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專欄:比《悲慘世界》更悲慘,在中國誰沒當過囚徒?

2020-07-05 06:20

? 人氣

然而,習仲勛千算萬算,卻沒有摸透毛澤東的性情:毛澤東的中央紅軍到陝北鳩佔鵲巢,劉志丹在前線作戰時候神秘地死於一顆從後面射來的子彈,很可能就是毛派人將其除掉。毛原本就擔心陝北根據地的「原住民」說出歷史真相、有損其權威,當然不願看到對劉志丹歌功頌德的作品出現。特務頭子康生投毛所好,說《劉志丹》是為高崗鳴冤叫屈。毛澤東隨後發表了那段殺氣騰騰的評語:「利用小說進行反黨是一大發明,凡是要推翻一個政權,總要先造輿論,總要先做意識形態方面的工作,革命的階級是這樣,反革命的階級也是這樣。」此語一出,何家棟的命運就註定了,習仲勛的命運也註定了。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作者在監獄受盡折磨,自殺兩次,但他在監獄學會秘密寫作,一生的勇氣從此而來。(廖亦武提供)
廖亦武在監獄受盡折磨,自殺兩次,但他在監獄學會秘密寫作,一生的勇氣從此而來。(廖亦武提供)

習近平從囚徒到監獄長的喪屍之路

《劉志丹》一書,讓何家棟跌入地獄。他比寫《海瑞罷官》的吳晗還冤枉,他從來就沒有想過當屈原,只是想當吹鼓手,卻沒有想到馬屁拍到馬腿上他哪裡知道上層的路線鬥爭的內幕呢?何家棟被押送到山東勞改,食不果腹、衣不蔽體。文革期間,他的大兒子被造反派打成內傷,死在醫院;二兒子不堪折磨,自殺身亡;他的母親也被批鬥致死,真是家破人亡。

在康生的策劃下,中共十中全會決定成立專案委員會,對習仲勳、賈拓夫、劉景范進行審查。《劉志丹》被定性為「為高崗翻案」、「吹捧習仲勳」;習仲勳、賈拓夫及劉景范被打成「習賈劉」反黨集團,後來連早已被打倒的彭德懷也被牽扯到這個集團中。習仲勳被長期單獨監禁,一度失去語言能力;文革期間更遭殘酷批鬥,晚年幾度精神失常。習仲勛的長女、習近平的姐姐習和平在文革中自殺身亡——跟何家棟的二兒子是同樣命運。習近平身為「黑五類」(地主、富農、反革命、壞分子、右派)子女,常常受到紅衛兵追打,也曾被關進少管所,連初中學業都未完成就被下放到陝北當知青——他的學歷僅僅比只上過小學的羅馬尼亞獨裁者西奧塞古略高一點。

在台灣的太陽花學運中,佔領立法院議場的學生曾貼出一張血淋淋的漫畫和標語,上面畫著牙齒沾滿鮮血的喪屍(有點像羅馬尼亞的吸血鬼德古拉),旁邊寫著一句話:「服貿就像被喪屍咬一口,雖然變強,但也死了。」服貿如此,共產革命也如此,如何家棟晚年所說:「革命是自由的兒女,但卻是專制主義的父母。」何家棟在二零零六年去世,沒有經歷此後的習近平時代,否則他更會感到歷史的荒謬:少年習近平被毛澤東的暴政所傷害,當他掌握權力之後,卻又用毛澤東的方式吞噬了更多人。對此,廖亦武怒斥說:「現在的監獄長習近平,同樣也是崇尚暴力的變態的監獄病人,他僭越胡錦濤、江澤民、鄧小平,直接承接毛澤東的香火,盜竊並利用西方的網路科技,再次打造人人自危的閉關鎖國。他的所謂中國夢,就是通過科技手段把全世界變成中國人的無形監獄。」中國是佔地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囚徒十三億的空前絕後的大監獄。習近平閃電般地從監獄病患者搖身一變成為監獄長。武漢肺炎之後,這座監獄更密不透風——出門就要掃描手機中的「健康碼」,人們卻安之如怡並感謝習近平將他們從疫情中拯救出來。

喜歡這篇文章嗎?

余杰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