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告別「韓流」?告別甚麼流?

2020-08-19 05:30

? 人氣

高雄市前市長韓國瑜(見圖)自從被罷免後就逐漸淡出,而日前國民黨立委林為洲一席「告別韓流」,再度讓韓國瑜成為議論焦點。(資料照,美聯社)

高雄市前市長韓國瑜(見圖)自從被罷免後就逐漸淡出,而日前國民黨立委林為洲一席「告別韓流」,再度讓韓國瑜成為議論焦點。(資料照,美聯社)

高雄市長補選落幕,國民黨僅守住最鐵的基本盤,令黨團總召林為洲有感而發的表示「是時候該告別韓流了」不料,此舉沒有獲得黨內支持群眾的迴響,反招致負面的抨擊聲浪,逼得林為洲不得不再次出面解釋,其原意乃指「不能再靠單一力量勝選」,然正值檢討敗選原因、黨內風雨欲來之際,其將錨頭直指韓國瑜的舉措,不像是深切反省,反更令人心生權力鬥爭之疑。畢竟,倘若按其標準,凡站台力挺而未果者,都該走入歷史的洪流,那麼,舉凡江啟臣、馬英九、侯友宜、朱立倫、王金平、乃至於他個人,豈非也都該思考世代交替
了呢?

不過呢,林為洲「告別韓流」的一句話,儘管在黨內徒生爭議,但著實發人深省,究竟「韓流」所指為啥?難道就單單代表著韓國瑜2018年所掀起的民粹浪潮?抑或背後有更加雋永深長的政治寓意?細解韓國瑜崛起的過程,或該回到時任北農總經理,先有與王世堅於議會對嗆,後迫於新潮流施壓而「被下台」,韓當時以「被害者」之姿向「當權派」段宜康叫陣的畫面,瞬時塑造出遭到國家當權者恫嚇的形象。而後南下高雄角逐市長大位,又成功的以「一瓶礦泉水,一碗滷肉飯」的普羅意向走入庶民階層,致使「被害者」與「平民」標
籤起到加乘效果,將其政治量能擴充至極,才賦予其所向披靡的群眾魅力。

繼而,再剖析「韓流」裂解的過程,當國民黨面臨總統黨內初選之際,韓國瑜欲拒還迎、復以挾群眾迫使初選制度更改,讓他原初「被害者」的弱者形象瞬間幻滅。加上其後爆出一系列坐擁萬貫家財的證據,儘管資料的取得來源或許頗有爭議,但都已然重創自己所標榜的「庶民」標籤,回歸到與老國民黨無異的權貴印象。儘管在所有爭議事件過後,韓仍稟賦相當的動員能量,但要說還能像過去那般、一呼百應的喚起群眾揭竿而起,恐怕已不可同日而語,截因於當初被他塑造形象所感動的普羅大眾,早已告別韓流而去,沒有了群眾的底氣,韓或也不過就是個凡人罷了。

20200720-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召開「抗議立院臨時會排入國民參審法案」記者會,圖為立委林為洲。(蔡親傑攝)
國民黨立委林為洲(見圖)在國民黨於高雄市長補選中落敗後,認為應該告別「韓流」,此番言論引發各方有多種不同的解讀。(資料照,蔡親傑攝)

由此析知,所謂的「韓流」,其真實的內涵,並非由韓國瑜所掀起的政治旋風,這些群眾本就存在,只是長期有鑑於檯面上各政黨皆無可茲代表自己的人物,因而選擇對政治冷感,甚或是「含淚投票」、蓋給意識型態光譜堪稱相近者。而韓國瑜其人,只是在彼時站在與該群體意氣相投的位置,加上其頗具煽動性的演說,才造就銳不可擋的傳奇。然而,隨著庶民形象的逝去,當韓不再佔據著普羅大眾所位處的光譜空間,縱有再起之意,恐將也力不從心。因為這些本就沉默的群眾,在浪潮褪去後選擇繼續蟄伏,等待著下一個來到該位置的真命之選。

換言之,林為洲的「告別韓流」,究竟是要告別韓國瑜其人?還是期欲同當初支持韓的群眾做切割?箇中稍有解讀上的謬誤,恐就「差若豪釐,繆以千里」若是希冀告別韓國瑜、呼籲其勿再捲入國民黨主席之爭,尚屬合理。畢竟黨內正值紛亂之際,倘若再讓懷抱著「總統夢」的人選入主,接續的初選恐又難保因著一己之私,陷入偏差、而無法秉持公平競爭的制度,主席自是該由「局外人」來擔崗。然而,假若想告別的是當初韓流背後的支持群眾,那未免就過於憨勇了吧!

知道民進黨何以如此忌憚韓國瑜麼?正因為這些群眾本來皆為綠營的基本盤居多,總是長年身負著黨外人士的迫害形象,復以不同於國民黨權貴的草鞋印象,使其縱有不盡如普羅大眾意向的施政,仍舊能獲得持續的支持。但當韓國瑜以庶民之姿、以更為接近群眾光譜的形象橫生而出,硬是搶下了綠營賴以為生的底氣,方能顛覆執政優勢創造韓流。儘管他們當前或許對國民黨感到失望,但卻徘徊於躊躇不定的當口,是要重回民進黨懷抱、抑或另有更契合的他黨,猶未可知,倘若國民黨的改革第一刀,就是選擇與其切割,則未來的國民黨還剩下甚麼?豈非又回到往昔自詡「知識藍」、高高在上的權貴意象麼?

不妨端看執政的民進黨在做些甚麼,或許便可以窺見改革的趨向該往何處:諸如紓困政策上,給予無一定雇主、職業工會勞工現金紓困,擴大的嘉惠工人階級;又或在農業政策上,不時祭出收購補貼政策,更推出農民退休儲金方案,為的正是攏絡農民朋友的心。這些廣泛的勞工與農民階級,恰好正是當初韓流背後的支持主體,民進黨是如此不遺餘力、下重本的希冀重修舊好,而國民黨卻陷入是否納入麾下的議論,不免令人莞爾,豈有這樣「將支持群往外推」的改革道理。

套句韓國瑜曾說過、令人啼笑皆非的名言「票多者贏」,選票從來沒人嫌多的,卻不料居然會有嫌麻煩而希冀排除支持者的錯愕思維,這款政黨,真有再次逐鹿中央的野望麼?我實不敢苟同。

*作者為成功大學政治經濟研究所博士,曾任勞動部機要秘書,現職為立法院法案助理

喜歡這篇文章嗎?

江欣彥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