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防疫升級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寇延丁專欄:「拆哪!台灣!」─事關土地,又多一個「犧牲打」

2017-07-23 07:00

? 人氣

7月14日,強拆終於來了,不是他們一直擔心的偷偷下手,而是借事先告知的依法「鑑界」。對方「依法」進入,他們無法阻止,但也依法告之:「我們尊重陳小姐權利,但是主張擁有地上物竹塹所有權,不得拆除,如有爭議應以法院裁決為依據,僅此聲明。」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但強拆還是發生了,就在張洧齊的網路直播下,在他和朋友們向社會公眾向公權力求助聲中,怪手開動,強制拆除了部分竹塹。「鑑界部分完成,以地上物阻擋鑑界為由,目前派怪手拆除地上物」、「鑑界之後開始清除地上物」、「請問現在有人能來現場聲援嗎?」

事關土地正義,強拆與抗爭比比皆是。(圖片來自網路。)
事關土地正義,強拆與抗爭比比皆是。(圖片來自網路。)

竹塹被拆之後,洧齊向朋友們道歉:「對不起,我們已經盡力了。」他在為朋友們的關注和努力未能如願道歉。

「是臺灣對不起你們」,想到他們夫婦帶著剛滿六個月的孩子面對這一切,不僅臺灣政府公部門難辭其咎,我們每個人、每一個任由這樣的事情發生的人都有責任,「應該道歉的是我們」。

當洧齊投入抗爭,聽到那些似曾相識的勸慰的時候,已經在思考這樣的問題,因為這恰恰是自己曾經說過的話:「你只記得自己說話的語氣是多麼更改,也記得依法行政本來就是天公地道,更記得把頭轉過去就可以討論下個月要帶家人去哪裡玩,而如今說得直白一點,你是被以前的自己遺棄了。」他如今承擔這一切,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只是還債而已。還給誰?還給過去被國家機器傷害的人……只是你以前不知道,自己的平安是別人犧牲青春換來的,現在,你已經問心無愧了(6月26日抗拆臉書)」。

強拆之後,竹塹不復完整,但張洧齊和朋友們的努力並未停止,就在我寫這篇文章的同時,洧齊仍然沒有放棄努力,要求依法重新鑑界、堅持保留地上物、重申竹塹歷史文化價值幾頭並進,有朋友正在驅車趕往恒春的路上。

與此同時,重劃會貼出了一張沒有署名的公告,要求他們自行拆除地上物,時間自7月19日起15天內,「逾期視為廢棄物拆除」。

洧齊愕然:「請問中華民國哪一條法律允許私自拆除別人主張的地上物?沒有!除非由法院判決強制執行。」但若再來怪手強拆,又能怎樣?張洧齊再一次向縣長求助:「請屏東縣縣長潘孟安幫幫忙。拜託!」

限期拆除的通知。(張洧齊提供。)
限期拆除的通知。(張洧齊提供。)

我算了一下,從7月19日起15天,到期日是8月3日,好心痛的一個日子,七年前的這一天,絕望的大埔農民朱馮敏仰藥身亡。肯定不是開發方特意選擇這樣的日子動手,而是類似事情太多了,隨便一個時點都有說不完的例子。

問題比比皆是,我們總要做點什麼,「普安堂已經為台灣犧牲打;恆春張家古厝也將為台灣犧牲打,翻轉不重視文化的社會風氣。」時至今日我仍然不懂什麼是「犧牲打」、亦不確定是不是有用,但懂得洧齊的決絕,相信這樣的犧牲有價值,不論結果如何,這犧牲也是臺灣歷史的一部分。他沒有放棄,我們都沒有放棄,這已是我為竹塹所寫的第八篇文章,發佈之時距那個可怕的期限尚有十天,我仍懷有最後一絲期待,保住竹塹,這段彌足珍貴的臺灣歷史,包括那段被強拆的痕跡,這也是臺灣的歷史。

*作者為自由作家、紀錄片獨立製片人。著有《一切從改變自己開始》、《行動改變生存--改變我們生活的民間力量》、《可操作的民主》等著作;先後建立了「北京手牽手文化交流中心」、「泰安愛藝文化發展中心」等公益組織,發起了「北京水源保護基金會飲水思源愛藝文化基金」。最新作品《敵人是怎樣煉成的?沒有權利沈默的中國人》(時報出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