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反美豬」不等於「反美」──「反美豬公投」在野黨為何應該撩落去?

2020-09-24 06:10

? 人氣

筆者認為作為在野黨的國民黨若想重返執政、獲得支持,在美豬議題上應擺出更加積極的姿態。(資料照,顏麟宇攝)

筆者認為作為在野黨的國民黨若想重返執政、獲得支持,在美豬議題上應擺出更加積極的姿態。(資料照,顏麟宇攝)

「許多來到台灣的外國人,可能並不愛吃臭豆腐、豬血糕,但他們可以熱愛珍珠奶茶、小籠包,甚至或是台灣的民主素養與好客。不愛吃臭豆腐,不代表這些外國人不愛台灣;就如同台灣人不愛吃美豬,不代表台灣人不親美。」

9月17日,主掌經濟發展的美國副國務卿柯拉克(Keith Krach)來台訪問,台美關係創下1979年「中」美斷交以來的高峰。然而,儘管創下此一最高層訪問的紀錄,台美關係卻被若干的陰影、疑雲所籠罩──有關瘦肉精美豬進口與不確定的台美經貿談判的陰影。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近來,由於民進黨政府在未經過社會溝通、程序正義的情形下,鬆綁含有瘦肉精的美豬(下稱美豬)、30個月以上的美牛進口,導致了民意沸騰。在此期間,我們目睹了國、民兩黨「換了位置就換腦袋」的狀態。但民進黨人當年的信誓旦旦,反差更大,其中以陳其邁的「開放美豬總統就下台」說法,話說得最死,也最凸顯該黨的偽善。

但更進一步地,民進黨為了強推、護航政策,更發動網軍、側翼,對任何反對美豬進口的聲音,動輒扣上「反美」、「親中」的大帽子,如民進黨發言人顏若芳的「國民黨拖累台灣進步」,或是如「反美豬就是反美」、「不要美豬美牛,只要國共交流」。此種將「反對美豬」與「反美」相連結,甚至滑坡到指出「反美豬就是親中」等說法,本文將以民意調查的結果說明以上的說法證明上述說法的錯誤。

另外,本文將指出,對於最大的在野黨、反美豬最力的國民黨而言,儘管該黨正迷失在「九二共識」的兩岸政策辯論與「如何在美中台三角中如何自我定位?」等問題中,可能對於反對美國的議題動輒得咎,然而,本文將指出對於在野黨而言,只有取得政權,才有親美與否的問題,在野黨應該以「爭取人民支持」、「擴大選票基礎」為第一要務!

民調顯示:對台灣人而言,親美不等於反美豬

對於執政的民進黨而言,由於兩岸關係斷線、戰雲密布,復加上中美因貿易戰、香港國安法與疫情加劇而行將脫鉤之際,儘可能地推進台美關係,被視為執政黨的最高戰略目的,因此對他們而言,任何反對美豬的聲音,自然很容易被打成「親美」的另一個極端──「反中」。

然而,根據最近做成的幾個民意調查,筆者認為:對於許多台灣人而言,「反對瘦肉精美豬進口」與「親近美國」並不衝突。

以TVBS民意調查中心於9月3日公布的,有關「美豬進口」等議題做成的民意調查而言,共計有64%的民眾反對進口瘦肉精美豬,其中30-39歲、40-49 歲及 50-59 歲民眾的三個年齡層,都有高達七成左右不贊成瘦肉精美豬進口。

然而,儘管台灣人在民調中顯露出反美豬的強烈傾向,但在隔幾天的另一個民調中,即「《新新聞》與《風傳媒》台灣民眾對美中態度的大調查」中卻顯示,台民眾中有61.6%對美國有好感,24.4%表示反感。

綜合上述兩個民調,可以看見台灣民眾的民意圖像:多數人親美,但多數人也反對美豬。雖然這兩個民調由不同的機構所做,問得問題也並不相同,使得在科學上兩者並不一定能相比較,也無法交叉分析。然而,可以確定的是,儘管也有「反美,又反美豬」與「親美,也贊成美豬」的人存在,但這個社會上存在有大量的台灣人是「親美,但是反對美豬的」。民意調查的結果已經十分清楚。

或者,筆者也可以用一個生動的比喻來說明情況──許多來到台灣的外國人,可能並不愛吃臭豆腐、豬血糕,但他們可以熱愛珍珠奶茶、小籠包,甚至或是台灣的民主素養與好客。不愛吃臭豆腐,不代表這些外國人不愛台灣;就如同台灣人不愛吃美豬,不代表台灣人不親美。

對美國好感高於對中國。(資料來源,台灣指標民調)
對美國好感高於對中國。(資料來源,台灣指標民調)

由前述的兩個民調,我們已經得出了一個事實:「對於許多國民而言,反美豬不等於反美」,其實,這對於監督美豬議題、發動公投的在野黨而言,也是一樣的。在野黨監督瘦肉精標準、發動反美豬公投,與「反美」也相差甚遠。

在野黨表達反對美豬進口,有利政府談判、符合台灣國家利益

在野黨發動反美豬公投著力點甚多,從捍衛人民的「健康權」,到從反對民進黨政府未經社會溝通的「程序面」等,都是反對都重要理由,然而,筆者並非食安科學相關的專家,因此想從國際貿易上,「人民抗議、在野黨的壓力如何可以促成國家利益」這方面著手。

在野黨的反對、抗議,在國際貿易的談判上如何有利於「國家利益」?原因無他,在與國際的談判中,小國可能會因為大國的壓力,而被迫有所讓步、打開市場,然而,在面對外國的壓力時,在野黨與執政黨本就可以分進合擊,作為執政黨,可能關注的是自由貿易開放程度、與美國的關係;而在野黨、人民團體可能更在乎對在地就業的衝擊、食安等等,其實,這些都是重要的國家利益,只不過執政黨與在野黨的著重點不同。更重要的是,也唯有在野黨反對的聲音被看見,執政黨也才有可能將人民的反對做為談判籌碼,避免國際企業、外國政府的代表予取予求。

在與美國的貿易談判上,與我們鄰近的韓國、日本,也都曾面臨著來自美國的龐大壓力。但在日、韓,如果抗議者說出「韓國人當然吃韓牛」,韓國的政府不可能去批抗議者「阻擋韓國進步」,相反,這些抗議者反而是韓國政府與美國談判的重要依據,在台灣,道理也是一樣的。

國民黨贏得選票,才有餘地去想「親美」

最後,本文想提出對於發動美豬公投、做為反對美豬進口主力的國民黨提出觀察。

國民黨從敗選以來,陷入了對於兩岸政策的辯論,無法定位自己與中國大陸的關係。而又由於在台灣的輿論中,「親中」與「親美」似乎成為了無法兼得的目標,國民黨為了避免再加強「親中」形象,對於「得罪美國」的任何可能性都避之唯恐不及。然而,本文要指出:國民黨應該放膽去貫徹反美豬公投。

馬基維利曾在他的著作《君王論》中,他觀察歷史上許多負盛名的君王,如:猶太人領袖摩西、波斯大帝居魯士等。他指出,這些君王固然有很棒的美德與高超的智慧,然而馬氏指出,這些君主的公業之所以成功,都在於他們拿起了寶劍,用武力、軍隊彰顯力量後,才能夠彰顯他們的美德──徒具良好的理想、美德是不夠的,有實力才有發言權。

國民黨對於美中台三角關係的想像,固然有立意良善的一面,如透過「九二共識」以達成戰略模糊、「避戰」、追求和平」等等。然而,當國民黨的政黨支持度處於新的歷史低點,理想也不可能實現。然而。透過反美豬公投,該黨可以動員民眾、爭取支持。在古代社會,寶劍就是力量;而現代社會,選票就是力量。

我們難以想像現實主義的美國人會重視一個支持度低劣的政黨,只有當國民黨有取得政權的可能性,AIT政治組的官員才會重視國民黨;才會跟國民黨人「搏感情」;才會為國民黨人的訪美行程開綠燈。因此,作為最大在野黨的國民黨,根本不需要擔心被扣上「反美」的帽子──如果實力弱小,就是想親美,也不會被重視,而反美豬公投恰是國民黨起死為生的關鍵,與其討論親美與否的問題,獲取支持、爭取執政的可能性,恐怕才是第一要務!

*作者為台大政治系學生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