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現代版世界帝國—美國的比較:《大唐帝國的遺產》選摘(1)

2020-09-09 05:00

? 人氣

大唐帝國的科舉制度打破了純血主義。如果在州、縣等地方舉辦的科舉和賓貢科是進入小聯盟最後階段的話,那麼讓大食國李彥升合格的進士科,就是外國人要進入大聯盟的最後一關。從地理位置比較近的新羅,到遙遠的中亞綠洲國家,以及炙熱的阿拉伯半島,為數眾多的年輕人們,為了要進入大聯盟而不斷地蜂擁而至。長安因為容納了來自世界各國的人而變得擁擠,在這些人之中,獲得金錢與名譽並且實現自己夢想的人不過只是少數。這些人雖然咸認比其他在自己祖國及特定領域的人還要更加傑出,且大部分的人都是違法前來,但當他們發現自己無法成為大唐帝國這個舞台的「Inner Circle」時,也難免會感到挫折。然而在千年前,就已經有提供他們作夢、可以去實現夢想的空間,就像《你的名字在無人知曉的那個地方》的朴贊浩或是秋信守一樣,在大聯盟不斷提升自己的名氣,賺取超乎想像的大錢。

那麼,美國為什麼每年都進行這樣的統計並加以公布呢?這是為了照顧少數族群,為了美國社會統一所做的努力之一。一九六三年八月二十三日,離林肯總統發表《解放奴隸宣言》後的一百週年,馬丁˙路德˙金恩牧師在位於華盛頓的白色林肯銅像面前發表了著名的演說:「我夢想有一天,我的四個孩子將在一個不是以他們的膚色,而是以他們的品格優劣來評價他們的國度裡生活。」(I have a dream that my four little children will one day live in a nation where they will not be judged by the color of their skin but by the content of their character.)

在這之後的人權問題似乎得到了解決,卻又在某一天突然像被打回原點,這就是美國。進一步說明的話,製作與發表這種報告書的本意是要提高與維持「帝國的健全性」,因為這是將帝國變得更加強大的方法;從這點來看,大唐帝國對外國人的寬容程度,絲毫不遜於現代版帝國美國的水準。

接下來要稍微針對帝國法律的適用,也就是大唐帝國和美國的法律適用問題來比較一下。韓國在美僑胞金昌準曾經擔任美國加利福尼亞州鑽石吧(Diamond Bar)地區的聯邦眾議員,他就將美國定義為「制度的社會」;在制度內雖然可以盡情地謳歌自由,但美國社會對於違背制度(也就是制度外)的行為也是極為冷酷無情。

英國也是這樣,英國的歷史可以簡單概括成異姓聯姻,即使只看王室,也摻有德國、丹麥、法國、荷蘭的血統;「日不落帝國」代表的意義,正是將不同種族、語言及歷史的人們放進一個巨大的熔爐中,加以混合後所製作出來的產物。既然如此,那要如何克服統一這些異質要素時,必然會伴隨而來的無秩序呢?那就是周全的法治。對於公權力的挑戰,如違反道路交通、非法集會等,這些在英國全部可以換算成用錢來求償,可以想像的是,一開始雖然有反對的聲音,但沒多久就會發現這樣的反抗一點用也沒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