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展開大規模行動,影響全球媒體和新聞消費者

2020-06-19 09:00

? 人氣

2020年6月中旬,中國首都北京新冠肺炎疫情再起(AP)

2020年6月中旬,中國首都北京新冠肺炎疫情再起(AP)

長期以來,中國共產黨和各種中國政府機構一直試圖影響世界各地有關中國的公開辯論和媒體報導,這一趨勢近年來加速發展。在過去的一個月中,許多由當地記者進行的新聞報導和調查都突顯了和中國政府有關聯的行動者,如何通過宣傳,審查,監視和對基礎設施的控制來影響全球訊息流。作為回應,各政府和科技公司也採取了措施,以削弱中共影響力對媒體和網路自由的負面效應。本文希望闡明其中的一些新發展。

北京的全球影響力

  • 泰國:泰國資金匱乏的媒體公司越來越依賴中國官方媒體,如官方新聞新華社來報導全球對新型冠狀病毒的應對情況。但是在全球疫情大流行之前,中國就對泰國新聞產生了影響,至少有十多家媒體與新華社簽署了合作夥伴關係,泰國政府將2019年命名為「東協-中國媒體交流年」。
  • 義大利:據義大利新聞記者Gabriel Carrer在Formiche撰文,義大利公共電視台上關於中國政府對新型冠狀病毒肆虐國家的援助的報導比相應的對美國政府援助的報導多三倍。根據最近的民意測試,該報導似乎在大眾輿論對中國和美國的印象中,給中國加分。
  • 印度:《印度時報》報導說,許多TikTok上的影片討論印中邊界最近的軍事緊張局勢,都已經受到了社交媒體平台上「影子禁令」的限制,從而有效地將它們對平台上的用戶隱藏。因此,根據該文章,「#ladakhchinaborder,#chinaladakh和#chinainladakh都是存在的主題標籤,它們的觀看次數為零,並且沒有影片的連結。」印度擁有TikTok最大的用戶群,每月活躍用戶超過1.5億。這些事件引起人們進一步猜測,TikTok會審查對中國具有批評性的內容。
  • 35個非洲國家:總部位於華盛頓特區的美國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的一份新報告稱,參與翻新非洲國家的政府結構和建立電信網絡的中國公司可能參與對非洲和美國官員以及商業領袖的監視。該研究發現,除此之外,中國公司已經在非洲至少186處敏感的政府建築物上進行了建築工作,建立了14個「安全」的電信網絡,並向35個非洲國家的政府提供了電腦。該研究敦促美國和非洲官員對於任何他們不希望北京獲得的會議或內容採取預防措施。
  • 美國:6月初,谷歌的「威脅分析小組」宣布,一個與中國有聯繫的駭客組織對美國總統候選人喬·拜登的競選活動進行了網絡釣魚攻擊。儘管有報導稱襲擊似乎沒有成功,但這是位於中國的行動者針對該運動的第一個跡象,目的是影響總統大選或獲取有關即將執政政府的情報。
  • 美國:6月10日,Axios報告說,總部位於美國的視訊會議公司Zoom在華裔美國人、民運人士周鋒鎖使用該應用程式組織了1989年天安門廣場大屠殺的網路紀念活動後,關閉了他的帳戶。新聞報導發布後,該帳戶已恢復。Zoom在中國進行了廣泛的產品開發,後來也承認關閉帳戶是中國政府的要求。

著名的反制例子

  • 英國:英國的監管機構發現,中國國家電視台的國際分支機構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通過對香港抗議運動的偏頗報導屢屢違反廣播規則。該頻道可能面臨數百萬美元的罰款和其廣播許可證的吊銷。
  • 臉書臉書於6月4日宣布,將開始對「完全或部分地被他們政府編審控制」的媒體的頁面和文章加標籤,此決定可能會影響該平台上中國官方媒體頁面的推廣,那些頁面在全球擁有數千萬的關注者。該公司表示,在接下來的幾個月中,它還將開始為此類帳戶發佈的廣告貼標籤,並阻止他們在2020年11月美國總統大選之前在美國投放廣告。
  • 推特:5月下旬,推特在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3月份發送的兩條推文中增加了事實查核警告,這些推文分享了陰謀論點,稱美國將新型冠狀病毒帶聲稱美國將新型冠狀病毒帶到了武漢。
  • 移除機器人網路:5月28日,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他們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有1200個顯然是自動的或被劫持的社交媒體帳戶,在批評中國對新型冠狀病毒爆發處理的批評者中放大了負面消息,同時還對中國政府的回應表示讚賞。在他們與相關公司分享發現後,推特,臉書和YouTube刪除了數百個帳戶。

中國這個黨國組織繼續開展大規模運動,以影響全球的媒體和新聞消費者,尤其是在對新型冠狀病毒爆發的理解方面。儘管這種努力的某些方面與傳統的公共外交相一致,但許多其他方面卻是秘密的,強制性的,並且有可能是腐敗的。中共所採取的策略具有長期影響,特別是當中國共產黨及其國際分支機構對各國訊息基礎設施的關鍵部分獲得更大的影響力。北京的做法對未來的潛在影響不容小覷。

令人欣慰的是,越來越多國家的政府,技術公司和公民社會行動者正在探索各種途徑,以保護媒體自由,提高透明度並為抵制中國政府相關行動者的虛假信息而努力。他們的努力不僅將解決北京的侵略問題,還將加強民主體制和獨立媒體抵御其他國內外的威脅。

鑑於北京有進行經濟報復的傾向,這種行動可能需要相當大的政治意願。但是,越來越明顯的是,允許中共媒體影響力運動的威權主義規模不受限制地擴大,會帶來相應的代價。

薩拉.庫克(Sarah Cook)是自由之家資深研究分析員,兼《中國媒體快報》主任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