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天堂到地獄─財政逆轉誰之過?

2020-08-10 07:30

? 人氣

財政情勢反轉,財政部長蘇建榮說今年負債可能會創10年新高。 (蔡親傑攝)

財政情勢反轉,財政部長蘇建榮說今年負債可能會創10年新高。 (蔡親傑攝)

從敲鑼打鼓喊財政平衡、最重財政紀律,到舉債破表、創10年新高,堪稱從天堂到地獄,而且在短短半年內發生,發生了什麼事?誰該為此負責?

編列今年總預算時,蔡政府曾高調宣揚「是22年來首度達到歲出歲入平衡」,總統蔡英文在臉書稱其為「最重財政紀律的政府」;但上月立法院通過前瞻計劃後續預算時,外界就開始討論蔡政府任內,前瞻加紓困再加軍購等多項支出,已讓其特別預算舉債金額破兆元(紓困4200億、軍購2400億、前瞻5100億),這種表現實在談不上「最重財政紀律」。

日前財政部長蘇建榮接受訪問時又說出,今年度稅收短徵約1200億元,加上紓困特別預算分年舉債,今年底舉債將超過4000億元。這個數字已是創10年新高矣!

會造成讓人感覺「財政情勢逆轉」的原因,最顯而易見的當然就是新冠疫情發生、經濟情勢變化。疫情對經濟衝擊,對財政帶來最明顯的改變就是:稅收低於預期。

大部份稅目的稅收多寡都與經濟情勢連動─經濟好當然消費多、各種買賣盛,營業稅、貨物稅之流的稅目就增加,企業生意好、賺得多,繳的營所稅也多,甚至一般民眾,經濟好壞也影響所得,從而反應在綜所稅高低上;股市就更不必提了,成交冷熱直接影響證交稅多寡,低時只有700億元上下,股市一熱就衝破千億元。與房地產相關的持有稅、交易稅的多寡,同樣也會受經濟情勢影響。

這部份就是蘇建榮說的「稅收短徵1200億元」部份。財政部在作總預算的收入估計時,向來採較保守的估計,以免因為過份樂觀而高估稅收。如果回頭看過去幾年,稅收幾乎是年年超徵,少則六、七百億元、多則上千億元甚至近二千億元,即可知今年逆轉為短徵是多麼異常與嚴重的事,這部份大環境因素無法歸責於政府或任何人,只能說「時耶、命耶」。

但除了大環境因素外,其實也有極高比例應歸責於政府。先是去年編列總預算時,其實是有美化、低估支出甚或「作帳」的嫌疑,才作出一本漂亮、足以炫耀「最重財政紀律」的平衡預算。實際上是許多項目塞到特別預算中「不見人」,那些軍購支出、前瞻2期經費,其實屬事前已知、可估算的項目,與事前毫無辦法預測的疫情紓困需求完全不同。

再則是從紓困1.0、2.0到3.0的4200億元預算,不會有人否認疫情對經濟造成大衝擊時,政府該有相應政策因應─不論是紓困亦是振興;但這次因應疫情的紓困政策,明顯有太多的浪費與不必要,白話文講就是任性撒幣、浪費稅金。

個人的紓困金,從遊覽車司機到小黃司機、職業工會的百萬勞工、再到舉牌人、賣玉蘭花、陣頭通通有獎,政府補貼利息的勞工紓困貸款從50萬名額暴增為110萬人申請;企業則不論大小旅館、民宿一律補貼10-25萬元,製造業廠商連台塑都有申請得到19億元紓困金的資格,對照後來國旅暴熱、離島或東部民宿一房難求的熱絡,確實非常嘲諷。

政府的錢發得太快、太多,從上月通過紓困3.0的2100億元預算中,大半是補過去「超支」的部份即可看出。甚至花500多億元的三倍券,因「姍姍來遲」,其效果甚至是否有必要都備受質疑。

這筆帳,當然就要算在政府頭上,這些部會中又以交通部、經濟部為花錢大戶,其它部會則是「有為者亦若是」,跟著花錢發各種XX券,似乎深怕不發錢就不能讓民眾感受該部會的存在、體會政府德政。如果這些部會在決定是否發錢時多想一下其必要性與財政情況,對稅金使用多那麼一點成本效益觀念,許多錢應該不必花、也花不出去,這樣至少可省下一半的錢,財政部也不必借這多錢,相較亂花錢的部會,負責收錢收稅的財政部責任反而少。

今年財政情勢的逆轉,也該讓政府記取一些教訓:永遠要居安思危,多存糧草,因此世局多變,永遠要讓政府財政保持相當的餘裕,以因應可能的變局。上次舉債破表就是馬政府初期為因應金融海嘯及莫拉克風災;也要記得美國柯林頓政府曾有財政盈餘交給小布希,結果小布希搞大減稅,接著碰上911,先救經濟再打了2場戰爭(阿富汗與伊拉克),美國政府財政自此病入膏肓。

蔡政府更別忘記,今日財政得有餘裕,重要的原因就是前財政部長張盛和不畏壓力推「財政健全方案」─其實這就是一個加稅方案,張盛和甘冒大不諱加稅的原因,就是認為必須讓財政多留餘裕、才能因應各種可能的變局。蔡政府切勿在享受前人種樹果實之餘,卻留一個爛攤子給後任。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