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漢光36號演習之創新與挑戰

2020-08-08 06:10

? 人氣

2020年7月16日,漢光36號演習在台中甲南海灘進行三軍聯合作戰實彈操演,蔡英文總統視查。(資料照,AP)

2020年7月16日,漢光36號演習在台中甲南海灘進行三軍聯合作戰實彈操演,蔡英文總統視查。(資料照,AP)

因應中共日益擴張之威脅,國防部於7月13日展開為期5日之年度漢光36號聯合軍事演習。本次演習有別以往,有幾點創新值得關注。整體而言,本次亮點直接呼應蔡英文總統就職演說指示「發展不對稱戰力」以因應中共軍事威脅有關。

本次演習值得關注有以下幾點:聯合兵種營(Combined Arms Battalion);由憲兵特勤隊、警政署維安特勤隊及海巡署特勤隊組成一支聯合反斬首部隊;後備兵力與現役人員共同實施榴砲實彈射擊以及13年來再次潛射魚雷實彈射擊。

這些在自我防衛上漸進式及特殊意涵的改革,展現台灣因應中共威脅決心上的細微變化。

一、聯合兵種營:

聯合兵種營亦是近年中共顯著軍事改革項目之一,扁平組織,快速反應,易於指揮。其組成概念近似「美國海軍陸戰隊地空特遣隊」(US Marine Air-Ground Task Force, MAGTF)。台灣也企圖建構一支可獨立執行任務的營級部隊,係由步兵、裝甲、海軍艦砲聯絡官、空軍聯絡官協調空中密接支援(Air, Naval Gunfire Liaison Company, ANGLICO),該營還運用無人飛行載具(UAV)實施空偵、刺針飛彈作為建制防空武器以及狙擊隊,此外,還運用了國造雲豹甲車所組成之高機動多兵種小型戰鬥部隊。搭配統一的指揮與管制及其地面部隊、空中及海上火力,該營應具備堅實的戰力。

聯合兵種營其戰力有如「小聯兵旅」,可獨立遂行灘岸殲敵作戰。(陸軍司令部提供)
國軍2019年起陸續編成多個「聯合兵種營」,其戰力有如「小聯兵旅」,可獨立遂行灘岸殲敵作戰。(資料照,陸軍司令部提供)

透過本次演習,冀望對去年剛組建的聯合兵種營,對其指揮管制、通信及火力發揚的效能作戰測評與驗證。但該營若要發揮實際作戰能力,遂行獨立作戰,應務實具備以下能力:

(1)立意良善的兵種聯合,從生活、訓練、指揮、參謀作業、軍事教育、計畫作為等,是否全都具備「聯合」(jointness)與「互通」(interoperability)的思維與本質?軍方常年各自獨立運作,甚至軍種間的惡性競爭(預算、資源、職缺員額等方面),以及相互排擠的文化下,聯合作戰是否僅僅將各單位拆散重組這般簡單易行而已?特別是這支企圖聯合作戰的營,當戰時需要空中及海上艦砲火力支援時,目標獲得、座標提供還有地面與海空通信通聯在平時是否都協請陸、海(水面艦)、空軍(戰機)單位共同實施紮實組合訓練?否則,若只是演習當日按劇本套招、出場然後謝幕,不具實質意義。兵聖孫子所著《孫子兵法》曾言:「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計,存亡之道,不可不察」。

(2)後勤支援能量:「兵馬未動,糧草先行」以及「後勤為先」的概念,在在凸顯後勤支援能量的重要。該營企圖獨立作戰,後勤支援能量是否也來自建制內的補給、保修、運輸、衛生及醫療?還是仰賴作戰地區內的地區支援?此外,由於兵種聯合,這支部隊作戰與機動過程所需之各式彈藥,如何攜行?平時彈藥囤儲、提領、動線、時效等,是否在組建這聯合兵種營時全納入完整考量與規劃?戰傷救助、傷患後送是否也具備支撐該營獨立作戰所需能量?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