,並宣稱這是為了保護歐洲不受伊朗飛彈攻擊,即使伊朗政府並沒有攻擊距離這麼遠的飛彈。在俄羅斯的強烈抗議下,計畫並沒有落實,但俄羅斯人相信美國人已經明確地傳遞了脅迫性的訊息。

3月,英國廣播公司(BBC)調查記者威斯曼(Steve Weissman)披露了美國對烏克蘭反政府組織的持續金援。超過80個「親民主」的計畫受到美國政府相關智囊團的協助,以及一個幾乎完全由美國資助成立的反政府電視台。

普京不只一次試圖由歷史事件解釋,俄羅斯才是被西方圍攻的受害者。但西方媒體持續以妖魔化俄羅斯的攻擊聲浪,掩蓋西方多年來在東歐的不停干預,可能才是烏克蘭危機的長遠因素。無論如何,對比西方媒體的偽善,普京的國內聲勢確實有所好轉。烏克蘭全體人民至今受到的傷害與損失,則還不知要由誰負責。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