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歲「捀斗」,60年後見父親死刑判決 她困惑:白色恐怖加害者在哪?

2020-08-05 21:09

? 人氣

20200805-中研院台史所所長許雪姬。(人博館提供)
白色恐怖受難者家屬丁螢雪表示,透過與中研院台史所所長許雪姬(見圖)的訪談,心裡才豁然一些。(人博館提供)

「家裡有變故的家屬,生活上、成長上的艱辛,大家應該有所體會……歷史不能回頭,我們要繼續往前,現在政府要朝向盡量把白色恐怖時期檔案開放,我們希望促轉會幫忙釐清一些以前白色恐怖時代的案子、讓我們也了解一下──我們當然有收到『回復名譽證書』,但人都死了,這有什麼用呢?」丁螢雪說。

曾被控涉入「美麗島事件」的《美麗島》雜誌社前主編陳忠信表示,自己曾看過人博館的紀念碑,上頭超過8000人,他一個個看,從1947年看到美麗島,「我們美麗島案算是最幸運的,最囑目,但我們承受苦難比起前輩,小事一樁啦。」至於所謂「前輩」見證,還有如今高齡90、當年曾被控傳閱台獨書籍捲入「海軍台灣獨立許昭榮案」的陳水清。

20200805-受難者陳忠信(美麗島案)。(人博館提供)
《美麗島》雜誌社前主編陳忠信(見圖)表示,美麗島案算是最幸運的,最受囑目,但承受苦難比起前輩算小事一樁。(人博館提供)

陳水清出生於1930年、成長於日治時期,他還記得1947年國民政府軍隊來台時,父親直呼「失望」,1950年陳水清到台北工作,也常看到車站貼著各種公告,「常常在槍殺人,這些人被抓去,台北車頭都有公布,紅字打叉叉就是槍殺……人的生命是很重要,不是這樣那個……」

陳水清開始在思想上對國民黨有所不滿,隨後又歷經牢獄之災,如今他盼望的是,「我希望蔡英文總統可以堅持台灣民主,我們後代子子孫孫才可以幸福。」

20200805-受難者陳水清(許昭榮案)。(人博館提供)
白色恐怖受難者、高齡90的陳水清(見圖)當年曾被控傳閱台獨書籍捲入「海軍台灣獨立許昭榮案」。(人博館提供)

丁螢雪、陳忠信、陳水清皆是人博館「館藏口述歷史主題整理」第3至7冊的受訪者之一,而談起口述史之意義,人博館館長陳俊宏表示,「歷史真相追求」是進行加害體系究責、被害者賠償、政治反省等轉型正義工作的最重要前提。在德國也有倡議過「追求真相的權利」,人們必須知道歷史發生什麼、為何發生、有誰參與,要求國家積極保存歷史檔案並公開──然而,知道檔案不等於真相的全貌,檔案必須跟口述見證一起對話、一起研究,才能湊出歷史真相。

陳俊宏表示,受難者見證之所以重要,是因過去戒嚴體制下,這群受難者與家屬是一段被噤聲、失語的存在,在國家威權體制論述下是一群「背叛體制的人」或「為了國家安全必須付出的成本」,當年政府不只剝奪他們的自由、也剝奪他們自己在歷史詮釋上的重要權利。

20200805-國史館館長陳俊宏。(人博館提供)
人權博物館館長陳俊宏(中)認為,受難者見證之所以重要,是因過去戒嚴體制下,這群受難者與家屬是一段被噤聲、失語的存在。(人博館提供)

因此,陳俊宏認為,透過國家進行口述訪談與徵集很重要,一方面回復受難者名譽,一方面讓他們的苦難與聲音被聽到,「透過他們把故事說出來的過程,他們不只是真相提供者,也是我們重構歷史記憶的重要參與者,能突顯受難者的主體性與能動性。」

陳俊宏表示,本次新出版5冊口述史從2013年開始委託學界進行訪談計畫,有家族受難經驗,亦有過去較少看到的「綠島再叛亂案」、「新店軍監案」(即丁螢雪父親被捲入的案件)等等重要當事人口述訪談,本書主編、中研院台史所所長許雪姬則補充,當一個家庭受到苦楚,團隊實在無法決定選擇叫誰來講比較好,因此決定讓願意講的都出來講。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30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