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秀偉觀點:一場紙風車大火,煉得出後疫情時代的藝文產業政策?

2020-06-16 06:40

? 人氣

紙風車劇團位在新北市八里的風之藝術工作室遭逢祝融,其實並不僅僅只是一個劇團的受損。(資料照,取自紙風車文教基金會綠光劇團臉書)

紙風車劇團位在新北市八里的風之藝術工作室遭逢祝融,其實並不僅僅只是一個劇團的受損。(資料照,取自紙風車文教基金會綠光劇團臉書)

六月六日清晨,紙風車劇團位在新北市八里的風之藝術工作室遭逢祝融,許多道具、佈景、器材皆被焚毀,這麼一個深耕台灣藝文、四處到偏鄉展演,落實文化平權,為我們下一代的文化教育打拼的團隊如此遭遇,其實並不僅僅只是一個劇團的受損;回顧過去,從雲門舞集、優人神鼓到紙風車劇團,連續三次大火焚燬了台灣重量級表演團隊的所有心血,宏觀來看,其實是整個台灣文化資產的重創。

每當藝文團體遭逢巨變、發生急難時,雖然總有政府在第一時間出手援助,但小雨滅不了大火,即使有關部門立即啟動藝文團體的急難救助計畫,那些被燒掉的重要文化資產都無法在一夕之間再生,急難造成的虧損也連帶影響團隊未來好幾年的營運,不利於藝術的永續發展,亦容易造成民眾對藝文團體產生「體質脆弱」、「過度仰賴政府補助」的錯誤印象。

台灣有許多優質的藝術團隊與創作者,他們全都在台灣深耕、奮鬥了至少三、四十年以上,自2002年起由文建會全面推動「文化創意產業」,發展至今17年。乍看之下政府似乎釋出許多可多元經營的古蹟建築、閒置空間,但實際上這些空間的釋出作業都透過投標,由商業團體、行銷公關公司或者巧立名目的發展協會等,具備雄厚財力的營利單位搶得經營權,真正的「文化創意」工作者卻因為口袋不夠深,沒有辦法在採購程序中以「最有利標」的身分進駐這些閒置空間,這也是前文化部長鄭麗君一直努力推動《藝文採購法》的其中一個原因。

鄭麗君對於公共治理有許多想法,會再找實踐機會。(柯承惠攝)
真正的「文化創意」工作者卻因為口袋不夠深,沒有辦法在採購程序中以「最有利標」的身分進駐這些閒置空間,這也是前文化部長鄭麗君(見圖)一直努力推動《藝文採購法》的其中一個原因。(資料照,柯承惠攝)

放眼全國,各縣市的文創園區無不打著青創或設計的美名,但經營模式大同小異。場館外租給行銷活動公司,展出著名卡通人物的大型輸出品,或是明星藝人的攝影展覽;更有甚者,取得公有空間經營權之後,假文創之名大開餐廳、咖啡廳,引入高單價的國外精品,讓所謂的「文化創意產業園區」變成「時尚商業百貨園區」。台灣這些最具文化內容實力的表演團隊,無論作品獲得多少專業的肯定、為台灣文化外交缔造多大的貢獻,依舊沒有辦法敵過這些商業團體。揚名國際的風光外表之下,回到國內的現實處境是:找無基地、四處流浪,往往被拒於招標大門之外。

我和吳興國創立《當代傳奇劇場》已經34年,征戰了世界各大國家劇院70回,作品多次被國際藝壇邀演,而這些年光陰累積的新創作品30部,這些佈景、道具和上千套精美戲服至今都存放在新北市八里的倉庫內。台灣有非常多像《當代傳奇劇場》這樣辛苦打拼多年,在國內深耕在地藝文、在國外努力為國爭光的藝術團體,但回到自己的故鄉,大家可能連一個安全的排練場地或是安放演出佈景的據點都沒有,放眼北台灣,要可以提供沉重的舞台佈景存放、不會造成建物危險,能夠有卸貨出口讓道具車進出,又有足夠的腹地安置這些重要文資,租金較低的,恐怕只有淡水、八里、北投的產業道路或淺山地區才有這樣的倉儲空間,所以許多藝文團體都只能在八里郊區租用簡單的鐵皮倉庫,暗自祈禱祝融不會造訪自己的劇團。

當代傳奇劇場上百件價值千萬的戲服都收納在八里倉庫裡。(圖/當代傳奇劇場提供)
當代傳奇劇場上千價值千萬的戲服都收納在八里倉庫裡。(圖/當代傳奇劇場提供)

通常這樣的倉儲空間都是民國84年以前的既存違建,不像市區內的頂樓加蓋在政府都更的拆除範圍,而藝文團體租賃空間的需求又不向一般工廠,存放的物品通常是木作佈景或是遇濕會毀壞的服裝與道具,所以倉儲空間通常要保持通風乾燥,不太適合加做防火隔間,亦無法加保商業火災保險。藝文工作者的自救方法,至多只能裝設火災警報灑水系統,但裝設之後,一旦灑水系統啟動,無論是真有火災或是系統誤觸,接觸過水的佈景與服裝道具,也只有毀壞這條路,如同過去遭逢風雨天災的藝文團隊,如:身聲劇場、表演工作坊……等。

當代傳奇劇場上百件價值千萬的戲服都收納在八里倉庫裡。圖/當代傳奇劇場提供
當代傳奇劇場上千套價值千萬的戲服都收納在八里倉庫裡。(圖/當代傳奇劇場提供)

或許有些人會說「政府連人住的空間都管不好了,還管到藝文團體?」、「老百姓創業都需要自己解決場地的問題,為什麼藝文團體就要政府幫忙想辦法?」,或許有些人們會認為藝文團體是自己無法妥善營運,才處處需要政府補助、扶植,難道問題真的是這麼簡單嗎?非也!!

當代營運體質健全,甚至自辦「傳奇學堂」十多年,自掏腰包聘請海內外優秀的藝術家,免費提供青年演員訓練、提升的機會,這才培養出我們優秀的第二代「興傳奇青年劇場」,近年來推出青年系列《水滸108三部曲》的票房也反映出當代依然受到年輕世代喜愛的高人氣。這次遭逢祝融的「紙風車劇團」,在台灣各個城鄉四處巡演,讓沒有機會接觸藝文活動的偏鄉孩童也可以感受表演的魅力,而其雙生的「綠光劇團」每次演出都是叫好叫座。由此可見,並非藝文團體不會營利、沒有消費者支持,而是因為我們總是自許為公益文化事業,志不在謀私、而在造福!

社會大眾端看我們一年要行銷幾萬張票、推廣幾個國家與城市、募多少善款的生存能力即可驗証。不是台灣的藝文團隊沒有本事自食其力,而是台灣的藝文政策並沒有給藝文團隊一個永續經營的機會和整體產業政策,如果有關部門可以正視台灣多年來,無數優質的藝文團隊毫無基地可以永續,這樣嚴重的「流浪劇團」問題,讓台灣這些真正落實創作、發展藝文的團隊進駐公有空間,相信以台灣優質的藝文軟實力,可以讓現在許多淪為蚊子館的閒置空間以及商業化的「文創園區」重現新生,為民眾打造真正有文化內容的園區、真正可以走進常民生活的休閒空間,也能創造更多「做工的人」的就業機會,也改善藝文工作者的勞動條件。

20190618-音樂劇《再會吧北投》由吳念真編導,今年再度推出PLUS版本,從編舞、音樂、排戲通通都重新編排,誓言要帶給觀眾與全然不同的視聽饗宴。(綠光劇團提供)
「紙風車劇團」在台灣各個城鄉四處巡演,讓沒有機會接觸藝文活動的偏鄉孩童也可以感受表演的魅力,而其雙生的「綠光劇團」每次演出都是叫好叫座。圖為綠光劇團音樂劇《再會吧北投》。(資料照,綠光劇團提供)

但是,我們這一代的藝術家都老了、年輕的藝術家還在咬牙撐著,我們不禁開始擔心這輩子的奮鬥的成果,難道就任憑這些文化資產在鐵皮倉庫中發霉腐朽嗎?難道就這麼賭一把看看自家會不會是逃過火神摧殘的幸運兒嗎?當然不!我們應該挺身爭取基地,這些都是許多藝術家共同完成的智慧結晶,是台灣重要的文化資產,政府應該支持具有內容實力的藝文團隊進駐閒置空間,打造超越韓國、日本的文化產業,讓藝文工作者可以永續經營。

藝文團體需要政府提供基地,保存這些國寶級智慧財產,並傳承前人經驗,給年輕人才孵育夢想的基地,呼籲政府正視「流浪劇團」問題,開放並媒合適合空間、資源,推動後疫時期藝文產業的新發展政策,讓優秀的表演團隊發揮文創經營創新能力,譲台灣品牌持續在世界舞台發光發亮。

為了下一代,請政府幫忙,藝文團隊要爭取文創基地!

*作者為舞蹈家暨當代傳奇劇場行政總監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