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工作18小時,只給吃魚餌,慘死後屍體海拋……中國漁船虐待移工引發公憤

2020-06-13 13:13

? 人氣

塞普里(左)和工友阿里來自印尼同一個村,兩人均在海上死去。(BBC)

塞普里(左)和工友阿里來自印尼同一個村,兩人均在海上死去。(BBC)

一段顯示一名年輕男子被喪心病狂地投入海中的影片,引發跨國調查,並曝光了印尼漁民被指在中國漁船上「奴隸般」的生存狀況。這裡講的只是其中兩個家庭的故事,借此哀悼那些在尋找新生活的路上死去的兒子和兄弟。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塞普里(Sepri)以前從來沒出過海,他是通過一個朋友聽說,有一個在中國人擁有的漁船上工作的機會。被承諾的報酬是這個25歲青年在印尼蘇門答臘島上自己那條村裡做夢都想不到的。

「他很興奮,忽然間有能力為我們掙那麼多的錢」

「他很興奮,忽然間有能力為我們掙那麼多的錢,」他的姐姐里卡(Rika Andri Pratama)回憶說。

承諾有培訓以及每月400美元(326英鎊)報酬,他就隨著一個22名印尼人組成的一群人,在去年2月登上了「隆興629」號漁船。

「他走之前,向我借了一些錢,」里卡說。「他說,這會是最後一次了,因為他會帶回來更多的錢,我們終於可以給家裡重新裝修了。」

塞普里沒能再回家,也沒有錢送回來,而里卡也沒有再和弟弟說話。

Rika with letter.
BBC 里卡展示一封她收到的信,信上通知她弟弟已死在海上。

媽媽死前最後的遺言:妳要照顧好妳的弟弟

今年1月初,她收到了一封信。他已經死在海上,他的遺體從船上被扔進了太平洋。

「聽到他被拋進海里的時候,我心都碎了,」她強忍著眼淚說。她滿心愧疚。「我們媽媽死之前,她最後的遺言就是:『妳要照顧好妳的弟弟。』」

在隆興629號上死去的還有另外兩名印尼船員。在海上10個月之後,塞普里和另外一名男子去年12月死去,相隔只有幾天。而和塞普里來自同一條村的阿里(Ari)則在今年3月死去,之後不久,全體船員獲救。

和塞普里一樣,另外兩個死去的人的遺體被人用布裹起來,從船上拋下海。和塞普里一樣,他們的家人也再沒有機會與他們道別。

還有第三個病得很重的男子帕薩里布(Efendi Pasaribu)成功活著熬到登岸——但已奄奄一息。

這一切本有可能無人知曉——假如這些毫無儀式的「海葬」沒有被手機拍下來曝光,並且在印尼引起公憤,他們或許就只是在海上死去的人當中的幾個。

Video of body being thrown into the sea
BBC 用手機拍攝的「海葬」影片,在印尼引起了強烈憤怒。

影片激起了新一輪關於東南亞漁工在外國人的船受到虐待的爭議。

令人震驚的是,隆興629號上的這些人命關天的故事是出奇地令人似曾相識。僅僅在5年前,就曾有4000名主要來自緬甸的外國漁工在印尼的小島附近被救起;當中一些人已經像奴隸一樣被奴役了好幾年。

當時,印尼聲稱要結束非法漁業和外國漁船對漁工的剝削。隨著隆興629號上的倖存者開始說話,人們明白了,狀況並沒有改變多少。

中國船員喝礦泉水,我們喝蒸餾過的海水

要求記者只以姓名縮寫來指代他們的船上工友說,他們經常被拳打腳踢。他們聽不懂中國老闆在說什麼,而這令人迷惑又沮喪。

其中一名船員向BBC印尼語部透露,他的朋友們在死之前,身體都發脹了。

另一個人說,他們被迫每天工作18小時,並且只給吃魚餌。「他們(中國船員)喝礦泉水,而我們只能喝簡單蒸餾過的海水,」20歲的NA說。

Crew with shark fins photo on vessel
BBC 漁船的收獲當中包括鯊魚鰭。

當塞普里等人明顯已經病得很嚴重時,NA說,他們求船長帶他們上岸求醫。

在三個人死後,他們又乞求將他們遺體放在冰櫃裡,好讓他們的朋友能夠在回到岸上之後按照他們的伊斯蘭教習俗安葬。

但是船長對他們說,沒有人會想要他們。「他說,反正所有國家都會拒絶他們的屍體入境,」NA說,「我們能夠做的就只有按照伊斯蘭教法規將他們的遺體洗淨,為他們祈禱,然後將他們投進海里。」

船長最終同意,將餘下的印尼船員轉到另一艘中國漁船上,後者在韓國釜山登岸。帕薩里布仍然病得很重,但還活著。

「我求你快回家,我們在村裡照顧你」

他躺在釜山的醫院病牀上時,母親西拉班(Kelentina Silaban)得以用影片電話與兒子通話。

與一年前和她道別時的那個健康的21歲青年相比,眼前的艾芬迪已經幾乎認不出來。

Efendi from his facebook page - using with families permission
BBC 艾芬迪在離家出海之前非常健康。

「我說,求你了,求你快回家,我們在村裡照顧你。」然而,最後送回家的是兒子的遺體。他們說,他死於腎衰竭和肺炎。

他離開村子之前,曾在社交媒體上發過一張他自己的照片,驕傲地拉著一個行李箱,配上文字說:「我要去創造更美好的將來了。」

艾芬迪最終在蘇門答臘的家附近被安葬。

「我們希望,我們兄弟的死會幫助揭露外國漁船上的這些奴役狀況。我們希望,這能夠得到全面的調查,」他的兄弟羅曼(Rohman)說。

如何保護國民不變成中國奴隸

移民權益組織呼籲政府,採取更多行動保護他們的國民不變成奴隸。

印尼政府表示,隆興629號的生還者沒有一個人得到了全額報酬,與他們狀況相似的共有49名漁工,年齡介乎19至24歲。他們被迫在至少四艘漁船上的惡劣環境中工作,這些船同屬一家中國公司:大連遠洋漁業有限公司(Dalian Ocean fishing Co Ltd)。

BBC聯繫該公司時,對方拒絶就相關指控作回應,表示會在網站上發表聲明。目前未有任何相關回應發表。

Crew member who wanted to remain anonymous with a catch on board.
BBC 印尼船員表示,他們經常被拳打腳踢。

中印兩國均向相關的家庭承諾將會給予交代。雅加達方面形容,這些船員受到的待遇是「非人的」,而中國駐雅加達大使館則形容這是一起「不幸的事件」。

中國大使館表示,他們正與印尼合作,進行「全面的調查」。

在印尼,三名男子已經被捕,他們與聘請這些年輕人的招聘公司有關。一旦販賣人口罪成立,他們可能面臨長達15年的監禁。

「我們會確保這家公司落實我們船員的權利,」印尼外交部長馬爾蘇迪(Retno Marsudi)在一個影片會議當中說。「根據船員提供的信息,這家公司已經侵犯了人權,」她說。

印尼漁民協會(IFMA)向BBC印尼語部表示,有大量未註冊的中介機構在沒有政府監管的情況下招聘漁工。

「外國漁船有很多的人員需求,這些中介只是備了所需的文件就將人送到海上。從印尼這邊是沒有把關,」協會副會長提克諾(Tikno)說。

Chinese fishing vessels going out to sea
Getty Images 印尼與中國正在就中國漁船上的虐待指控展開調查。

「我們需要知道,船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為了回應公眾壓力,印尼政府表示,他們正在考慮頒布六個月的禁令,暫停印尼漁工為外國漁船工作。

「這會給我們時間,改進我們的監管措施,讓我們能夠建立一個單渠道的體系,有全部所需的數據來監察和確保我們漁民的權利得到保護,」印尼海洋與漁業部漁產捕撈總署長摩克達爾(Zulficar Mochtar)說。

與此同時,招聘里卡的弟弟塞普里的經紀公司已經承諾,將支付給她2.5億印尼盾(1.3萬英鎊)的賠償。不過,她想要的是答案,而不只是錢。

「我們需要知道,船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她說,「讓我們之後不再有家庭需要經歷這種事。」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