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怡忠專文:尋找印太戰略知識建構的歷史脈絡

2020-09-19 06:20

? 人氣

澳洲的國安辯論與印太戰略思維

安倍雖然是首先提出美日澳印「民主鑽石」這個四方安全對話機制的最早發想者,但是有意識地提出「印太戰略」(Indo-Pacific Strategy)的卻是澳洲,時間也是早在二○一三年。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二○一三年五月澳洲發表的國防白皮書,首次提到澳洲的戰略利益相關區為印太區域,隨後也是由本書作者在不同場合解釋為何澳洲會以印太(Indo-Pacific),而不是傳統的亞太(Asia-Pacific)來界定其國家利益區域,特別是歐巴馬政府才以「亞太再平衡」名稱取代先前的「重返亞洲」。梅卡爾夫當時解釋是認為中國與印度的外向型崛起,以及美國在此區域持續的存在,是澳洲採用這樣認知的重要原因。

當然從地理上,澳洲是少數直接連結印度洋與太平洋的「兩洋國家」。而在一九九○年冷戰剛結束,有關亞太區域經濟整合的議題被提上檯面時,當時的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迪就主張建立東亞經濟圈(East Asia Economic Group),並認定澳洲不屬於亞洲,將其排除於這個經濟圈以外,也引發了這個經濟圈到底是亞洲(Asia)還是亞太(Asia-Pacific)的爭論。之後出現的APEC,可說是以「亞太」取代「亞洲」作為區域整合的指導概念,也讓澳洲以其屬於太平洋的身分,「順理成章」成為APEC的成員。這段過程也再一次強化了澳洲對於「亞洲」等大陸概念的不安,以及對於海洋的重視。

馬來西亞前總理馬哈迪捲土重來,準備在2018國會選舉挑戰現任總理納吉。(AP)
時任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迪,當時主張建立東亞經濟圈,並認定澳洲不屬於亞洲,將其排除於這個經濟圈以外。(資料照,AP)

澳洲印太戰略的出現早於習近平上臺,南海島礁的軍事化還未出現,但隨著中國對外作為日益強勢,美國也經歷從一個對中國的步步進逼態度軟弱毫無作為,但為歐洲盟邦喜愛且具高度可預測性,也宣稱重視亞洲的歐巴馬總統,到之後一個變化莫測不按牌理出牌,不少歐洲國家領袖避之唯恐不及,但對中國採取極強勢作為應對,甚至不惜發動貿易戰的川普政府。這使得如何看待現在的美中關係、美澳同盟,以及美國在這個區域的存在感,坎培拉也有激烈的爭論。

曾任國防部副部長的休.懷特(Hugh White)強調中國崛起與美國下墜勢不可免,認為澳洲必須理解這個現實,並調整過去以美澳同盟為主的外交與安全策略,也認為澳洲必須更「亞洲化」,以積極利用亞洲快速發展提供的經濟機會。

本書作者梅卡爾夫則持相反觀點,認為中國本身與澳洲的價值存在基本差異,而且中國並未崛起到那麼強大,甚至在某些領域中國已經出現勢衰的徵候,同時美國在這個區域的持續存在,以及美國國力也開始回升,顯示美澳同盟對澳洲依舊具關鍵重要性。澳洲更要先確立海洋的自由連通,避免落入大陸強權的控制。另一位也擔任過澳洲國防部副部長的狄布(Paul Dibb)更進一步認為,澳洲必須與美國積極維持有利於民主與自由開放的印太戰略平衡,對中國破壞現狀的作為必須強力回應,也公開主張當臺海有事而美國捲入時,澳洲必須基於美澳同盟對美國予以協助,不可能置身事外。梅卡爾夫基本上也認同狄布的主張,而休.懷特則擔心這會使坎培拉因一個不屬於澳洲核心國家利益的爭端,而無端捲入與中國的衝突。兩造對澳洲在臺海議題的不同主張,是進一步了解澳洲近幾年印太戰略與對中政策關係的重要關鍵。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