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防疫升級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陳昭南觀點:汪小菲說小英總統是「漢奸」,台灣人都笑了

2017-07-01 07:00

? 人氣

作者質疑,「大漢民族主義」者們的挑釁與攻擊,中國56個民族之間勢將群起抗之,分裂態勢很可能一夜成局,中國共產黨還能坐穩江山嗎?(資料照,AP)

作者質疑,「大漢民族主義」者們的挑釁與攻擊,中國56個民族之間勢將群起抗之,分裂態勢很可能一夜成局,中國共產黨還能坐穩江山嗎?(資料照,AP)

6月27日,大S的老公汪小菲過36歲生日,在微博發文許下生日願望,第一個希望「家人幸福平安」、第二個是希望「工作順利」、第三個是希望「兩岸幸福」,但他話鋒一轉,諷刺某人「別再打著選舉的名義再愚昧老百姓了!」,厲聲指稱:「如果一個講著中國話的人說自己是日本人,那和漢奸有何兩樣?」、「漢奸在中華民族就像秦檜一樣,永遠跪在那裡。妳要是願意永遠跪著,那就跪吧...別拉著兩千三百萬台灣人一起跪著!」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h總統蔡英文上午主持三軍六校院聯合畢業典禮。(蘇仲泓攝).jpg
遭汪小菲發文影射攻擊的總統蔡英文,汪影射稱其是「漢奸」、「跟秦檜一樣」。(資料照,蘇仲泓攝)

汪小菲老婆是影劇名星,他自已也是微博大V,他的「漢奸說」一PO上新浪微博,即時引來2萬以上點讚數,留言近3千條,再度爆紅於中國。

於是,趕著熱門,他在28日又再補上一篇:《我是一個北京人,是臺灣女婿,更是一個中華民族的後裔》 文長760字,果然立刻成為頭條文章。

大S的老公惹出了「欺世盜名」的大笑料

依據汪大V的說法,則應該可以推衍為:

如果一個講著中國話的人說自己是美國人,那和漢奸有何兩樣?

如果一個講著中國話的人說自己是新加坡人,那和漢奸有何兩樣?

這道題目的謬誤性乃在於:「只能是中國人才可以講中國話。」美籍華人、英籍華人就只能說英語,不可以講中國話,否則就是漢奸;進一步再問問在北京學會說中國話的白人、黑人等等的世界各國的學生或商人們也全都成了「漢奸」了?

汪小菲的世界觀竟然如此狹隘,其邏輯竟然如此幼稚,我們是否也能這樣回他一句話:「如果一個在台灣土生土長的台灣人說自己是中國人,那和台奸有何兩樣?」

「漢奸」與「台奸」之辯

按「漢奸」一詞的傳統定義,漢奸是一個貶義詞,原意是「損害滿族統治利益的漢族奸細」,後來逐漸發展為「背叛漢族的人」和「出賣中國利益的中國人」,相當於「賣國賊」,或通敵或叛國的中國人。 

所以誰是漢奸誰不是漢奸,全在於被戴帽子者的身分究竟是不是「中國人」來決定。依此定義,很多被指責為「台奸」者,也當然在於受指責者究竟是不是「台灣人」而定。

如果我根本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或者我的身分證件國籍等等都跟那自大且無禮的中國無涉,那,我跟「漢奸」何干?同理,如果某位人物根本不認為自己是「台灣人」,或者她(他)的身分證件國籍等等都跟台灣無涉,那你憑什要罵她(他)是「台奸」?

汪小菲也許是譁眾取寵,也許是道地的大漢民族的沙文主義者,他將台灣的小英總統硬要套上「漢奸」污名,顯然是為了要取悅於「大中國民族主義」者們,也很可能是他自己意識形態本來就是個「種族主義者」,所以才會不顧大S的「清新形象」而胡言亂語!

「有病台灣人,沒病中國人」的雙重身分

我不知道汪小菲是否會像藝人黃安一樣奸巧的「有病台灣人,沒病中國人」,每隔一陣子就大玩雙重國籍身分的遊戲,搶搶媒體版面或刷刷存在感?也或許,汪小菲保有台籍身分(台籍眷屬依親),抑或是他早已是會說中國話的法國人或加拿大人了?若從肉蒐的資料記載看,他理應是屬於滿族血統的正黃旗包衣後裔,按血統論,汪小菲自應效忠滿族而不是漢族吧?

「反台獨」藝人黃安在中國罹患心臟病,回台灣就醫(黃安微博)
「反台獨」藝人黃安在中國罹患心臟病,回台灣就醫。(資料照,黃安微博)

按照「種族論者」的意識形態表述,汪小菲理應被歸列為「滿奸」才對。他的滿人先祖們被漢人推翻政權趕出山海關,他居然還有顏面為漢人政權大聲疾呼自己「是一個中華民族的後裔」?顯然,汪小菲本來就迷信「炎黃子孫」後裔之謬論,也可能是汪小菲對於「炎黃子孫」一詞的歷史故事是被閹割的。套一句戲裡常演的台詞問說「汪小菲,你對得起滿族列祖列宗嗎?」

不過追究民族血統論非本文原意,主要是為了引出「大漢沙文主義」正在中國成長興盛的一個前奏曲現象。

共產黨偉大的國際主義已被萎縮成狹隘的民族主義

共產主義的主體乃是無產階級。在《共產黨宣言》第二章裡已闡明:無產者與共產黨人中,有提及過共產黨人的目標就是「消滅私有制」以達成共產化,並使社會均富,並避免一切對人民利益相左的事務,總而言之,共產主義就是主張透過消滅私有產權達成解放全人類的一種思想。

準此,共產主義運動在中國1920年代開始的時候,就宣稱是一個無國界的無產階級聯合,反對資產階級虛偽的民族主義。例如對於外蒙古共產黨革命和國家獨立,中國的民族主義者堅決反對,而共產主義者則堅決支持。

1929年,中國共產黨就曾抨擊國民黨說,「到現在國民黨政府還不承認外蒙古是獨立自主的人民共和國,而把外蒙古看成中華民國的附庸」。

1931年11月7日中國共產黨所公布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憲法大綱〉之中其第十四條即有明確載釋:「中華蘇維埃政權承認中國境內少數民族的民族自決權,一直承認到各弱小民族有同中國脫離,自己成立獨立的國家的權利。蒙古,回,藏,苗,黎,高麗人等,凡是居住在中國的地域的,他們有完全自決權;加入或脫離中華蘇維埃聯邦,或建立自己的自治區域。中華蘇維埃政權在現在要努力幫助這些弱小民族脫離帝國主義國民黨軍閥王公喇嘛土司的壓迫統治而得到完全自主。蘇維埃政權,更要在這些民族中發展他們自己的民族文化和民族言語。」

即使到了1950年代中共掌握中國政權後,在其黨姓喉舌《人民日報》上仍然還在大力譴責「大漢族主義」:「反動分子企圖煽動某些中國人的大漢族主義的感情,反對外蒙古人民建立自主的人民國家。」

1949年中共成功趕走國民黨政權而建立「新國家」後,於1954年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在序言中依然是強調毛澤東倡導的「新民主主義」,他們在憲法中揭示:「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全國各族人民共同締造的統一的多民族國家……在維護民族團結的鬥爭中,要反對大民族主義,主要是大漢族主義,也要反對地方民族主義。」

中國共產黨早已背叛共產主義

從共產主義的原意出發,奉行「國際主義」並消滅國家主權與界限的一種思想是上世紀所曾流行的進步思潮。是一種提倡全人類不分民族都能平等自由的一種理想。如果共產主義的基礎是以階級博愛為基礎,那麼民族主義的立論基礎則是民族血緣。前者主張消滅國家,後者則以國家為中心,彼此根本就是對立的意識形態。然而,共產主義的政治思想歷經列寧、史達林和毛澤東的實踐,而被掌握話語權者們不斷修正成惡魔黨。

毛澤東。(取自網路)
毛澤東重新闡釋共產主義稱:共產黨是工人階級先鋒隊,隨著階級的消滅,共產黨也就消滅了。(資料照,取自網路)

到了毛澤東又再對此重新加以闡釋:共產黨是工人階級先鋒隊,隨著階級的消滅,共產黨也就消滅了。這與西方政黨觀點不同,西方世界認為,政黨是政府與選民的橋樑,任何政黨都可能長期存在。

在這裡,我們大概已經嗅出,老毛已開始分隔出東西方的差異,也在否定全人類的共通性。只是當時老毛為了要爭取國際共產的主導權,正在拼命輸出「毛氏革命理論」(毛語錄)。當1966年文革內鬥期間,時任國家主席的劉少奇被四人幫冠上「走資派」大帽子硬打成「蘇修主義者」,經過公審批判而冠以「叛徒、內奸、工賊」,進而宣示為「永遠開除黨籍」。中蘇交惡,即是中國共產黨準備揚棄國際主義路線的自立山頭的一個起始點。

跳過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的修正主義路線,直接來看習近平在2012年上台時強勢推出的「中國夢」,並幾番多次運用政治運動掀起民族主義浪潮,就完全坐實了違反中共憲法的「大漢族主義」。而且食髓知味,習大大們乾脆將其調動「民族主義」當作習慣性轉移政經社會問題的政治操作。

「中國夢」讓偏狹的民族主義正式粉墨登場

習近平所提出的「中國夢」為民族主義情懷提供了一個正式的理論框架,在這個框架之下,中國有計畫的更加公開高調地談其「長達一個多世紀的恥辱」,也反覆論述著「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因此,民族主義情結也就此,被提升到了「全國人民共同理想」的高度。

耶魯大學教授白潔曦(Jessica Chen Weiss)在其著作《強大的愛國者:中國外交關係中的民族主義》(Powerful Patriots: Nationalist Protest in China's Foreign Relations)一書裡分析說:

「自習近平上任以來,其實有數次針對領土爭端的示威抗議活動曾被醞釀,但都在政府的干預下未能成型。」

白潔曦在該書中分析道:在中國政府的眼中,出於民族主義情緒的抗議示威活動通常都潛存著失控的風險,例如在2012年的反日活動中就發生了打砸搶的暴力事件,甚至有被鬥倒的薄熙來的支持者們曾打出了想念毛澤東的標語。民族主義活動牽扯到國內政治,這已觸犯了中國政府的大忌。儘管在歷史上,中國政府曾有過鼓勵民眾走上街頭抗議外國政府的不少案例,並以此作為籌碼向外施壓的舉措,但是白潔曦教授認為,「官方對民眾的民族主義活動的態度是視情況而定的,這取決於他們對風險和利益的評估與平衡。」

她強調說:「民族主義對於中國政府來說,是一場危險遊戲。」

中國法西斯,當茁壯到可能反噬中共政權時

不錯,對當權者來說,民族主義情緒性的操作自有其巧妙運用之處,卻也同時伴隨著必然召喚出「民族主義者極端者」的惡靈借其勢成長的危機。一旦「類納粹」的極右意識形態被招手並悄悄成長,等他開始展現高度破壞力之時,一切都已晚了。

我們也必須注意到,曾有多位學者警告說,「當中國政府有一天意識到強勢外交策略需要務實變通的時候,他們必須回過頭來說服自己的人民,而那時,已被鼓勵做了多年『中國夢』的民眾只怕很難接受所謂退讓和妥協,這將給中國執政者帶來更大的政治風險。」

不幸真被言中了,這風險事實上已正在中國民族主義溫床上逐漸成形壯大。

「習五一」、「梅新育」和「大漢之鷹」、「夜半鐘聲看風雲」等的新浪微博ID號,都是以連續傳播「大漢民族主義」之意識形態為濃厚話題的自媒體賬號,而且每次發文幾乎都會有上萬點閱量和轉發率,粉絲量的增速更是每天翻新中。這充分顯示了一種中共政權必須高度擔心的麻煩事: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已完全消退,維權律師們的自由主義也因劉曉波風坡和709事件而被中共活活掐死之後,「大漢民族主義」正好抓住此大好機會,刻正逐漸從邊緣走向了中心地位,尤其是他們已開始佔有了相當龐大的政治動員力和不可低估的政治前景。

天量級維穩預算擋得了「大漢民族主義」的撞擊嗎?

此一波借屍還魂且愈演愈烈的「新民族主義浪潮」不僅僅寓示著即將對中國現政權合法性的攻擊性挑戰,也意味著國家分裂的高度風險正在升高中。正所謂,民族主義必然附帶而來的淋病與梅毒,右翼民族主義的幽靈基本上已逐漸到處成型中了。

中共每年編列的「維穩預算」都快近兆元人民幣(約新台幣5兆左右的龐大預算),佔其總預算數的17.55%,比較歷年政府總預算,甚至往往都還要高於其軍費預算額。可見其內部社會壓力之沉重。設想,當中共的「維穩政策」除了必須高度堤防社會弱勢者們的上訪和民主人權論者們的示威抗議之外,如果還必須再加上「大漢民族主義」者們的挑釁與攻擊,中國56個民族之間勢將群起抗之,分裂態勢很可能一夜成局,中國共產黨還能坐穩江山嗎?

而台灣,眼看著中共無可避免地即將面臨因「大漢族主義者們」所正攪動的分裂危機中,如何以民主自由的普世價值,進一步促動並聯合中國各民族獨立運動運動,寧非是台灣執政當局及國安團隊所必須背負的重責大任麼?

*作者現任桃園農田水利研究發展基金會董事,曾任第二、四屆立法委員。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昭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