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專欄:比《悲慘世界》更悲慘,在中國誰沒當過囚徒?

2020-07-05 06:20

? 人氣

這本書中還收入當年兩名偷渡香港的難民的故事,並附錄了他們整理出的一部「逃港聖經」,詳細介紹偷渡的中線、西線和東線,逃港需要什麼技能,如何躲避多達十二種的死亡威脅——摔死、毒蛇咬死、凍死、病死、餓死、火車碾死、車廂中的貨物壓死、海水淹死、鯊魚咬吞死、海上來往船隻撞死、解放軍和民兵的子彈打死、解放軍的狼狗咬死。據保守統計,有兩百萬以上的中國人成功偷渡香港,有同樣數量的人死在偷渡路上,此一規模遠遠大於當年穿越柏林墻投奔自由的東德人。然而,穿越柏林墻的故事早已滿坑滿谷,偷渡香港的著述卻少得不成比例。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文革結束後,習仲勛復出任廣東省委書記,廣東人偷渡到香港的浪潮愈演愈烈,廣東地方官員覺得顏面無存,建議習仲勛嚴懲被抓獲的偷渡客。習仲勛眺望對面香港的萬家燈火,再看此岸的破敗幽暗,倒是頗有自知之明地說:「我們自己的生活條件差,問題解決不了,怎麼能把他們叫偷渡犯呢?這些人是外流不是外逃,是人民內部矛盾,不是敵我矛盾,不能把他們當做敵人,你們要把他們統統放走。不能只是抓人,要把我們內地建設好,讓他們跑來我們這邊才好。」

習仲勛當然想不到,他的兒子習近平日後不僅成了「毛二」,而且還要將香港變成另一個新疆。當年千辛萬苦逃離中國、抵達「逃城」香港的中國人,其中不少人經過打拼成為億萬富豪,香港財富排名前一百位的富豪中,有五十名以上是從中國偷渡到香港的。但是,如果香港淪為中國的「附屬監獄」,當年的偷渡客們(或他們的後代)將不得不展開第二輪逃亡。他們逃往北美、歐洲和台灣,如同當年的猶太人那樣,散落萬邦,保存薪火。

今天的香港就是當年的柏林,可惜今天的柏林已淪為半個北京。當年的柏林是東西方冷戰的前沿陣地,美國總統甘乃迪在柏林發表過一篇名垂青史的演講,他說:「你們住在受到保護的一座自由之島上,但你們的生活是大海的一部分。因此讓我在結束講話時請求你們抬起目光,超越今日的危險看到明天的希望;超越這道牆看到正義的生平來臨的一天;超越你們自己和我們自己看到全人類。自由是不可分割的,只要一人被奴役,所有的人都不自由。當所有的人都自由了,那時我們便能期待這一天的到來。」最後,他以這句話作為結尾:「一切自由人,不論他們住在何方,皆是柏林市民,所以作為一個自由人,我為『我是柏林人』這句話感到自豪。」然而,半個多世紀之後的今天,德國的梅克爾政府卻對香港正在發生的屠殺默不作聲,並堅稱跟中國的合作符合德國的利益,奢望她說一句「我是香港人」無異於與虎謀皮。這是無恥的叛賣。可見,廖亦武逃到了德國,卻未必能躲避大紅龍的陰影。他在德國的寫作,乃是另一場戰鬥的開端。

香港反送中抗爭一週年:2019年8月25日,港警拔槍威嚇示威者(AP)
作者感嘆,香港已淪為中國的「附屬監獄」。(資料照,AP)

*作者為旅美作家

喜歡這篇文章嗎?

余杰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