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台渣男、港難民與假左膠范雲

2020-09-15 06:00

? 人氣

當初韓國瑜自爆國中時愛看女生小腿,民進黨立委范雲直批「物化女性」,對照如今前總統府發言人丁允恭對女性諸多令人髮指的惡劣行徑,范雲卻不置一詞。(資料照,顏麟宇攝)

當初韓國瑜自爆國中時愛看女生小腿,民進黨立委范雲直批「物化女性」,對照如今前總統府發言人丁允恭對女性諸多令人髮指的惡劣行徑,范雲卻不置一詞。(資料照,顏麟宇攝)

最近「左膠」一詞在網路上流行起來,什麼是左膠?「左」指「左派」,也就是自由派,「膠」是思想僵固,愚蠢之意。左膠(Leftard)一詞來自於香港,是對主張「和理非」人士的蔑稱。

有篇文章以西遊記為例,頗為精準地解釋了這個詞彙。孫悟空為保護唐僧斬妖除魔,卻被唐僧指責犯殺戒,這個唐僧就是左膠。這樣就清楚了,理想豐滿,現實骨感,是自由左派的困境,為崇高理想不惜犧牲大眾利益,甚至踐踏是非,碾壓法律,最後流於自相矛盾的窘境。

台灣法官以「公民不服從」為由,縱放太陽花滋事嫌犯,就是左膠典型。去年香港之亂,我曾批評港台青年不考量現實的「價值尖叫」,其實也就是在批評「左膠」將自由主義教條化還自我感覺良好的現象。

近日,丁允恭醜聞,范雲中槍,以及撐港記者指控5名香港偷渡難民在台遭扣押冷處理一事,使自由左派內部掀起一波「左膠」與「假左」的風暴。

撐港記者的指控,得到了藝名呱吉的台北市議員呼應,抨擊執政當局對港難民「雨天收傘」,這算是延續撐港論調的自由左派主張。執政黨桃園市議員王浩宇不高興了,將風向帶到「偷渡港人有可能混雜共諜」作為反擊,指責撐港人士「左膠」,而此論調在ptt上也算是1450的基本態度,他們代表自由左派裡的「保守右派」,平時表現得卻像開明的自由左派,因此可說是「假左」。

台北市科市議員「呱吉」邱威傑首次質詢台北市長柯文哲。(方炳超攝).jpg
台北市議員「呱吉」邱威傑抨擊執政當局對港難民「雨天收傘」。(資料照,方炳超攝)

「價值戲」演到這裡我笑了,自由左派陣營成了互咬的雙頭獸,自相矛盾,雙重標準,滿滿的台灣價值。

事實上,民進黨早為人看穿,其本質就是極右的「假左」。王浩宇與反對訂定「難民法」的1450台灣五毛,再一次證明台灣標榜左派的政黨並非真正的自由左派,他們並無崇高理想,其高舉的「價值」不過是奪權的工具與嘴砲武器。

此現象在「川普的美國」以非常露骨的方式呈現,川普,就是美國社會中保守右派反撲左膠的產物。中下階層,或中西部保守的鄉村居民,因民主黨執政時的左膠風向,近乎淪為下等的美國人,非白人族裔的地位與數量卻都在上升,因此他們堅決擁護川普對左膠高呼「You are fired!」,哪怕這位總統建議他們注射消毒劑抗疫,也硬挺到底。

美國社會的左右衝突,也在台灣出現,有意思的是,自認「進步」的所謂自由左派,正上演「左膠」與「假左」對決的好戲,兩種假貨的相互嘶咬,告訴人們「自由左派」現在已經不是個好東西,或者說,這個看似菁英主流的概念,從來未曾正常運作。一方陳義過高,罔顧現實,另一方則其實根本是極端右派反串。

「左膠」一詞還算新穎,因此意義上可能還會有所變化,不過就目前而言,左膠仍代表真相信左派價值的概念,毛病只出在不食人間煙火,自我感覺良好的價值糾察隊。問題在於,台灣究竟有多少「真左膠」,令人懷疑。在一般認知裡,只要在價值判斷上搞雙標,就是假貨,無所謂真信仰。上述的撐港記者與呱吉,就不會犯雙標的毛病嗎?

這是罔顧現實的必然後果,標準訂太高,理想太豐滿,被現實打臉時,很容易出現雙標現象,否則難以捍衛其理念。因此可說,雙標是自由左派的護身符與宿命,最終都流於偽善。

最新鮮的例子,就是渣男災情下的范雲。

20200910-總統府前發言人丁允恭.(郭晉瑋攝)
總統府前發言人丁允恭被爆出感情醜聞,不僅劈腿多女還要求女友墮胎3次。(資料照,郭晉瑋攝)

丁允恭淫亂醜聞,比香港難民更精彩,渣男中彈,讓左膠身上也都是彈孔。就新聞性而論,范雲遭到的穿心萬箭,比蔡英文,陳菊更多。就事論事,陳菊是渣男前老闆,蔡英文是新老闆,兩人都有無可推卸的識人不明之責,但范雲與渣男不過是同黨,何以成為最大受災戶?

答案很清楚,因為范雲就是靠女權這一味混跡江湖的,渣男現身,妳不當糾察大隊長誰當?王淺秋說得一針見血: 藍營連看小腿都不行。這個左膠困境,完全是范雲自找。當初韓國瑜自爆國中時愛看女生小腿,范雲直批之「物化女性」,「沒救了」,對照如今真渣男對女性諸多令人髮指的惡劣行徑,兩者「犯罪情節」如若雲泥,范雲卻不置一詞。

遭到網民蓋樓,范雲還稱「個人情感不予置評」,「還需要更多資訊才能判斷」,「我不是性騷糾察大隊長」。偽善,雙標,硬坳,這三項民進黨奪權神器,「新進黨員」范雲展示得淋漓盡致。

結果,渣男災情沒被視為「蔡菊政治腐敗」,而被定調為「左膠實在噁心」,不只是女權主義者,所有自由左派公知們都被連累。民進黨婦女部噁心程度不遑多讓,但此部本就是「價值東廠」,左膠老嫗,雙標是日常,新聞價值過低,遠不如范雲的女權形象生鮮活跳。

不過,說范雲與民進黨婦女部是「左膠」,未免抬舉了她們,因為雙標就是假貨,罪名不只罔顧現實,還要加上蓄意欺騙社會套利。這恐怕才是台灣社會的禍根: 連「真左膠」都屬稀缺。

瘦肉精一案,完全揭開了假左膠充斥的真相。過往那些大演食安正義的公民團體,大演程序正義的政客公知,全數驗出是假貨。當然確實有真自由派出來說他們理應朗誦的公道話,但與上一次瘦肉精爭議相比,原來真貨寥寥無幾。

所有重要的「主義」,原初都旨在解決重大社會問題,因此必然含有理想成分,主義無罪,有問題的是濫用主義者,將主義教條化,工具化,武器化,製造紛爭藉以套利。當追隨民眾質疑「說好的主義呢」,這些套利者辯稱「只是對主義的認知不同」,那就代表追隨者落入了價值詐騙的陷阱,淪為詐騙者幫兇荼毒社會。

「吃人禮教」與孔子思想的差異十萬八千里,真假左膠與原始自由主義的差異亦如是。

左膠的問題並不大,現實遲早打臉他們,問題在於,被打臉的左膠只有變成「假左膠」硬拗自保一途可走,這才是自由左派的不治之症。

無論菁英或庶民,與任何主義都保持距離,方為正途。輕信所謂「普世價值」,腦袋只會變成糨糊,因為能被不斷覆誦的,都是教條。

*作者為自由撰稿者

本篇文章共 3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35

喜歡這篇文章嗎?

雁默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