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不可憐,我們很勇敢」反送中一周年後香港自由岌岌可危 港人:盼如鳳凰浴火重生

2020-06-12 07:00

? 人氣

2020年4月,香港壟罩在新冠肺炎疫情中,警察與示威者都戴著口罩。(AP)

2020年4月,香港壟罩在新冠肺炎疫情中,警察與示威者都戴著口罩。(AP)

「我已經不記得,從什麼時候開始哭不出來了,」在台上原本活潑幽默的Justine,談到過去一年來的生活,語調一轉說道。

Justine原本是來台求學的香港學生,住在台灣超過6年,也在這裡找到工作。這段期間,香港也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歷經2014年「雨傘運動」、2016年「魚蛋革命」以及2019年至今的反送中運動,從「在台港生」變成「在台港青」的Justine,與其他港人共同成立「香港邊城青年」,持續關注香港民主運動境況並積極向外界宣傳民主理念。

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10日舉辦「人權星期三@接著民主火種——香港手足」座談,邀請「香港抗爭者支援工作台灣義務律師團」發起人林俊宏律師、台灣人權促進會法務主任王曦、香港邊城青年秘書長 Justine等人,分享港版《國安法》將如何破壞香港公民權利,以及台灣能以何種行動與香港「手足」(指同為抗爭者)一起對抗中國極權,在民主路上並肩前進。

談到去年的日子,Justine直言:「對在台港人而言很困難。」因為科技發達,他們每晚都可以透過直播,看著香港街頭大大小小的抗爭與衝突,但下樓去買宵夜時,卻發現自己生活在沒有哭聲與煙霧彈、人人都可以投票的社會,像是跨越了兩個巨大的平行時空。

「那種感覺很不舒服,」Justine說,「我們會聚在一起圍爐,不然沒辦法撐過來。」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11月12日與警方爆發衝突,學生在「二號橋」死守,不讓警方進入校園逮人。(AP)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11月12日與警方爆發衝突,學生在「二號橋」死守,不讓警方進入校園逮人。(AP)

從「和理非」到「勇武派」的失落過程

痛苦的感覺是不斷累積的。反送中運動從去年6月中旬爆發,最初幾場「百萬大遊行」仍是和平示威,但隨著港府與警方強硬鎮壓抗議行動,警民衝突愈演愈烈,甚至爆發警察圍攻香港中文大學、理工大學等對峙事件,其中不乏有示威者丟擲石塊、汽油彈等激烈手段,中共當局與親中媒體因此將抗爭者定性為「暴徒」。

但Justine卻提醒,香港抗爭歷經過一段不短的演變時間,若非如此,所謂「勇武派」也不致於激進化。她回憶,2003年中共欲推動香港落實《基本法》第23條、禁止「分裂國家、煽動叛亂的行為」,當時至少50至70萬人上街和平示威,成功阻擋立法至今;到了2012年反國教運動,各界聯合反對「洗腦式國民教育」迫使教育部擱置計劃,香港民眾依然自豪於和平抗爭的力量;但在2014年,台灣太陽花運動成功要求政府撤回服貿協議時,香港爭取真普選的「雨傘運動」卻已換不來北京與港府讓步;緊接著2016年因為小販管理與警察暴力問題而爆發的「魚蛋革命」,造成多位示威者被判暴動罪成,最重遭判7年徒刑。

「6年前的我可能也不同意(暴力),但中國不兌現民主是循序漸進的,這也是為什麼人們愈來愈合理化勇武派,因為在制度裡抗爭是沒有用的。」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