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守博觀點:從美中關係遽變談美中台三角關係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2020-09-13 06:20

? 人氣

川普三年多來的所作所為,顯現他是一個極端現實、自大、自戀而不講原則一心追求他自以為是的「美國第一」「讓美國再次偉大」的政客。曾擔任他的白宮國家安全顧問的波頓(John Bolton)最近在其出版的書名叫《事發的房間:白宮回憶錄》(The Room Where It Happened: A White House Memoir)的回憶錄中指出川普總統「唯一在乎的事情就是連任,哪怕這代表危及國家安全或削弱國家」、「很難確定川普做出的任何重大決定,背後沒有出於連任的算計。」川普和他的副總統彭斯(Michael Richard “Mike” Pence)及閣員們對中國的重砲攻擊以及美國對中國所採強硬措施,很大的原因是出自於他競選連任的考量。現在川普因為新冠肺炎疫情處理不力,經濟情勢不好以及黑白種族問題所帶來的社會動亂,選情非常不妙,各種民調都顯示他在選民支持度已落於民主黨候選人拜登(Joe Biden)之後。為了搶救選情,他非常可能會繼續對中國採取強硬態度升高與中國的對抗,以轉移美國選民的注意力,並顯示他對抗中國夠硬夠狠。所以,在11月美國總統選舉投票之前,美中關係還是充滿變數,隨時都有可能會升高衝突而使關係更為惡化。而如果11月川普當選連任,美中兩國的關係,即使不再升高衝突也難會馬上有所改善。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八月下旬,美國民主黨舉行全國代表大會正式提名前副總統拜登為該黨總統候選人。同時也通過該黨的2020年黨綱;其中,民主黨雖多次對中國表示強硬態度,但也指出不會通過「自我傷害式的單邊關稅戰或新冷戰陷阱」來實現對中政策戰略;惟過去該黨黨綱常提及的「恪守一中政策和台灣關係法」,這次則只剩下「恪守台灣關係法」,不再提「一中政策」,顯係在反映目前美國國內強烈的反中情緒。不過要強調的是,即使拜登當選美國總統,一個拜登總統領導的美國政府在處理中美關係上也許會較為理性、穩健、可預測而不那麼情緒化,但中美兩國關係經過這三年多的折騰,要完全回到川普當總統之前的狀態,是相當之困難,可說幾乎不可能。

美國總統川普。(美聯社)
美國總統川普。(美聯社)

結 語

美中關係目前之惡化緊張,最主要原因之一是中國的崛起。川普曾於2019年4月間告訴與中國正式建交的美國前總統卡特他之所以對中國強硬、遏制,是擔心中國很多方面會超越美國(ahead of us, 這裡的us我們,指的是美國)。因而,國際間不少人擔憂中美之間會陷入所謂的「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s Trap),即指一個新興新崛起的大國必然要挑戰現存的大國,而現存的大國也會強烈回應,而無可避免地會因而走入戰爭。當然,依現在的情勢來看,中美雙方都儘可能在避免真正走上戰爭之路。然而雙方的關係恐將永遠無法回到2017年以前那種兩國盡最大可能追求合作並強化相互交流的情況了。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