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歲「捀斗」,60年後見父親死刑判決 她困惑:白色恐怖加害者在哪?

2020-08-05 21:09

? 人氣

採訪團隊之一、北科大文發系副教授楊麗祝表示,這些受難者與家屬長達5、60年來都面對的痛苦就是家人被帶走、自己受到刑求從牢獄回來,幾乎天天驚醒、都是受害者,甚至也不太明白發生什麼事。

「家屬不了解,父母保護他們的方式就是不讓他們知道」

例如被控涉入「綠島再叛亂案」、1956年遭槍決的張樹旺,其妻與家人絕口不提張樹旺的案件,即便張樹旺留下的信件可見對家人滿滿的關心、堪稱「暖男」,張樹旺的妹妹跟孩子到了2017年還是很多困惑:為什麼有綠島再叛亂案 ?那個「ABCD小組」怎麼回事?

「家屬也不太了解,他們父親跟母親保護他們的方式就是不讓他們知道,他們的就學就業有些有困難、有些沒有……」楊麗祝強調,口述歷史人人都可以做,如今出版就是為了讓歷史真相更明晰,讓轉型正義工作更奠基、穩固。

採訪團隊之一、政大文學院院長薛化元表示,1949年12月中華民國政府內戰失利、敗逃來台,當時狀況要說是「風雨飄搖、危急存亡、保衛台灣」尚可理解,但1950年韓戰發生、美國第7艦隊開始巡防台灣,直至今日中共掌握台灣海峽制空權、制海權的事都還沒發生,若說1950年開始的白色恐怖是為了「國家安全」,恐怕要打問號,這事到現在都還沒做歷史的反省。

20200805-政大文學院院長薛化元。(人博館提供)
政大文學院院長薛化元(見圖)表示,若說1950年開始的白色恐怖是為了「國家安全」,恐怕要打問號。(人博館提供)

談起訪談過程,薛化元說困難之一在於訪談要跟檔案對話、檔案來的速度永遠跟不上計畫的進度,困難之二是經過時間記憶也會變得不太一樣,但最困難的恐怕還是當團隊打電話拜訪,許多長輩、家屬依然不願意接受訪談。

「我覺得很重要原因是很多人還未走出歷史很黑暗的一面,受難不是只有受難那剎那,他人在裡面,外面的人(家屬)也在『坐牢』啊,只是情形不太一樣而已……」薛化元說。

談起下一步,薛化元仍盼望忠實記錄白色恐怖時代的社會、文化政治發展,包括所謂「加害者」這塊。事實上,有些承辦人為了保護涉案人會幫忙撇清、所謂「加害人」也有溫暖的小故事、人性另一面;至於做口述史,不只是為了當事人做,也是為了未來的人們而做,「做這些事的目的是為了深化我們對自由、民主、人權的價值,這價值深化讓台灣也許有機會更對抗外來威脅,我們的子孫也會有更好的發展與機會。」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30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