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蜀專欄:政治反對派不應止步于反對,應做超越性的主導者

2020-08-21 05:50

? 人氣

作者認為,沒有德克勒克和曼德拉的南非轉型是很難想像的。但可能鮮為人知的是,沒有屠圖大主教(見圖)的南非轉型,更難想像。(資料照,美聯社)

作者認為,沒有德克勒克和曼德拉的南非轉型是很難想像的。但可能鮮為人知的是,沒有屠圖大主教(見圖)的南非轉型,更難想像。(資料照,美聯社)

沒有德克勒克和曼德拉的南非轉型是很難想像的。但可能鮮為人知的是,沒有屠圖大主教的南非轉型,更難想像。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這麼說當然潛含著一個邏輯:一定程度上,屠圖大主教之于南非轉型,比作為總統的德克勒克和作為反對派領袖的曼德拉更重要。

南非轉型通常被視為和平轉型。其實未盡然。即便在黨禁取消、曼德拉獲釋之後,血與火仍伴隨著南非轉型,屠殺事件此起彼伏,短短四年中至少14000人死於各種暴亂。

不必懷疑德克勒克個人的善念,但他不具備給自己絞肉般的專政機器刹車的能力。國家機器尤其專政機器有其獨立的生命和獨立的意志,作為領袖不僅往往束手無策,甚至只能聽其裹脅,否則必遭反噬。這在歷史上不乏其例。

曼德拉(美聯社)
曼德拉在南非轉型的過程中作為反對派領袖。(資料照,美聯社)

同樣,曼德拉也無從制止反對派中的極端派。他甚至無從約束自己的妻子,以致兩人分道揚鑣。他妻子所代表的極端派,其殘暴嗜血,相比於體制內的劊子手並無多少遜色。

體制內溫和派與體制外溫和派合作,據說是諸多國家政治轉型的一個重要經驗。當時南非顯然具備這樣的基礎,符合這一定律。但事實證明,這並不夠。屬於溫和派的德克勒克和曼德拉,都無力約束各自陣營的極端派,而極端派彼此刺激誘發的暴力和仇恨迴圈,很可能徹底撕裂整個國家,令其陷入絕望的無底深淵。

需要新的力量,中道而行的力量。或者說,終極的均衡力量。這在當時南非集於屠圖大主教一身。他應運而生,也可以說,他為此而生——這是他的天職,他的使命,他全部的生命意義。

惟有他,能在這樣的歷史關鍵時刻挺身而出,於千鈞一髮之際,擔負起這樣莊嚴的使命。

他最終不辱使命。

我很早就關注這話題,關注屠圖大主教之于南非轉型的奇跡般的作用。我驚訝於他的巨大能量。無論狂暴的國家機器,還是同樣狂暴的反對派中的極端派,都不能不最終屈服。真相與和解的航船才得以揚帆出海,穿越無窮驚濤駭浪,勝利抵達彼岸。當時我斷言,圖圖的力量之源,應歸因於他的個人德性。我是這麼說的:

「屠圖拿什麼去搏擊風雲?憑什麼力挽狂瀾?無它,惟有人性,惟有愛。」

但今天回頭看,我不能不承認,這總結太簡單化了。沒錯,屠圖的個人德性是重要的,沒有超凡入聖的個人德性,他當不起大主教的大位。但大主教這大位,以及這大位代表的超然的宗教力量,更不可須臾忽視。畢竟當時南非仍保持某種社會多元,沒有把民間的全部影響力收歸國有。宗教因而可以獨立於政治之外,仍然是公共資源,為全社會、為整個國家和民族服務。屠圖大主教才得以盡情揮灑,把超然的宗教力量運用到極致。

社會的多元,宗教的獨立,中道而行的力量於變革時代之絕頂重要,由此可見一斑。

當時南非決不缺反對派。但政治轉型不僅取決於有沒有反對派,更取決於什麼樣的反對派。當時南非眾多的反對派,如果被溫妮·曼德拉那樣的極端派一統江湖,如果被極端派的政治正確徹底綁架,那麼絕非南非之福,真相與和解將永難啟航,南非將永無寧日。

反對事業越是興旺發達,反對派越可能泥沙俱下,極端派越可能嘩眾取寵。這是歷史的鐵律。這時能否從魚龍混雜的反對派中成長出具有超越性的主導力量,則是政治轉型能否成功的關鍵。這種超越性,主要體現于對於世俗功利尤其政治功利的超越,即主要體現於大公心。惟有大公,才能純粹,才能毫不動搖地堅守道義倫理和責任倫理,肩負起對於國家和民族、乃至對於人類的神聖使命。

屠圖大主教多年病痛纏身,需以輪椅代步,7日投書表達支持安樂死。(美聯社)
作者認為,屠圖大主教無疑屬於南非徹底的政治反對派,而他之徹底,首先取決於他的大公心。(資料照,美聯社)

屠圖大主教無疑屬於南非徹底的政治反對派,而他之徹底,首先取決於他的大公心。他不需要在南非的政治演變進程中撈取個人名利,一切僅基於公義。這註定他不僅敢於對抗當局的暴政,這點上一直走在反對派的最前列;而且毫無偏私地反對一切暴行,反對一切仇恨,反對一切爛汙。沒有精神高度,沒有超越性,在同一個海拔的泥潭裡混戰,只會彼此拉低,共同墮落,這樣的民族很難有前途。必須超越,必須擁有更高的精神海拔,才能掙脫同一個海拔的泥潭惡鬥,才能引領民族的未來。屠圖大主教正是超越的典範。這使他從當時南非的反對派中脫穎而出,代表當時南非迫切需要的超越性力量,征服了整個南非朝野。

這是南非之幸。南非走過的這條政治轉型之路,當下中國能否走通?卻並不是沒有疑問的。全能政治水銀瀉地的中國,缺乏宗教文化浸潤的中國,超越性力量的空間不能不尤為局促,反對派的成長不能不特別艱難和痛苦。但無論怎樣局促,無論怎樣艱難和痛苦,其實別無選擇。既然沒有選擇,那麼,只能面對。沒有必勝的把握。謀事在人,成事在天。

*作者為中國知名作家、媒體人、前《中國改革》編輯,《南方週末》評論員。本文原刊《世界憲政民主論壇》,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