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宗偉觀點:「我是台灣人」番外篇─捷克曾經不可承受之重

2020-09-06 07:00

? 人氣

布拉格之春被蘇軍坦克強制收回歷史博物館的玻璃櫃以後,捷克斯洛伐克的人民事實上並無法戰至最後,很快又恢復到親蘇共黨當局的高壓統治。因為捷克人民的強烈反對與國際觀感,杜布切克返回布拉格後被蘇聯扶植的捷克斯洛伐克新政府短暫地任命為駐土耳其大使,1970年又被召回捷克之後被開除黨籍在祕密警察的監視下,於布拉迪附近的伐木所工作,其他改革派的成員也被解職或開除黨籍。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1989年冬蘇東變天,捷克斯洛伐克新的民主運動「天鵝絨革命」發生,這位已經被勞改將近20年的共產黨前第一書記,終於又回到了公眾的視野。杜布切克於12月28日當選為聯邦議會議長,12月29日,根據多黨選舉的結果,「公民論壇」獲得勝利,瓦茨拉夫·哈維爾當選為捷克斯洛伐克總統,完成政權的和平轉移。

年邁而苦盡甘來的杜布切克可能萬萬沒想到,等待他的竟然是如此快速的生命終結,沒能好好看到那個他所期待的美麗國家重生。1992年杜布切克任斯洛伐克社會民主黨主席。9月1日,杜布切克因為車禍重傷,於11月7日逝世。在他死後很快他就被全世界所遺忘,包括捷克人民自己也大都不復記憶這位為了布拉格之春付出許多心血,包括整整20年的自由。甚至也沒人追問杜布切克因為車禍重傷,真的只是一場意外嗎?這位老資格追求改革開放的前捷共一把手如果繼續活著,又將會對民主化之後的捷克斯洛伐克政壇投以多大的震撼彈?這些都隨著杜布切克入土為安,無人繼續追問了。

假如杜布切克對政治改革堅持不放手緊跟莫斯科走,搶先鎮壓國內的反對派不手軟。布拉格之春與之後的政治改革,乃至後來蘇軍的入侵與他本人失勢被軟禁被勞改,還會發生嗎?但是布拉格之春到天鵝絨革命,被世人記得的只是無足輕重的詩人哈維爾,東歐民主化30年後的今天杜布切克完全被淡忘,天道何其不公呢?

捷克參議院議長在立法院高呼「我是一個台灣人」的時刻,台灣人民更應該回顧這段捷克慘痛的歷史。既然選擇與強權對抗,就要冷靜地思考最可能的對方用武以後結局與代價,切忌以幻想取代現實。最近還有論壇作者為文,認為我方戰爭的想定,若國軍面對大批投降共軍,要思考如何處理。其對戰局樂觀程度直逼已未抗日戰爭時,有台灣抗日軍民繪畫《劉大將軍擒獲倭督樺山審問》圖的幻想程度。這樣做並無實益於台灣的未來,還不如好好仔細研究當那一天來臨時台灣社會理智上要如何反應。

*作者為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博士生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宗偉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