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蜀專欄:政治反對派不應止步于反對,應做超越性的主導者

2020-08-21 05:50

? 人氣

當時南非決不缺反對派。但政治轉型不僅取決於有沒有反對派,更取決於什麼樣的反對派。當時南非眾多的反對派,如果被溫妮·曼德拉那樣的極端派一統江湖,如果被極端派的政治正確徹底綁架,那麼絕非南非之福,真相與和解將永難啟航,南非將永無寧日。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反對事業越是興旺發達,反對派越可能泥沙俱下,極端派越可能嘩眾取寵。這是歷史的鐵律。這時能否從魚龍混雜的反對派中成長出具有超越性的主導力量,則是政治轉型能否成功的關鍵。這種超越性,主要體現于對於世俗功利尤其政治功利的超越,即主要體現於大公心。惟有大公,才能純粹,才能毫不動搖地堅守道義倫理和責任倫理,肩負起對於國家和民族、乃至對於人類的神聖使命。

屠圖大主教多年病痛纏身,需以輪椅代步,7日投書表達支持安樂死。(美聯社)
作者認為,屠圖大主教無疑屬於南非徹底的政治反對派,而他之徹底,首先取決於他的大公心。(資料照,美聯社)

屠圖大主教無疑屬於南非徹底的政治反對派,而他之徹底,首先取決於他的大公心。他不需要在南非的政治演變進程中撈取個人名利,一切僅基於公義。這註定他不僅敢於對抗當局的暴政,這點上一直走在反對派的最前列;而且毫無偏私地反對一切暴行,反對一切仇恨,反對一切爛汙。沒有精神高度,沒有超越性,在同一個海拔的泥潭裡混戰,只會彼此拉低,共同墮落,這樣的民族很難有前途。必須超越,必須擁有更高的精神海拔,才能掙脫同一個海拔的泥潭惡鬥,才能引領民族的未來。屠圖大主教正是超越的典範。這使他從當時南非的反對派中脫穎而出,代表當時南非迫切需要的超越性力量,征服了整個南非朝野。

這是南非之幸。南非走過的這條政治轉型之路,當下中國能否走通?卻並不是沒有疑問的。全能政治水銀瀉地的中國,缺乏宗教文化浸潤的中國,超越性力量的空間不能不尤為局促,反對派的成長不能不特別艱難和痛苦。但無論怎樣局促,無論怎樣艱難和痛苦,其實別無選擇。既然沒有選擇,那麼,只能面對。沒有必勝的把握。謀事在人,成事在天。

*作者為中國知名作家、媒體人、前《中國改革》編輯,《南方週末》評論員。本文原刊《世界憲政民主論壇》,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