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中國暴雨不止,長江、黃河、淮河拉警報,27省災情嚴峻

2020-07-23 10:30

? 人氣

中國南方暴雨不止,截至7月13日的洪災已造成141人死亡失蹤、2.9萬間房屋倒塌。(美聯社)

中國南方暴雨不止,截至7月13日的洪災已造成141人死亡失蹤、2.9萬間房屋倒塌。(美聯社)

二○二○年兇猛的洪水來勢洶洶,籠罩整個中國南方,洪澇災害成為今年繼新冠疫情後最讓人揪心的話題。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據北京《經濟日報》統計,自六月以來,中國全國共有四三三條河流發生超警(需要戒備)以上洪水。長江、黃河上游、珠江流域的西江和北江、太湖都發生了今年一號洪水,長江二號洪水又緊隨其後,一輪又一輪強降雨接踵而至,中小河流區域成為受災重點。

中小河流及鄉鎮成治理難點

廣西陽朔從六月開始就被洪水席捲,陽朔縣近四萬戶家庭受災。而截至七月十三日,南方大面積降雨帶來的洪災已造成福建、江西、廣東、廣西、貴州等二十七個省(區、市)三八七三萬人次受災、一四一人死亡失蹤、二.九萬間房屋倒塌,直接經濟損失八六一億人民幣。

中國國家減災委專家委員會委員、中國農業大學資源與環境學院教授潘學標指出:「洪澇災害對人民生活影響有方方面面,但是比較大的主要在農業這一塊。」尤其廣西等地區種植砂糖橘等水果較多,以往這些旱地作物會種在山坡上,如今大多為了經濟效益種到靠近水源河流的農地上,因而大面積受災。而像陽朔這樣的旅遊城鎮,民宿同樣損失慘重。

潘學標認為,中國自一九九八年發生特大洪水後,這些年一直注重對大流域的治理,相對偏僻的中小河流區域及鄉鎮地區成為治理難點。小流域的治理不但效益低,且數量龐雜分散各處,國家撥款難以面面俱到。再加上小流域本身工程措施較弱,河道狹窄又長期缺乏疏通,一旦洪水到來,人們根本沒有反應的時間。

洪澇帶來的損失在暴雨中不斷升級。自六月起,國家氣象中心連續四十天發布暴雨預警,南方出現十五次大範圍強降雨過程,特別是七月四日以來,長江中下游幹流沿線持續出現暴雨、大暴雨。《財經》的報導更指出,今年暴雨現狀不正常,無疑是一個極端水文氣象事件。

自6月以來,中國全國共有433條河流發生超警以上洪水。(美聯社)
自6月以來,中國全國共有433條河流發生超警以上洪水。(美聯社)

鄱陽湖水位破「九八洪災」高度

江西成為首當其衝的重災區,面臨著自九八年以來最為嚴峻的防汛形勢,鄱陽湖的四座水文站水位均突破歷史極值。雖然長江只有一五二公里的主河段流經江西,但「江到潯陽九派分」,長江在此分叉形成眾多支流。地處河口位置的江西面對巨大防汛壓力,而做為調蓄緩衝池的鄱陽湖在大流量衝擊下的作用卻有限,特別是面對長江洪峰倒灌時,鄱陽湖難以承接。再加上江西很多中小河流堤岸早已千瘡百孔,劇烈降雨來襲,形勢就極為嚴峻。

外洪內澇是近期強降雨過程中贛北地區災害的主要特徵──天上降雨變多,而地上水容減少。城市發展過程中,湖泊濕地的縮減,也導致區域內水體的循環和調蓄能力減弱。

當南昌的秋水廣場淹沒於江流、九江的江州鎮連夜組織居民撤離時,很多人重新記起了九八年九江抗洪搶險的歷史畫面。今年是否又會再度重演當年洪水滔天的慘痛?

汛情關鍵變數:雨帶何時北抬

水利部副部長葉建春表示,從流量水位來看,鄱陽湖部分站點水位超過九八年,而長江中下游幹流主要控制站點的水位低於九八年。應急管理部副部長鄭國光則認為,到目前為止,長江流域平均降雨量比常年平均多出五一%,但不能簡單與九八年相比,九八年是雨帶北抬之後又回到長江中下游,一直延續到八月下旬,持續時間過長,才導致長江大堤被水浸泡。

截至目前,長江二○二○年二號洪水已形成,淮河一號洪水也已形成,湖北恩施更因河水倒灌造成內澇,南方多地現已啟動I級應急響應。雖然不少專家認為從氣象角度看,今年持續兩個月集中降雨的可能性不大,但暴雨至今仍未停止,新一輪較強降雨將涉及江淮、黃淮區域,且帶來的次生災害(由原生災害所誘導出來的災害)風險也在加大。暴雨影響下,山洪和地質災害氣象預警也陸續在湖北、湖南、河南、重慶等地局部生效。

水文氣候專家姜彤接受《財經》訪問時指出:未來面臨的一個變數是雨帶何時北抬,如果北抬不了,長江流域持續下雨,南方洪災就會雪上加霜。

這次洪災實則暴露出中小河流目前的治理困境。中國○九年開始啟動中小河流重點防洪河段治理,但幾萬條中小河流並非短期能完成的任務。再加上治理過程同樣涉及上中下游以及不同行政區之間的協調機制,能否從單一目標治理轉為綜合治理,是考驗現代化水文管理的難題。

喜歡這篇文章嗎?

賈選凝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