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宗偉觀點:「我是台灣人」番外篇─捷克曾經不可承受之重

2020-09-06 07:00

? 人氣

尤其在卡廷大屠殺後反蘇反共傳統頗深厚的波蘭民間社會,3月也發生了學生遊行,其中有人提出了「也給波蘭一個杜布切克」的口號,因此波共領袖對此更加擔心。在2月22日舉行的1948年革命紀念慶典上,布里茲涅夫等蘇東各國首腦紛紛出席,各國領導都切身感受到捷克斯洛伐克的改革氣氛,也注意到媒體上開始出現對共產黨直接的批評文章,於是對這場改革運動產生了強烈的憂慮,華約集團一股對捷共改革派極為不利的烏雲,開始籠罩著布拉格。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在多次與捷共領袖開會討論要求扭轉政經全面改革方向不得要領以後,莫斯科與華約其他國家打算以武力解決捷克問題的決心逐漸形成,並且開始在捷共黨內挑選杜布切克下台後可以扶植的反改革領袖。

1968年6月間,華沙條約各個成員國決定把早已擬定聯合軍事演習,提前在捷克斯洛伐克舉行。本次演習一面要威嚇9月份捷共臨時全黨大會中改革派勢力的態度;更重要的是要為了軍事介入捷克斯洛伐克做好預先準備。在華約聯合軍事演習結束後,各國軍隊並未立即撤退,或是至少繼續佈署在與捷克的邊境上,這導致全世界都開始逐漸懷疑並關注軍事介入捷克斯洛伐克的可能性。

然而對多災多難的捷克國民來說,布拉格之春果然是短暫的,那個在傳說的鬼故事中張牙舞爪面目猙獰的惡鬼,真的在踩到紅線以後依約現身了。

1968年,捷克布拉格之春(Prague Spring)(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1968年,捷克布拉格之春(Prague Spring)(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蘇聯雖然要求杜布切克政府要在擁護共產黨的領導地位,恢復新聞審閱制度,加強對媒體的控制,解散非共產黨派系的政治組織與撤換部分改革派領導人等各方面做出具體讓步。但克林姆林宮認為,杜布切克對於捷克斯洛伐克政治改革的支持其實非常堅定,他與莫斯科的虛與委蛇只是在拖時間,等待9月份捷共臨時全黨大會中改革派勢力的集結,使其改革路線得到全黨意志的統一背書。

因此對華約集團各國來說必須快刀斬亂麻,搶在9月份捷共臨時全黨大會召開之前動手,在政治上最為保險。7月29日,蘇捷雙方在捷克斯洛伐克邊境切爾納(erná)舉行會談,沒有結果。8月3日雙方在布拉迪斯拉瓦(Bratislava)舉行與五國領導人聯席會議的時候,與此同時,蘇聯宣佈撤出在捷克的演習部隊,實際上蘇聯在7月23日以後就不斷在西部邊境及波蘭、東德進行軍事演習,為入侵捷克作了準備,捷克面臨著嚴重的軍事危機。

更令莫斯科絕對不能忍受的是,8月9日,南斯拉夫總理狄托(Josip Broz Tito,)訪問捷克,向杜布切克表達有蘇聯入侵的可能性。15日,羅馬尼亞最高領導人西奧塞古(Nicolae Ceaus¸escu)訪問捷克,雙方簽訂「捷羅友好合作互助條約」,杜布切克力圖加強同南斯拉夫、羅馬尼亞的友好關係來抗衡蘇聯的壓力。這反而使克里米林宮產生了更大的疑懼,由於南斯拉夫與羅馬尼亞這兩個反蘇的共產國家已經是蘇聯在東歐的重大麻煩,擔心這三個國家可能會形成聯盟。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宗偉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