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專訪1》「川普築科技牆分隔民主與極權」 朱敬一分析台灣如何選邊站

2020-07-29 08:40

? 人氣

中研院院士朱敬一接受《風傳媒》專訪時剖析,美國在全球建構三堵牆,包括軍事、關稅和科技牆,未來是民主與極權對峙的雙軌世界。(顏麟宇攝)

中研院院士朱敬一接受《風傳媒》專訪時剖析,美國在全球建構三堵牆,包括軍事、關稅和科技牆,未來是民主與極權對峙的雙軌世界。(顏麟宇攝)

美中科技戰雲密布,台灣如何選邊?中央研究院院士、前駐WTO常任代表朱敬一接受《風傳媒》專訪時指出,如果科技是一堵牆,牆的兩邊慢慢會變成雙軌,一方是美國領導的民主體系,另一方是中國為主的極權體系;美國總統大選,無論誰勝選,都要面對6G衍生的國安問題。「未來是民主與極權雙軌對峙的世界,在美國出口管制實體清單(entity list) 的陰影下,企業負責人將面臨美國刑責的追究。」

朱敬一指出,二次大戰以來,美國在全球曾建構三堵牆,分別為軍事、關稅與科技牆。第一堵牆是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對抗華沙公約組織;第二堵牆是TPP(跨太平洋夥伴協定)與TTEP(美國與歐盟的FTA),這兩大自由貿易組織若完成,就像一堵牆,牆內零關稅,牆外則課徵關稅;第三堵牆是科技牆。「未來應該關切的重點是6G,由於牽涉精準定位,攸關國安問題,必然朝向雙軌。」

「美國總統川普雖然高喊在美、墨邊境築牆,但他不小心建了一堵科技牆」,朱敬一說,「這堵科技牆有多高多寬多長,會不會變成萬里長城,目前不清楚;關稅牆和科技牆哪個厲害,現在也很難說,台灣要預判戰局,事先布置,為5-10年後的發展預做準備,扮演扭轉戰局的角色。」

(延伸閱讀:重磅專訪2》「別再盯著WTO了」 朱敬一談美中對峙:誰當秘書長都難解僵局

美中衝突 「貿易只是表象 關鍵是結構問題」

朱敬一認為,「多邊貿易走不下去,是結構性問題,美國批評中國偷竊智財權,強迫美國企業移轉技術,政府不當補貼企業,電子商務不當封鎖等問題,造成不公平競爭,這些結構因素是美中衝突的關鍵。」

朱敬一引用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的話指出,「貿易只是表象,關鍵是結構問題。」

20200724-中研院院士朱敬一專訪。(顏麟宇攝)
中研院院士朱敬一接受《風傳媒》專訪時指出,貿易戰只是表象,後面的規則和科技戰才是重心。(顏麟宇攝)

對企業界而言,朱敬一說,「貿易戰只是表象,後面的規則和科技戰才是重心。科技戰包括很多層次,例如人工智慧、電子商務、衛星定位等,一旦進入科技戰,地緣政治重要性相對降低,只是眾多因素之一。」

波頓在《事發之室》書中指出,對於美中貿易戰,白宮有兩派意見,一派以美國商務部長羅斯為首,希望與中國達成貿易協定,要求中國多買些黃豆,可減少貿易逆差。另一派是以波頓為主,認為造成貿易逆差的關鍵在於結構性問題,這些問題沒有解決,即使中國多買些黃豆,意義不大。

(延伸閱讀:重磅專訪3》台灣產業發展榜樣 朱敬一只服「競爭力全球前5」的這國家

「美中談判是要解決產生貿易問題的問題」

「美中談判不是要解決貿易問題,而是解決產生貿易問題的問題。」朱敬一分析,要不要規範政府補貼從實驗室到工廠這一段,或是網路封鎖造成不公平電子商務競爭,或是強迫智財權移轉等問題,這些才是關鍵,這些問題不解決,美中簽署貿易協議,沒有太大意義。」

外界預期,美國年底大選,民主黨候選人拜登一旦當選,可能與中國就貿易戰達成共識。朱敬一認為,「貿易戰只是美中衝突很小一塊,更重要的是科技戰。無論誰勝選,都要面對6G衍生的國安問題。」

「科技牆是一種非關稅貿易障礙」

朱敬一說,「什麼是FTA?FTA就是一堵牆,如果科技牆很完整,它就是科技產品的FTA。」一般來說,貿易障礙有兩種,一種是關稅貿易障礙,另一種是非關稅貿易障礙,科技牆就是一種非關稅貿易障礙,關稅牆和科技牆哪個比較嚴重,目前還很難說。

這堵科技牆未來有多高多寬多厚,是觀察重點。朱敬一分析,「美國針對使用美國技術的產品出口或再出口地區、廠商進行出口管制審查,有一個entity list(美國商務部工業與安全局出口管制條例實體清單), 如果有廠商違反規定,由於涉及國家安全,企業負責人可能面臨坐牢的風險,問題相當嚴重。」

「安倍選擇加入TPP 考量重點是民主與極權」

一牆之隔,相差十萬八千里,企業如何選邊?朱敬一以日本首相安倍選擇加入TPP為例說明,當時內閣中有人贊成,有人反對,但安倍不是從傳統官僚所做的「產業利弊」得失面來分析,而是從民主與非民主體制來考量。他指出,日本當年考量要加入TPP 或RCEP,一個是美規,民主國家的規則;另一個是中規,極權國家的規則。「安倍考量的重點是,民主與極權,你要選擇那一種遊戲規則。」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美聯社)
中研院院士朱敬一說明,日本首相安倍(見圖)選擇加入TPP,考量的重點是民主與極權,要選擇那一種遊戲規則。(資料照,美聯社)

「現在這堵科技牆已形成了,你幾乎沒得選。」朱敬一分析,科技牆包括的層面非常廣,可以從半導體、人工智慧到電子商務等,未來這堵科技牆把民主與極權分隔為兩個不同陣營,企業的執行長、政府國安部門都應該冷靜思考、看清戰局。

「AI對極權者有利 歷史上少見」

人工智慧是科技戰重要一環,朱敬一指出,「人工智慧(AI)是非常特殊的技術,必須利用超級電腦處理大數據,這些大數據越大越好,這對極權國家獨裁者有利,極權國家可以將很多不同大數據資料庫整合運算,不在乎是否侵犯人民隱私,例如把電子商務、金融資料、交通運輸等大數據都整合在一起,對人民進行全方位監視,這在民主國家不可能做的。」

在西方民主國家,如果沒有當事人同意,不允許把谷歌、臉書、亞馬遜等科技公司擁有的數據整合在一起分析。朱敬一指出,共產極權國家不尊重人權,可以把A公司與B公司的數據整合起來,進行大數據分析,不受限制。AI對極權獨裁者有利,這是人類歷史上少見,將來會發生什麼恐怖後果,值得進一步研究。 

20200727-SMG0034-E01-朱敬一小檔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