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從護照改版議題看我國主權價值

2020-06-20 05:30

? 人氣

台灣基進立委陳柏惟28日於討論事項提出「新版台灣正名護照,提供國人自由選擇」,已逕付二讀。(資料照,顏麟宇攝)

台灣基進立委陳柏惟28日於討論事項提出「新版台灣正名護照,提供國人自由選擇」,已逕付二讀。(資料照,顏麟宇攝)

多年來,「華航改名」與「護照改名」的爭議從未停歇,尤其近年來民進黨擁有執政大權,此議題的催化是愈加猛烈,109年4月28日,護照改名議案逕付二讀,雖然才正要進入主戰場,但依國會現狀,要通過也不是件困難之事。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再詳述此議題之前,筆者要先說明兩個核心概念,「依據中華民國憲法與近代歷史脈絡,是共產黨攻據我國領土;換句話說,有問題的是共產黨,不是中華民國的國號」;其二,「不能因為他人誤解而改變自己、放棄既有價值,應要說明清楚爭議問題才是」,無論是否明白或認同筆者所言,先完整閱畢筆者所述,才不致理解偏頗,再來評斷此二概念是否有理。

首先是「中國」二字的爭議,據筆者所了解,推動改名運動其中之一的原由便是「我是臺灣人,拒絕被當中國人」故要刪除一切CHINA字樣,改以TAIWAN為名,關於此論述,筆者認為對了一半,臺灣人的部分是肯定的,生在臺灣,長在臺灣,當然是臺灣人,不過此處所說的中國人就有些自我切割的成分在裡頭,將「中國人」完全等於「大陸人」甚至是等於「共產黨」,這在解釋上便出現疑慮了,試想,難道大陸以外的華人就不算中國人?更不用說等於共產黨,共產黨只是一個黨,是存在於思想上的一種意識形態,全世界並沒有一個民族是叫做「共產民族」,片面概括,實屬不妥。而論國名,中華民國出現的時間早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甚至是比中國共產黨都還要早,是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縱然歷經許多紛擾,或是有些過錯,初次嘗試在所難免,這樣的歷史背景自然在我國法律上呈現出來的中國意象指的是中華民國,在我國制憲時,中華人民共和國根本還不存在,是故合法性和正當性都比共產黨所創立之中華人民共和國要穩固,也就是說只要中華民國存在一天,中華人民共和國就不會是他一直追求的「正統中國」,而正是因為中華民國的合法性和與正當性威脅到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歷史地位,所以共產黨70多年來才會一直想要打下臺澎金馬,不然小小的土地對共產黨有何重大影響,能讓他半個多世紀都緊咬不放?

簡單釐清「中國」二字之爭議後,就牽涉到是否我國要放棄這個名號,多年來,包括華航改名議題,主流意見皆是強調「避免與中共混淆,或被國際社會誤認來自大陸而遭刁難,故提升我國護照的「臺灣意象」辨識度,以維護國人尊嚴,確保國際旅行的便利與安全。」筆者實在不解了,難道我們的政府一點擔當都沒有嗎?確保國人尊嚴或是旅行的便利與安全是政府要去積極交涉與解釋的,而不是基於怕別人會誤解,所以改了自己的名字,就像是小時候遇到同班同學跟自己同名同姓被搞錯時,會選擇立刻去改自己的名字還是會去問清楚要叫的是人誰?再舉兩個更相關的例子說明:非洲有兩個國家叫剛果,剛果民主共和國與剛果共和國,一個民主一個共產,他們可曾有因為怕會跟對方混淆而改名不叫剛果?抑或是沙烏地阿拉伯跟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可曾因為國名都有阿拉伯而改名不叫阿拉伯?此時一想就明白,不會有這個問題是因為他們根本就不是相同的政體,何來混淆之有?在我國,常說國際能見度低是因為中共打壓,所以我們就應該至此罷休了?為何不是繼續以前的步調,強調我中華民國是「自由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共產中國」,分屬不同政體,至於認定程度到多高,就要看政府的功力了。

20200428-時代力量立委王婉諭、陳椒華、邱顯智28日於討論事項發言,要求「華航正名,刻不容緩」。(顏麟宇攝)
時代力量立委王婉諭、陳椒華、邱顯智28日於討論事項發言,要求「華航正名,刻不容緩」。(顏麟宇攝)

就算現今政府覺得困難,該做的工作還是要做,馬政府時期也一樣做不到多好的成效,但至少能做到外交休兵,不能多至少不會變少,最差也要有止血、維持現狀的能力,難道一個國家的國號價值會低賤到每當遭遇困難就改名了事?國號背後代表的不只是歷史意義,同時也是象徵一個國家的主權,當一個國家的主權低廉到可以這樣用近乎政變式的方法一點一點的蠶食中華民國主權,實在非正派作為。

對抗共產黨的明槍暗箭,不是一味用逃避的方式處理就好,歷史造成的結終究要解,是戰是和、是面對還是逃避,就要看領導者處理事情的智慧。若是讀者有詳讀上文,可以發現在「護照改名」議題上,筆者從不用「正名」一詞來稱,正是因為綜合以上的論述得知,中華民國一詞已是依據憲法、依據法律的正名詞了,「臺灣」怎麼反而會是「正名」的結果呢?外島縣市不是我國領土了?甚至是主權有及之大陸地區?這不正是藐視國家主權的行為?筆者潛沉許久,還是決定要提出個人見解,此議題短時間內並不會有結果,而在與筆者差不多17、18歲左右的年齡層來看,與筆者想法相近的幾乎沒有,這顯示筆者所說之潛移默化正在進行中,但還是得讓眾者明白,在筆者這個年齡區段,還是有不同的意見產生,同樣為了國家社會進步,提出一套自己的見解,對於「護照改名」,牽動的是長期累積起來的意識對抗,解決不易,但道理卻是扎扎實實的在全體國民面前,逃避只會產生更多的結,此時回頭看筆者開頭所述之兩個核心概念,細細思考是否真是如此,或許有天同個問題再答一次,結果便會有所不同。

*作者為高中應屆畢業生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