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延丁專欄:尋求最大公約數

2017-07-16 06:50

? 人氣

如今後灣的公路上經常看到「陸殺」,被車輛行人碾死的陸蟹或者陸龜。陸蟹循著著千萬年形成的生活習性,到了產卵季節會在月圓之夜從山間的棲地回海邊產卵釋幼,每一輛車過,就會留下成片陸殺。一隻成年母蟹一次產卵高達三四十萬粒,每碾死一隻母蟹,就減少成千上萬陸蟹。今年墾丁國家公園為減少陸殺開始在陸蟹繁殖季節封路,但是比起陸殺,更可怕的是路。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濱海公路上經常會看到高高的圍欄,甚至是這種直上直下十幾米甚至幾十米的水泥路基。這樣的路,把海和原本連為一體的山徹底切斷,是陸蟹不可能翻越的天塹,不僅會讓陸蟹滅絕,很多物種都不堪一擊。這樣的變化,一旦發生,就不可逆轉。

讓人心痛的死于車輪的陸殺。一隻成年母蟹一次產卵可達三四十萬粒,每多一個陸殺,這個世界就會減少幾十萬隻陸蟹。(寇延丁提供)
讓人心痛的死于車輪的陸殺。一隻成年母蟹一次產卵可達三四十萬粒,每多一個陸殺,這個世界就會減少幾十萬隻陸蟹。(寇延丁提供)

車沒有錯,司機都遵守交通規則了,修路也沒有錯,人需要交通便利,我們是居於生物鏈上端的人,可以為所欲為,陸蟹只能聽任擺佈。但是接下來會怎樣?作為強勢物種、人類社會在商業邏輯下適者生存,一直這樣下去會怎樣?

黑貓姐和環保團體反對在後灣建酒店,因為選址是臺灣陸蟹最重要的棲地。在環海公路開通之前、在現代經濟襲來之前,也許就在幾十年前,從山到海的生物帶渾然一體的時代,這樣的棲地比比皆是,現在後灣已是碩果僅存。

環保團體指出在這裡建酒店對陸蟹的影響、對海岸植物帶的影響、對地下水系的影響,如果沒有他們頑強抵抗也許這片海灘已經變成了酒店。即便這樣,企業的環評進程也一直在推進,不管環保團體提出什麼問題,都會拿出方案應對,環保說明會開了一次又一次,不斷「補考」,直至「有條件通過」。

黑貓姐臉書分享墾丁國家公園為陸蟹封路的消息。(寇延丁提供)
黑貓姐臉書分享墾丁國家公園為陸蟹封路的消息。(寇延丁提供)

企業有企業的堅持,強調購地手續合規,申報程式合法,也通過了環評,還能增加稅收拉動就業,酒店一定要建。企業要發展、要贏利,利用既有遊戲規則為自己加分,說不上好壞對錯。那個「有條件通過」的條件,看似理性中正客觀,但在黑貓姐看來痛不可當。「陸蟹數量減少50%停止動工」,不管是死于陸殺、死於公路還是死於酒店,每一隻陸蟹媽媽都是數以萬計、數十萬計的生命。

就算不談陸蟹的生命、環境的未來,僅就環保團體指出的程式瑕疵,不論是公告時間公告方式還是環評會議的發言機會與審核機制都有問題。

雙方各執一辭僵持近十年,後來,屏東環保局長易人,新局長是長期在台南環境團體帶頭民間倡議的高雄市綠色協會理事長魯台營,是首位民間環境運動人士擔任地方環保首長。上任伊始談對屏東環境議題的展望,希望改進現有環評聽證會的方式,不再是民間代表各講3分鐘退場,讓委員閉門討論,而是應該把問題提出來,直接針對問題辯論,不要讓學者「公親變事主」,開發公司有責任把問題說清楚。他從環境評估程式談到後灣案例:「我看過去的環評會議記錄,有很多發言並非針對問題去解決。以京棧飯店的開發案來說,裡面有很多過程是相互在背後放話、攻擊,很多村民來就罵她(楊美雲)……目前看起來京棧只是想辦法讓環評通過,看不到他們是真心想要保護陸蟹棲地、與陸蟹共榮……」說一千道一萬,「到底陸蟹這個問題能不能解決?這是很大的挑戰,有時候我們最後做的跟想的不一樣,但是至少希望有個機會可以理性討論。」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