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靜宜專文:如風的回憶與漫長的告別

2020-10-03 06:20

? 人氣

只是,知易行難,為此,我也吃足了苦頭。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長時間的相處和近距離的觀察,固然有助於瞭解登輝先生的人格特質與言行邏輯,但更需要的,是用大量閱讀與深入的思考,來彌補自身知識學養與人生經驗的不足,盡可能貼近登輝先生的所思所想,以他的角度來思考許多以往從未思索過的問題。

不可諱言的,有些時候,面對實在沒有具體論據可以依循的情況,我也必須發揮向來引以為豪的想像力,建構場景,設想自己倘若站在他的立場,會有什麼樣的想法,應該有什麼樣的反應。說起來,也只有當時的年輕無畏,才可能這麼「膽大妄為」吧。幸好,在登輝先生和蘇主任的擔待與包容下,倒也從沒出什麼大紕漏。如今想來,還不免為自己捏一把冷汗。

這份工作帶給我的最大意義,並不在於那些年裡,寫了多少必定會載入歷史紀錄的重要文稿,而是讓我在猶未被世故蒙蔽雙眼的年紀,就有機會從雲端俯瞰世界,欣賞了許多人無緣得見的風景,見識了自我悲喜苦歡之外的遼闊天地,理解了所謂「歷史機遇」的諸多偶然與必然,因而在內心深處始終保有一方溫暖與天真,直到理當已經歷盡人世滄桑的今天。

當然,對我影響更深遠的,是有機會近距離觀察登輝先生和夫人至情至性的一面。除卸總統與第一夫人的光環,他們親切如涵養優雅的鄰家長輩,總是以最真誠自然的態度出現在我面前,讓我默默在心裡奉為榜樣。記得夫人常引用日本諺語說:「小孩都是看著父母親的背影長大的。」如今想來,在為人處世,甚至生活態度上,我又何嘗不是看著他們的背影,一路走到今天的呢?

儘管曾經在政府高層工作過很長的時間,但我從來不認為自己和政治圈有什麼關係。那段時光,我彷彿是個充滿好奇心的孩子,穿梭在玄機處處的政治花園,沒有戒心,也不被提防,因而能用澄亮的眼神,看見別人所沒有看見的美好。

在回憶翻騰的這些日子裡,我經常想起的,不是別人口中的那些驚濤駭浪,而是在我眼中如此溫馨靜好的曾經。有時甚至不是一個完整的場景,而只是一句話,一個微笑,或一個定格的畫面。那美好的曾經。

美好的曾經不再,但內心深處那暖熱的溫度,無論再過多少時日,都不會冷卻,我相信。

回憶如風,難以捉摸,但努力以文字記錄下這漫長告別裡的每一個微小卻美好的歲月痕跡,或許是我此時此刻唯一能做的。

為了登輝先生,也為了我們共同擁有的曾經。

筆者李靜宜新作《漫長的告別》書封。(東美出版提供)
筆者李靜宜新作《漫長的告別》書封。(東美出版提供)

新書發表會

時間;  10/6 (週二)  15:00

地點:  紀州庵文學森林(台北市中正區同安街107號)

*作者李靜宜,國立政治大學外交系博士,美國約翰‧霍浦金斯大學研究,史丹福大學訪問學者。曾任職外交部與總統府,長期參與政策發展,為李故總統登輝先生總統任內的秘書與撰稿人,並曾協助撰寫出版《台灣的主張》、《九二一救災日記》等書。本文選自作者新著《漫長的告別─ 記登輝先生,以及其他》(東美出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