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清龍專文:蔣經國與章亞若─私生子之謎

2020-07-12 05:50

? 人氣

在蔣經國一九四一年十一月十六日日記中,也有一段記載:「昨日接慧來信,知其身體尚好,心稍安。但是,無論如何總是不放心。今日忽接慧來信,說我為何不寫信給她?是怨(冤)枉我,前後已去三信,不知為何沒收到。我怪她沒寫信給我,她怪我不寫信給她,都是愛情太切、思念過深之故。相信現在慧已經安慰『無時不念』之意︙︙,希望我慧永遠健康。」

這段日記就是熱戀中男女的悄悄話,據查證,「慧」是當時蔣對章的暱稱,章叫蔣「慧風」、蔣稱章「慧雲」,取其風和雲形影不離之意。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據前往幫忙照料的章亞若妹妹亞梅回憶,蔣經國每次來桂林,多半在品嘗亞若親自下廚料理的小菜後,留宿一晚,第二天一早,用過亞若沖調的麥粉牛奶後離去。「這樣一次又一次的相聚,就是亞若在桂林異鄉生活的最大期盼。後來有了雙胞胎,蔣經國每次一進門就雙手捧起兩個兒子,一左一右地抱在膝上逗弄。那幅父子同樂的畫面,章亞梅和桂輝兩人如今想起來,都忍不住落淚,直說永遠不能忘懷。」

周玉蔻還寫道:「做過蔣經國專員公署手下的漆高儒說,蔣經國在亞若離開贛州數月後,曾拿出一張亞若與一女扮男裝人士的合影照片,裝做若無其事地指著那位『男士』說:『章亞若結婚了,這就是她的丈夫。』那時蔣經國似乎就急於掩飾他和章亞若的關係。但這位『男士』其實是章亞若在桂林結識的女性知己,姓劉,是位思想前進的女性,服飾打扮也與眾不同,喜好穿著男性西服,一副年輕俊男的模樣。漆高儒指稱蔣經國出示給他看的那張照片,很可能就是這位劉姓女詩人與章亞若的合照。」

章亞若產子不久,一九四二年夏天即病逝,此後蔣經國即對與章亞若的事噤口,連對家人都不提,更使得一九五四年十月三十日日記上的這段記載,顯得極為突兀!會不會是蔣經國在說謊,別有用心的刻意假造?那麼又是什麼原因讓他需要造假說謊呢?為了探求原因,筆者經多方查證,發現此事存在諸多疑點:首先,日記特別提到王繼春「為人忠厚、生性樸素,為一最難得之幹部」,經查一九四三年三月王繼春逝世後,蔣經國確實感到無限傷痛,不但日記中有所記載,還曾寫過一篇文章追念他。而蔣當時雖哀痛繼春過世,但日記並未提及王留下與章女生的孿子,他「為念亡友之情」才照顧他們,為何卻在十一年後另有此否認之記載,此為疑點一。

再者,章亞若一九四二年三月生下雙胞胎,蔣在一週後的日記中曾有記載:「接電報知亞若已生二孿子,欣喜至極。」倘「此孿子非其所出」,屬下何須電報告知,他又何來「欣喜至極」,此為疑點二。

另外,章亞若死於一九四二年八月十五日,王繼春則是一九四三年三月七日才病逝。換言之,章生產時王仍在世,倘二孿子確為王繼春所出,章生產時為何他沒在桂林陪產、而要蔣去當保人,這似乎不太合情理。且經查章生產時,蔣人是在贛南而非桂林,因此手下才會打電報告知,蔣如何成為桂林醫院的保人?此為疑點三。

據此研判,蔣一九五四年十月三十日日記所載,不能排除撒謊的可能。那麼他為什麼要在日記撒謊呢?

更令人驚訝的是,我在閱讀蔣經國日記時還發現,一九四二年八月的日記中,從八月九日到二十日這兩星期的日記不見了(Pages Missing),館方說日記送來時就已如此,顯示這是刻意而為的,可能是蔣經國本人撕掉的嗎?還是蔣過世後,看過日記的人撕掉的?又或是蔣經國一九五四年十月要撒謊時,把更早的心事紀錄給撕去?蔣經國當時面對章亞若的驟逝,心情如何呢?他接受章亞若病逝醫院的種種說詞嗎?這些都因這十二天的日記被撕去,而無法求得解答了。

《蔣經國日記揭密》立體書封。(時報文化出版)
蔣經國日記揭密》立體書封。(時報文化出版)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現任信民兩岸研究協會理事長、台北市報業公會常務監事。本文選自作者新作《蔣經國日記揭密:全球獨家透視強人內心世界與台灣關鍵命運》(時報出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