擔心事實就好,不用擔心流行:《隨機試驗》選摘(1)

2020-08-07 05:10

? 人氣

在澳洲國立大學教授入門經濟學的時候,我對班上學生進行了一個小型的隨機實驗,測試穿著更正式是否會影響他們對授課的評分。在整個學期當中,我隨機選擇穿西裝打領帶的日子,其他時候則穿比較輕鬆休閒的服裝。在每節課的尾聲,我要求所有學生為課程從一到五做評分。我在最後一次的授課後整理數據,發現沒有證據顯示學生比較喜歡打領帶進行的講課。給講師的教訓是:擔心事實就好,不用擔心流行。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自體實驗在醫學上有著悠久的傳統。為證明手術不需要全身麻醉,美國外科醫生凱恩(Evan Kane)給自己注射了局部麻醉劑,然後摘除自己的闌尾。為證明小兒麻痺症疫苗是安全的,沙克(Jonas Salk)對自己注射,然後為他的妻小注射。為證明粘液瘤病毒會造成兔子死亡,可是對人體無害,澳洲科學家芬納(Frank Fenner)替自己注射了足以殺死數百隻兔子的病毒量。他安然無恙,不過後來有些澳洲人喜歡稱呼他為「兔子」。

魯迅的寵物兔子也被貓吃了。(示意圖/pixabay)
澳洲科學家芬納(Frank Fenner)替自己注射了足以殺死數百隻兔子的病毒量。他安然無恙。(示意圖/pixabay)

有些人的突破更加驚人。布林德利(Giles Brindley)在一九八三年於拉斯維加斯舉行的泌尿科學會會議上,對臺下聽眾宣布透過直接注射造成勃起是可能的。他接著告訴他們,在演講前不久,他已經對陰莖注射了一種稱為罌粟鹼(papaverine)的勃起藥物。他在螢幕展示自己陰莖處於鬆弛狀態的幻燈片。布林德利向聽眾保證,沒有一個正常人會覺得演講是種情色經驗。一位評論家回憶說,「然後他立刻褪去外褲和內褲,露出一根細長、明顯勃起的陰莖。會議室鴉雀無聲。每個人都屏住了呼吸。」

只要控制治療的有無,單一患者實驗可以用隨機方法進行。在研發治療罕見疾病或根據患者遺傳基因量身訂製的藥物時,這些「單一受試者」或「單人交叉」臨床實驗變得愈來愈普遍。其中一個正在進行中的這類實驗,是治療罕見神經肌肉疾病的荷蘭試驗,每十萬人就有一人罹患這種疾病。最昂貴的藥物幾乎總是用於治療罕見疾病的藥物。單一患者試驗可能對衛生當局判定每年花費數十萬美元的藥物是否有預期效果至關重要。

就像第八章中的定價實驗(只涉及一家店,每週更改價格),這些單人交叉實驗是我們利用隨機方法認識周遭世界的新方式。

《隨機試驗:改變世界的大膽研究》立體書封書腰版。(春山出版)
隨機試驗:改變世界的大膽研究》立體書封書腰版。(春山出版)

*作者安德魯.雷伊 Andrew Leigh,澳洲社會科學院院士,曾任澳洲國立大學經濟學教授,曾獲選為澳洲經濟學會的「青年經濟學家」。二○一○年當選國會議員,是澳洲財政部的影子助理部長。本文選自作者著作《隨機試驗:改變世界的大膽研究》(春山出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