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疫情最新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魏可風專文:謫花—再詳張愛玲

2020-09-19 05:50

? 人氣

「禮堂在哪裡?總不又是你自己去訂禮堂吧?」姑姑說。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不用禮堂,就在這家裡客廳。」愛玲說得更輕了,彷彿非常心虛。

「既不是去法院登記結婚,又不去禮堂宴請賓客觀禮,難道是妓女從良給個姨太太名分?」姑姑氣得脫口說:「好吧,客廳借給他,我窩在房裡睡覺總成了。」

「姑姑不參加?」愛玲有點失望的說。

「他又沒誠意,不過是給你一個滿足而已,誰看不懂。」姑姑氣極了倒平靜地說。

「他說總不能把全慧文趕出家門,五個小孩都是她生的。」愛玲細聲地說。

「那只不過是法律上一道手續,連這個都做不到,又還有武漢那個,想怎麼樣?」姑姑輕蔑地說。

「他說時局不好,這麼不聲張對我比較好。」愛玲沒說她自己本來也反覆猜測,為什麼這個時候了胡蘭成才想辦結婚。

「請了哪些客人?」姑姑見愛玲執意做了,已經不多反對,改問點細節。

「只有炎櫻。」愛玲機械地說。

「好吧!」姑姑沒好氣地說。

「姑姑知道要去哪裡買婚書?他要我趕緊辦。」愛玲對結婚的細節其實很困惑。

「哪有叫個新娘子自個兒辦這些事!」姑姑又怒道。

「也沒見這附近有這種店。」愛玲慢慢地說。

「在四馬路上吧,找炎櫻和你一道去。」姑姑簡短地說,又嘆了一口氣。至少有炎櫻可以出點主意,她是不想看愛玲這麼委屈。這麼辦結婚。就算《海上花》裡頭張蕙貞出嫁王蓮生,都還貴客往來慶賀,紅燭喜幛一應俱全,給女客們伴手禮帶回的都是精緻的金玉銀飾。姑姑手裡有家傳善本書《歇浦潮》,裡頭的名妓眉月閣嫁人,也公開熱鬧又正式。還有貴人給題幅對聯。如今李鴻章曾外孫女張愛玲結婚要這麼掩掩藏藏,作賊似的。姑姑真真是心裡難受。如果母親李菊藕還在世,該怎麼想?何況母親最小的妹妹,她的姨母一家也還在上海。

「好,我找炎櫻商量。」愛玲愣愣說著忽然流下淚。她其實知道姑姑最不會責備人的,但結個這麼委屈的婚,她也是被逼的。

「噯嗐,」姑姑見愛玲哭了,慌得趕緊拉起她的手說:「我是真氣那渾球,不過心裡倒滿高興你結婚。這麼多年了,大家總說小煐就因為跟我住,所以也傳染成了獨身主義,這下子總算離了這個罪名!」

「誰這麼說啊?」愛玲被逗笑了。[5]

桌面胡亂堆疊著雜七雜八的物件。結婚當天一大早炎櫻就來了,穿著一件碧藍地灑小粉花洋裝,說是母親交代不可穿大紅的,以免搶了新娘子的風采。

「婚書、蠟燭、大紅新娘旗袍、彩帶結紅花,還缺什麼?」炎櫻點數著,她也不是很懂結婚儀式應該有哪些東西。半天忽然大叫:「對了!該還要有一對鮮花,你覺得要買多少錢的鮮花才夠呢?」

「新娘捧花就算了,那是外國人的禮數。」愛玲回答得不起勁。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