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讚國觀點:誰來取代民進黨?!

2020-08-18 06:50

? 人氣

高雄市長補選,民進黨大勝。圖為蔡英文在選前之夜為陳其邁站台。(黃信維攝)

高雄市長補選,民進黨大勝。圖為蔡英文在選前之夜為陳其邁站台。(黃信維攝)

高雄市長2020年8月15日的補選已成歷史,真正的意義在於,不是陳其邁大勝李眉蓁與吳益政,也不是民主進步黨大敗中國國民黨和台灣民衆黨,而是中央的執政黨在地方上輕易的痛撃在野黨。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短期來説,執政黨奪回失去的地方政權,對台灣的兩黨政治未必有好處,長期下來,更可能對台灣的民主自由帶來無可逆轉的壞處。前者,是陣痛,一時難受;後者,會是常年慢性病,要死不活。

高雄政權輪替,是一場赤裸裸的權力争奪,無關地方的長治久安。民進黨要兩年拼四年,口號動聽,操作起來,如何可能避免動盪不安,特别是市議會的多數國民黨嚥不下這口氣,磨刀霍霍?由2022年到2024年,如果執政黨挾持現有氣勢,横掃全國與地方,台灣的民主政治勢必出現朝大野小的弊病。

不論誰當家,朝大,野小,自然權傾一方,毫無交集的空間。民主政治是一種妥協的藝術,在國計民生與海峽關係方面,國民黨與民進黨不堅持各走極端,而是相會於半途,再携手走完全程。妥協,不是整碗捧去,而是各取所需,再截長補短。妥協,不僅是反霸權,一種內在權力的節制,也是反霸道,一種外在觀感的克制。


當蔡英文總統/主席說,民進黨要謙卑、謙卑、再謙卑時,全黨上下根本不知謙卑所為何事,謙卑不必由領導人掛在嘴上。謙卑是,立法院和監察院不必非得游錫堃與陳菊掌權不可,他/她卻如入無人之境。謙卑是,重要法案不必只在一面倒的甲級動員下才能通過,民進黨卻强渡關山。

在中央與地方選舉過後,謙卑是,民進黨勝了,向人民的掌聲低頭,不耀武揚威,或不可一世;敗了,國民黨向人民的嘘聲低頭,不懷恨在身,或吃裏扒外。面對選民的教訓,政黨不向人民低頭,都是傲慢,一種腐化的開始。

20200808-高雄市長補選倒數,民眾黨候選人柯文哲8日南下高雄為黨籍候選人吳益政站台。(台灣民眾黨提供)
民眾黨成立一年,已見疲態。圖為高雄市長補選倒數,民眾黨主席柯文哲為黨籍候選人吳益政站台,但仍跨不過百分之五的政黨門檻。(台灣民眾黨提供)

魚的腐爛,從頭起。

執政黨一旦持續坐大,民進黨中央集黨政大權於一身,無人能駕馭,地方的黨機構就不免佔地為王,坐地分賘。相對而言,在野黨如果持續萎縮,國民黨或民衆黨中央權力分散,無人能領導,地方黨員便難免潰不成軍,四處挨打。

不管哪種情况,天下烏鴉一般黑,執政黨與在野黨以各自的形式和内容雙雙腐化,一路爛到底,最後付出代價的終究是2300萬台灣人民。

兩黨體制當然不是最理想的民主政治形式,在没有更好的機制下,比起唯我獨尊的一黨專制,畢竟要好得多。不提對岸的中國,台灣以往的威權體制所造成的傷害,歷歷在目。很多人在討論台灣的各種選舉時,往往忽略了在1996年總統直選後,選民所面對的抉擇已是兩黨政治的更迭,如假包換。

基本上,從中央到地方,歷年來,選民投票的局面,是國民黨對決民進黨的態勢。其它小黨,由早期的新黨、台灣團結聯盟和親民黨,到近期的時代力量和民衆黨,縱使在立法院、縣市長及議會的選舉,各有一席之地,但都不成氣候,更别提要蔚為風潮了。

黨起,黨落,可以分食的政治大餅有限,台灣的政壇已無小黨的運作和生存餘地。新黨、台聯和親民黨如今安在?即使是時代力量,尙未根深蒂固,就從頭爛起了。民衆黨在柯文哲領軍下,也無疑不再新鮮,只差還没聞到腥味,從上腐爛,恐怕也是遲早而已。

不論一般人再如何賭爛國民黨,再如何厭惡民進黨,台灣的兩黨政治如果要有任何實質意義與作用,我們不得不要求它們好自為之,更不能把賭注全押在小黨身上。時代力量或民衆黨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既然民進黨是執政黨,愛屋及烏,對在野的國民黨有所期待,應不為過。

不幸的是,在過去幾次選舉中,由韓國瑜大起大落,到李眉蓁小鹿亂撞,國民黨豈止自亂陣脚,簡直荒腔走板,從頭到尾,被民進黨打得鼻青臉腫,甚至趴在地上,猶不知所以然。無論立法或行政,民進黨鯨吞蠶食,予取予求,自是在野黨怠忽職守。國民黨連打個群架,幾乎是花拳綉腿,不堪一撃。

20200816-國民黨高雄市長補選候選人李眉蓁(中)15日發表敗選感言,黨主席江啟臣(左)、黨秘書長李乾隆(右)陪同出席。(取自李眉蓁臉書)
國民黨高雄市長補選候選人李眉蓁(中)發表敗選感言,黨主席江啟臣(左)、黨秘書長李乾隆(右)陪同出席。(取自李眉蓁臉書)

有不争氣的在野黨,就有不成材的執政黨,反之亦然。

歷史已遠,我們不必再追究前因後果,一個不争的事實是,70年前,國民黨在中國失敗,成就了中國共産黨,把大好的神州江山拱手讓人。70年來,國民黨在台灣失敗,造就了民進黨,又與中共糾纒不清,它最後是否會把美麗的寶島拱手讓人,尙在未定之天。

過去幾十年,國民黨除了隨民進黨與共産黨的作為打轉外,一直拿不出一套能令台灣人民信服的政治論述,它到底要把台灣帶向何處?

作為在野黨,如果國民黨向民進黨的台獨主張靠攏,也許符合主流民意,台灣人民卻不需要多一個為執政黨摇旗呐喊的政黨(看看台聯)。作為台灣的一個政黨,如果國民黨向中共的統一野心投靠,台灣人民根本不會要多一個為中共侵略鋪路的政黨(想想新黨)。

就執政黨與在野黨的國家取捨來看,海峽兩岸的政治現實是,中國已不屬於國民黨的天下,難以再逐鹿中原,台灣也非民進黨莫屬,無法為所欲為。台灣與中國之間一個可以理解的邏輯關係是一種零和遊戱,台灣多一點,中國就少一分,反過來也一樣,没有模糊的地帶。

在可見的未來,如果國民黨有機會再取代民進黨,整個過程不應是想盡辦法,包括與中共掛勾,内外聯手消滅民進黨,而是做一個認真的在野黨,讓民進黨成為一個像樣的執政黨,彼此為台灣人民的自由民主承擔終極責任。

國民黨不妨高築牆,廣積糧,厲兵秣馬,以待來年,再與民進黨一決雌雄。中國共産黨當然虎視眈眈,隨時想取代民進黨。在台灣,一旦民進黨被中共取代,覆巢之下,國民黨别想要當執政黨,恐怕連一個在野黨的地位都難求。

*作者為國立交通大學傳播研究所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