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讚國觀點:有林德昌,就有李眉蓁

2020-07-27 07:10

? 人氣

國民黨高雄市長補選候選人李眉蓁被爆碩士論文抄襲,含淚道歉並宣布放棄學位。(李眉蓁臉書)

國民黨高雄市長補選候選人李眉蓁被爆碩士論文抄襲,含淚道歉並宣布放棄學位。(李眉蓁臉書)

高雄市長補選候選人李眉蓁的碩士論文因為明顯剽竊,鬧得沸沸揚揚。國立中山大學7月24日指出,審定委員會「一致發現被檢舉人之碩士論文內容文字,與童振源教授之專文及雷政儒的碩士論文,高度相似」,這件學術醜聞多少已蓋棺論定。

死馬不能當活馬醫,中山大學除了依法撤銷李眉蓁的論文與學位外,別無選擇。鐵證如山,中山大學不可能不動如山。倒是李眉蓁的指導教授林德昌卻還沉得住氣,到7月25日都不吭一聲,大有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的鎮靜。

其實,林德昌根本沒有任何正當性出面為李眉蓁辯解,他本人都自身難保了。木已成舟,李眉蓁的論文是一把雙面刃,林德昌再怎麼拿,都會傷到自己。一個合理的推論是,有林德昌這樣的教授,就有李眉蓁這樣的學生,反之亦然。

李眉蓁的學術倫理醜聞,不會只是她個人惹出來的麻煩,林德昌更難辭其咎。他只要盡到指導教授的最起碼職責(也許柯P的SOP應有點啓發),她再如何糟蹋學術尊嚴,玩弄三位教授的知識與常識,整件事不會如此難看與難堪,白紙黑字,千古留名,笑罵由人。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如果李眉蓁是資深媒體人黄創夏7月22日所說的「影印機」,林德昌大概就是「總開關」了。沒電,任何影印機的功能再多、再厲害,也會一籌莫展。林德昌守得住關卡,李眉蓁又如何能過關斬將,一路面不改色。

李眉蓁論文封面之後的第一頁是「審定書」,明顯記載李眉蓁的論文,經「本委員會審查並舉行口試,符合碩士學位論文標準」。這是一份正式的公文書,林德昌在三個地方簽名:考試委員、指導教授與系主任/所長。也就是說,從個人,到團體,再到機構,他以三個身份的權威為李眉蓁背書到底。

不談剽竊,李眉蓁的論文怎麽看,都難以「符合碩士學位論文標準」。中山大學表示,「本案仍將送校外專業領域公正學者審定」。論文的存在是客觀事實,我們不妨先做個文本分析,抽絲剝繭,看看林德昌是如何指導李眉蓁。

依據《鏡周刊》7月22日提供的網路影印版,任何人只要細讀李眉蓁的論文,就不難發現林德昌根本不曾讀過,頂多是翻個幾頁,大致過目一下,就算是指導了。 不管如何,他的學術尊嚴、知識技藝與批判能力未免輕率到極點,作為學者,簡直墮落到無以復加。

以下幾點,都可以佐證林德昌不曾認真指導李眉蓁的論文,其實兩位口試委員(趙甦成、朱景鵬)也沒嚴格讀過論文,審查或口試只不過是在形式上過個場,幫林德昌演一場慘不忍睹的戱。

20200725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李眉蓁碩士論文抄襲一事持續延燒,其指導教授林德昌(見圖)也遭起底。(取自中山大學網站)
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李眉蓁碩士論文抄襲一事持續延燒,其指導教授林德昌(見圖)也遭起底。(取自中山大學網站)

論文本文的第一頁第一行的第三個字,則,是第一個線索,表示前面還有一句或一段對比的文字。除非林德昌沒讀過論文原稿,或者中文與邏輯實在差到難以想像,不然他怎麼可能看不出文法上不通的問題?

就算不以一個單字論是非,林德昌只要繼續認真讀下去,第一頁的第三段和第二頁的第二段,除了後者莫名其妙多出來的幾個字——「臺商是兩岸經貿關係的主要行」,根本是重複的段落。這13個字,加上兩段相同的文字,無疑亮起雙紅燈,林德昌竟然就看著李眉蓁呼嘯而過。

即使這些瑕疵都可以利用技術疏失打發掉,林德昌只要繼續認真讀下去,在第14頁的第一段的(Thomas,1975)(原文少了個間格),應該也會亮起紅燈。因為他只要比對參考文獻,就不難發現這個引用並未列在其中,而是出現在一個中文註解裏,不是原典。類似的地方不少,借屍還魂,是抄襲的一個指標。

林德昌只要繼續認真讀下去,在第45頁的表3-3:台海兩岸經貿政策互動比較(1990-1999),同樣應亮起紅燈。再不然,她在表3-4的註解「2008.5.20查詢改網頁」(第53頁),也該警鈴大響。對一份在2008年完成的論文,林德昌怎麽就不會想到問一下李眉蓁,數據為什麽都停留在1999年,從1999年到2008年,10年間,台灣與中國在經貿方面再無互動了?一般人都會知道不可能,三位教授竟然毫無疑問。

李眉蓁的論文共137頁,其中本文123頁,參考文獻14頁。後者共136個條目,包括58個中文書籍、3個英文書籍(未按字母順序列舉)、53個期刊論文、16個研討會論文集與6個碩士論文,不過不見童振源被抄襲的文章,也沒有被剽竊的台北大學公共行政暨政策學系雷政儒的碩士論文。

其中最大的紅燈應是三本英文書籍,第一本是亞當史密斯(Adam Smith)的An Inquiry into the Nature and Causes of the Wealth of Nations(《國富論》,1976年版)。這三本英文書的條目看起來根本就是稻草人,裝模做樣。李眉蓁連她自己的中文論文都不曾仔細讀過了,我們很難相信她會讀過英文原典。林德昌大可一問,她為什麽不引用英文,而是參考中文版?

再進一步分析,既然是參考文獻,就表示李眉蓁真的參考過這些書籍、期刊文章和學術會議的論文。全部136個項目中,只有36個被引用到而出現在註脚裏,其它的作用是用來裝飾門面,特別是那些2000年以後出現的19個書目。如果林德昌認真閱讀過李眉蓁的論文,一個規避不得的提問是,她如何參考並引用其它100個書目?

李眉蓁荒誕離奇的碩士論文在林德昌指導下,居然全身而退。也難怪,在「台灣博碩士論文知識加值系統」網站搜尋,從90至107學年度,18年間,林德昌總共指導了177篇論文,其中博士29篇,碩士148篇,幾乎平均一年10篇、一個月將近一篇,數量之多,簡直是論文製造工廠。

除非閱讀所有論文,我們無法斷定這些博碩士論文的品質如何。李眉蓁論文的口試委員之一、現任國立東華大學副校長朱景鵬7月23日說,他學到了一個教訓。對整個學術界來說,這個教訓的代價未免惨痛,一竹竿打翻了一船人。

不管是實際或觀感,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飯,李眉蓁豈只斷送了自己的政治生涯,連帶陪葬的,恐怕是林德昌指導過的其它博碩士生的幾年辛苦與努力。

*作者為國立交通大學傳播研究所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