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劍虹觀點:被遺忘的韓戰老兵─在滇緬打游擊的楊增彥前輩

2020-07-19 07:20

? 人氣

現居中彰榮家的楊增彥老先生,以身為捍衛中華民國的軍人為榮,雖然他來台灣的原因相當離奇。(許劍虹提供)

現居中彰榮家的楊增彥老先生,以身為捍衛中華民國的軍人為榮,雖然他來台灣的原因相當離奇。(許劍虹提供)

提到韓戰,人們想到的是開戰時朝鮮人民軍的T-34裝甲洪流、大韓民國國軍陸軍第1師師長白善燁將軍在洛東江前線的奮勇頑抗,還有美軍陸戰隊第1師在長津湖遭中國人民志願軍包圍後陷入的苦戰,或者F-86與MiG-15在「米格走廊」上的纏鬥。很少有人知道韓戰其實並不只發生在朝鮮半島,甚至韓戰也不只是韓戰,而是西太平洋地區反赤化戰爭的其中一環而已。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與此同時,由吳石與陳寶倉等「附匪」國軍將領訓練的胡志明,也正率領著越南人民軍挑戰法國人對中南半島的殖民統治。雖然高舉「民族獨立」的反殖民主義大旗,胡志明卻是不折不扣的共產黨人,他不只是要趕走法國人,還要把越南永遠置於共產黨的統治之下。台灣的情況相對單純,因為四面環海且中共尚無海軍的原因,美國只需要派遣第7艦隊艦艇巡視台灣海峽就足夠了。

然而隨著中共在1950年10月25日派遣志願軍參戰,原本希望將戰場限制在朝鮮半島的美國,也不得不思考在東南亞開闢第二戰場,牽制解放軍兵力北調的可能性。於是撤退到緬甸的雲南反共救國軍,便立即為中央情報局啟用成為在東南亞開闢第二戰場的主力部隊。現居彰化中彰榮家的楊增彥老先生,就是他們當中的一份子。

流轉在國共之間的人生

過去在我們的印象中,泰緬孤軍都是一群堅決捍衛中華民國,反對中共統治的愛國官兵。可他們當中又有多少人,是出於自己的意願隨反共救國軍到東南亞叢林裡打游擊戰的呢?楊增彥1934年農曆2月15日出生雲南省鎮南縣玉田鄉果姥村,不過因為父母在他兩歲時候就過世的原因,他基本上是由祖父母拉拔到九歲的。

到了九歲以後,祖父母實在無力撫養他長大下去,於是楊增彥就投身玉田鄉鄉公所,擔任鄉長的隨從。當時雲南省被控制在龍雲等地方實力派手中,所以楊增彥也稱得上是龍雲的人馬,不過隨著對日抗戰爆發,中央軍的勢力也越來越深入雲南省。中國遠征軍就是以老先生故鄉所在地的楚雄為據點,向盤據怒江西岸的日軍發起反攻。

當時他年紀還太小,沒有機會上戰場打日本鬼子,可是對於當年國軍在戰場上的英勇表現仍印象深刻。只是到了抗戰勝利以後,龍雲立即被蔣中正下令解除武裝,讓接替他出任雲南省主席的盧漢做出了投靠中共的決定。楊增彥所服務的鄉政府與縣政府人員,不是逃往緬甸就是跟著盧漢一起靠攏中共。身為孤兒的楊增彥與中共沒有仇恨

所以中共剛進到鎮南縣的時候,他順利成章的進入中共成立的人民政府裡工作。因為還是個青少年的關係,一位來自山東的中共幹部大姐特別喜歡他,把他當乾弟弟看待。楊增彥的頂頭上司王科長是雲南牟定人,起初待他也相當不錯。然而雲南百姓們在親眼目睹到國軍反攻怒江,驅逐日軍出國境的偉大場面後,許多人也產生了對中華民國的強烈認同,從而組織起了反共游擊隊。

一心想參加共產黨的楊增彥,卻不知道他堂嫂的弟弟參加了反共游擊隊,慫恿他把王科長藏在床上的子彈偷出來轉交給游擊隊。楊增彥對國共鬥爭實況並不瞭解,外加提出要求的又是遠親,他不疑有他就把子彈取出交給了堂嫂的弟弟。此事被王科長知道後,楊增彥馬上被視為「國特」看待,準備被槍斃。好在那位幹部大姐仍舊喜歡他,又暗中把楊增彥放了出去。

此刻楊增彥終於知道自己在共產黨裡已經沒有前途,只能跟著李國輝師長指揮的陸軍第8軍第237師第709團經由孟彬進入緬甸,陰錯陽差成為了反共難民。楊增彥坦言,他完全是為了求生才離開雲南故土到雲南參加游擊隊的,如果不是自己年幼無知被堂嫂弟弟哄騙,他很有可能就留在大陸成為共產黨的青年幹部,人生的際遇往往不是自己能決定的。

20200713-李彌將軍曾接受中央情報局的扶持,想在金三角地區占地為王,與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分庭抗禮,若成功極有可能成為另外一個李光耀。(許劍虹提供)
李彌將軍曾接受中央情報局的扶持,想在金三角地區占地為王,與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分庭抗禮,若成功極有可能成為另外一個李光耀。(許劍虹提供)

中央情報局的反共戰爭      

中華民國國軍在緬甸打反共戰爭,按照國際法來看實則已經侵略了緬甸領土。然而緬甸政府軍壓迫少數民族,讓許多少數民族為了抵抗壓迫選擇支持反共救國軍國軍。尤其許多少數民族早在緬甸獨立前,就時常往來於中緬國境,甚至與漢族通婚的關係,他們本身就會講中文,與國軍的關係更是親近。所以剛剛進入緬甸落腳的游擊隊,還是有廣大的活動空間。

緬甸政府軍的前身,是由日本特務機構南機關訓練出來,配合日軍進攻東南亞英屬殖民地的緬甸獨立義勇軍,領導人為緬甸國父翁山將軍。蔣中正派遣中國遠征軍進入緬甸協助英軍作戰,自然讓翁山將軍還有他的下屬們打從一開始就把中華民國視為敵對國家看待。雖然翁山將軍在緬甸獨立後的1947年7月19日慘遭暗殺,但是繼承他權力的吳努仍舊痛恨國軍。

除了華僑或者與華族有關係的少數民族外,支持孤軍的還有克倫族與克欽族等二戰末期接受英國136部隊組訓,反抗日軍與緬甸族的特殊族群願意向反共救國軍伸出援手,畢竟雙方都曾經是一起反抗法西斯的「好麻吉」。雖然因為翁山在日本戰敗前,又被136部隊成功爭取倒向盟軍的關係,這些少數民族旋即又被英軍拋棄,但他們對待國軍還是非常友善。

楊增彥具體上不記得自己與哪些少數民族有過接觸,他只記得少數民族相當支持反共救國軍,時常向他們提供情報與食物,共同對抗緬甸政府軍。等到韓戰爆發,尤其是中共在1950年10月派出中國人民志願軍介入戰局之後,美國中央情報局又在「白紙方案」(Operation Paper)的名義下,準備在東南亞開闢第二戰場以牽制共軍支援北韓。

考量到胡志明對法國人的戰爭有民族獨立運動的色彩,若美國直接介入會引起全球各殖民地人民的厭惡,中央情報局決定以盤據在緬甸的國軍為主要支援對象。一來逃入緬甸的雲南軍民本就反共,二來他們許多人曾在二戰期間與美軍合作,有強烈親美色彩,三來則是杜魯門並不願意支持蔣中正反攻大陸的政策,希望雲南反共救國軍總指揮官李彌將軍成為「第三勢力」領袖。

李彌在不完全與蔣中正切斷關係的情況下,開始接受曼谷「東南亞國防用品公司」(Overseas Southeast Asia Supply Corporation)的武裝援助,該公司地位類似於台灣的西方公司,正是中央情報局在東南亞活動的白手套。隨即李國輝的第709團被擴編為雲南反共救國軍第193師,展開對雲南省的軍事反攻。楊增彥被編入李達人的第10縱隊,投入了對滇西瀾滄、滄源耿馬及薩拉那牛諸等地區的戰鬥。

如前所述,雲南人民曾親眼目睹中美聯軍將日軍驅逐出中國境外,對於國軍反攻都採熱烈歡迎的態度。能跟著同鄉李達人司令一起打回老家,也讓楊增彥感到於有榮焉。他表示,那段時間真的是雲南反共救國軍需要什麼,美國人就空投什麼給他們,要機關槍有機關槍,要罐頭有罐頭。然而打「人民戰爭」,反共救國軍終究不是共產黨的對手,他們返回雲南故土的時間終究是短暫的。

雲南反共救國軍終究還是收回近三倍大於台灣的土地,所以他們的勝利一度鼓舞了台灣的軍心士氣。畢竟韓戰打下來整整三年,也只有雲南反共救國軍真的在大陸故土上取得過如此輝煌成就,這是西方公司訓練的「東海部隊」和「南海部隊」所遠遠比不上的。美國的介入確實讓中共重視起了華南國界的安全,大規模的解放軍兵力進駐滇緬邊境,還派遣軍事顧問協助緬甸軍方壓制游擊隊。

所以後期的游擊戰,看在楊增彥老先生眼中就不是那麼好打了,因為他們雖然在戰場上遇到緬甸政府軍必勝,碰到解放軍的時候就必須馬上撤退。不過他們在滇緬戰場上的努力,卻也不是毫無成就。聯合國軍靠著這條第二戰場,硬是在與中共還有北韓的談判中取得了有利地位,壓迫共產主義陣營允許反共戰俘依照自己意願選擇要到台灣、南韓,或者回到大陸和北韓。

縱然沒有反攻大陸成功,靠著雲南健兒在戰場上的勇猛發揮,14,000名反共義士得以在1954年1月23日來到台灣。在筆者看來,這是滇緬邊區游擊隊對自由中國的最大貢獻。可是伴隨著韓戰走入尾聲,中央情報局對游擊隊的支援也跟著大幅降低。就如同反抗阿塞德政府的敘利亞自由軍一樣,雲南反共救國軍成為棄子,讓楊增彥回憶起來仍忍不住表示:「美國人在我看來才是最壞的!」

20200713-晚年定居台灣的向秀峰夫婦,他表示自己擊落了那架導致孤軍撤回台灣的緬甸空軍達珂塔運輸機。(許劍虹提供)
晚年定居台灣的向秀峰夫婦,他表示自己擊落了那架導致孤軍撤回台灣的緬甸空軍達珂塔運輸機。(許劍虹提供)

輾轉撤退到台灣

結束了韓戰之後,楊增彥跟著老長官一起到撣邦猛撒的反共抗俄大學服務。他表示,許多滇緬邊區少數民族進入反共抗俄大學接受政治與軍事訓練,讓中華民國的影響力日益擴大。雲南人民反共救國軍不只挑戰緬甸政府,還在泰國暗中支持下進入寮國,協助右派對抗中立派與左派巴特寮游擊隊,成為影響力最大的東南亞武裝力量。

當被問到雲南人民反共救國軍有無涉入販毒行為時,老先生表示他對此並不知情,也認為可能性不大。如果有的話,也因為他本人沒有接觸到,不好下定論。但可以肯定的是,坤沙等後來叱吒金三角地區的毒梟確實是由反共抗俄大學所訓練出來,而且還是第1期畢業生。顯見無論雲南反共救國軍有無涉入販毒,他們光是存在於緬甸就已經有高度的爭議性。

而且蔣中正對李彌與李國輝,確實也是有所懷疑的。李彌也確實提出過,在緬甸佔地為王,甚至於獨立建國的主張,讓蔣中正更加質疑他對國家的忠誠。如果李彌真的在緬甸成立了「第三中國」,而且土地面積還比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更大,是否美國對中華民國的支持會轉向這個「第三中國」?中華民國的聯合國代表權,會不會受到挑戰?這些都是台北的中華民國政府,所不能不提高警覺的。

曾於接受澳洲記者採訪時,公開表達要在緬甸稱王的李彌將軍,最後硬是被蔣中正以召回台灣軟禁。導致滇緬邊區游擊隊撤退的主要原因,根據楊增彥表示來自於反共救國軍在1950年5月的大其力戰役中,擊落了由緬甸空軍總司令親自駕駛的飛機。筆者目前沒有查詢到緬甸空軍總司令駕機被雲南反共救國軍的紀錄,倒是訪問過擊落緬甸空軍的老前輩向秀峰。

向老先生與楊老先生不同,他是正統陸軍官校成都本校畢業的優秀黃埔子弟。抗戰的時候,就接受過以步槍打飛機的訓練,還被老校長蔣中正先生封了一個神槍手的外號。有一次他目睹到緬甸空軍一架飛機,因為不明白對方是不是來轟炸反共救國軍陣地的轟炸機,於是就向那架大型飛機的發動機開了兩槍,順利將其擊落。

結果反共救國軍去搜索飛機殘骸時,發現該機是緬甸空軍的飛機不錯,但是卻不是轟炸機,而是無武裝的達珂塔(Dakota),即英國版的美製C-47運輸機。緬甸因為是從英國獨立的殖民地,空軍的飛機都由英國皇家空軍提供,所以也使用與國軍C-47同型的飛機。運輸機上的七具焦屍,讓搜索殘骸的反共救國軍將士們知道自己闖下了大禍。

於是緬甸政府有了藉口,到聯合國控告中華民國為侵略國,蔣中正也順利成章的,決定以此為由將大多數雲南反共救國軍撤回台灣,以免他們在東南亞全面失控。政府從1953年底到1954年中分三批將6,986名雲南反共救國軍官兵及眷屬接來台灣,由於還是有以柳元麟將軍為代表的一批孤軍不願意來台,所以這是孤軍歷史上第一次的撤台行動。

楊增彥與向秀峰兩人,都是第一次被撤來台灣者,但是他們的心境完全不同。向秀峰是正統黃埔軍校生,對於來台灣自然抱有高度期待,認為自己是回到自由祖國。至於楊增彥,則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要到這座距離故鄉十萬八千里遠的寶島上定居。而且這麼一待,就超過了整整一甲子,讓他感到相當的意外。只能說人生真的就像是一盒巧克力,你永遠不知道打開後會發現什麼。

20200713-來到台灣後,楊增彥成為了中華民國海軍的一份子。(許劍虹提供)
來到台灣後,楊增彥成為了中華民國海軍的一份子。(許劍虹提供)

永遠以台灣為家

來台灣時僅20歲的楊增彥,先是在政治工作幹部學校勤務連當衛兵,他曾一度希望報考空軍,卻因為沒有受過教育的關係被淘汰掉。所幸海軍對士兵教育程度要求沒那麼高,最後他成為了中華民國海軍丹陽號的艦艇兵,還參加過1954年6月攔截蘇聯貨輪陶普斯號(Tuapse)的歷史事件。他記得那次許多從東歐運往中國大陸的腳踏車,都落入了台灣的手中。

提起蘇聯人,他的印象是還算相當聽話,基本上海軍官兵要他們做什麼就做什麼,沒有任何抵抗。從這個角度來看,楊增彥也算是對捍衛台灣有所貢獻了。只不過最終他在海軍,也只不過當到一個上士就退役了。現今住在彰化中彰榮家的他,以向老兵們講述自己年輕時代的故事為樂,也曾在兩岸開放後回到雲南故鄉探親多次。

回想起過去的戰爭,說沒有帶給他心理創傷是騙人的。他提起侵略中國,屠殺雲南百姓的日本人還是發自內心的痛恨。雖然蔣中正的政策是寬大為懷,不過雲南的抗日游擊隊仍在不告知中國遠征軍長官司令部的情況下,偷偷殺了幾個日本戰俘再把他們的屍體丟入怒江。楊增彥還記得,這些戰俘裡面似乎有朝鮮人與台灣人,顯見戰爭的殘酷不是今天的我們所能用言語去想像。

身為經歷過抗日戰爭的普通中國百姓,楊增彥肯定蔣委員長領導中國軍民抵抗日本侵略,同時卻又表示自己並不喜歡蔣中正這個人。他坦言自己最不能接受老蔣的地方,就是老蔣對日本人的「以德報怨」。至於國共兩黨的內戰,他則表示自己從來沒有什麼三民主義統一中國,或者要用馬克思主義解放世界的政治想法,從來就不覺得蔣毛之爭與自己有關。

參加戰爭的任何一方,都會犯下可怕的暴行。楊增彥就指出,當年偷偷把他放出來的共產黨大姐,後來疑似被反攻雲南的反共救國軍俘虜,接著又被殘忍的剝皮處決。然而如果他沒有跟著反共救國軍離開雲南,就可能輪到他被中共以更殘酷的手段處決。戰爭究竟誰對誰錯,根本不是他這個小小的游擊隊員所能夠思考的。

楊增彥懷念大陸故土,熱愛台灣也以自己中國人的身份為榮,可是對於國民黨與共產黨,他表示自己「都不相信」。經歷了70年的滄桑歲月,走過抗日戰爭與國共內戰,又間接在滇緬叢林打了韓戰的他,早就已經把台灣當成自己的故鄉。尤其中彰榮家對他的照顧,更是讓他一輩子都不會忘記。漂泊一生之後,總算還是有這麼一塊土地可以讓老先生們立足!

本口述歷史專訪,感謝退輔會主委馮世寬將軍與中彰榮家全體人員協助!

*作者為中美關係研究,軍事寫作者

喜歡這篇文章嗎?

許劍虹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